也谈不让人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读了师父在《曼哈顿讲法》,我认识到去掉不让人说的习惯很重要,心中还暗想下次遇到说自己的人一定要守住心性,让这一执著快点去掉。

过了几天也没觉的有人说我,还想呢:咋没人说我呢?快有人说我吧,我好提高啊。还以为自己在这方面不错呢。后来发现原来我把这个不让人说想的太简单了,认为别人批评自己时才是“说”,再后来有几次同事说自己,当然不是批评,只是意见不一致而已,自己下意识的就回敬一句,才发现自己这方面养成的习惯挺重的,又下决心,要改。

可是,昨天我发现,自己不让人说的心相当的严重了。起因是,几天前和同修商量,要从新买一款小册子介绍的手机,完全按照小册子的建议来做群发短信的项目。这次要放长假,我要去外地十来天,同修为了我在外地也能做三件事,就让我赶紧把手机买了,把前期准备做的工作都做好,到了外地直接就可以做了。这本来是件好事,同修也是出于整体考虑,可我心里就不舒服了,当时的反应就是觉的反感,觉的自己知道该怎么做,你怎么替我做主呢?这种反应几乎是下意识的,和以前别人说我时自己下意识的回敬一样,都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这怎么能是自己的主意识呢?这些不都是后天的观念和形成的执著的东西在起作用吗?自己随它去了,不就是主意识不强,随着不好的思想做了不符合法的事了吗?而且这种不好的物质很强。

回想起从小就不让人说的心就很重,自己学习及帮家长做家务等方面做的都很自觉,总认为自己没错。哪怕上学时老师批评也从来不服,在家不让家长说,和父母的逆反心很重,和丈夫结婚就完全是出自于对家里人尤其是我爸爸的逆反心理,因为当时他们全不同意这门婚事,结婚后对丈夫逆反,有时丈夫就用那种很无奈的眼神看着我。现在想想,都觉的好笑,可是,这不正是旧势力安排吗?今天才发现,这种心太强了,我一定要解体它,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个人所悟 ,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