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 精進不停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回首十余年的正法修炼之路,尝尽了人间酸甜苦辣,但最苦的还是有执著悟不到法理时,那真是剜心透骨的苦,但我不气馁,相信有师在,有法在,自己一定会做好。这几年听到的赞扬声多了,我时刻记住师尊的教诲,“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师尊把我们捞起,归正,洗净。我们是大法缔造出来的新的生命,肩负重大的责任与使命。我的选择是用生命的全部去圆容师尊所要的,在人间展现最大的善,去兑现誓约,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无论正法还有多长时间,我们都没有一点权力去放松自己与不精進,因为我们的生命属于大法。

一、得法、证实法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因工受伤,腰直不起来,腿没知觉,细得皮包骨头,扎针没知觉,不能正常走路,几乎不能自理。那时单位一个月给我医疗费叁至肆千元,还有工资等。我到处去医治,也没治好,常常沉浸在无望的苦中。后来接触到了一位炼法轮功的大姐,她给我讲了大法的神奇,让我看书,我开始学法。当我真正走入大法中,每天认真学法,明白了人的由来与目地时,无望的痛苦已无影无踪,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个残疾人,根本没有了想治病的心,逐渐的身体却越来越好,我开始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不到半年完全恢复正常。

我按照大法要求的心性标准去做,同化真、善、忍。身体恢复后,我到单位、医院等地讲真相,并要求辞掉公伤和所有待遇,主动要求上班,当时上上下下都称赞大法神奇,炼法轮功的人境界高尚。但也有人说我真傻,给那么多钱不要,我说炼法轮功说真话,后来正常上班。

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从天而降,中共的几个小丑利用手中的权力造谣中伤,诽谤师尊与大法,不知耻的把法轮功定为×教。弟子怎能容忍?一九九九年十月我上北京去上访,此时天安门已布满了警察。当时心中只有一念,就是死也要证实法。那时心静如水,好象世上只有我一个人一样,顺利的走过层层封锁,直奔人民大会堂,我站到了人民大会堂中间的第一个台阶上庄严闭目炼功,炼到五六分钟时突然两个人架着胳膊把我抬起来了,听到一人喊着,你的胆子也太大了,敢到这来炼功。我说我是上中央反映情况来了,法轮大法是正法,后来人越上越多,他们不由分说,强行把我拖到一个黑色轿车上,拉到北京站前派出所,强行把我关到铁笼子里无理体罚。后来让报姓名,我回答大法弟子,我心想,不证实完法不回家,他们给照像,我心里说,师父帮助弟子,让他们照不上,我还没证实完法呢?这时照片一下子变了,脸不是我了,照片和人对不上号。后他们逼问,我就给他们讲我上述的事实经历,讲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讲新闻媒体报道的全是假的,纯属造谣诽谤,是有罪的。他们只是点头,不说话。后来让各地公安认领,因我穿的是市某大公司的工作服。北京警察告诉了当地公安,说我站到大会堂红地毯上炼功。他们把我带到本地拘留所。说我影响太大,要直接判刑。

在拘留所我讲真相,市公安局多次逼供提审,每次我都讲真相,用我所遇到的,亲身的经历证实大法,用所做所为证实真、善、忍。所以他们每次都是气势汹汹的来,默默无言而归。后来市公安局审捕科和审捕科长来见我,试图直接批捕。我抓住机会给他们讲真相。问,你为什么到大会堂去炼功?答:是行使我公民的权利,上北京向中央“领导”反映情况,说一句真话,大法是救人的,法轮功是冤枉的,谁知上访局的牌子都摘掉了,哪有什么信访局?遍地都是端着枪的警察,为了还大法还师父清白,能够找到说理的人,使国泰民安,因而就走到大会堂去了,那不是写着人民大会堂吗?

问:为什么不敢报名?答:是为了你们,江某某不是搞什么上挂下连吗?它那么恶毒,我怕说出来它摘掉你们的乌纱帽,不给你们饭票。

他们又问了很多,我又把我所遇到的,亲身经历的,所做所为的讲给他们,句句证实大法。他们说,你做这么多好事,你说共产党教育的,我给你往上报。我说我修炼法轮功后不求名,不求利,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法轮功教我真、善、忍,我绝不说假话。这样整个提审过程的记录都变成了我讲真相证实大法的笔记。他们记了二、三十页纸。后来审捕科长说,你真是个好人,你回家吧!我顺利的回到了家。

二、一念之差

九九年从北京回来后,我正常上班了。到二零零零年刚开始有真相资料,我们多个同修搬了六箱资料和大法书准备给各片同修发,被派出所绑架。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拳打脚踢,施加暴力,逼问资料来源,我不配合,当时是北方的寒冬季节,外面下着雪,他们把我衣服扒光,把窗户、门都打开,往我身上泼凉水,我冻得浑身发抖,他们说这凉度还不够,站在我身后边浇凉水边用扇子扇风,冻了好几个小时,我浑身发紫,已经不会说话了,没有了知觉。

他们一看我不行了,说怕死在那,给我往嘴里灌温水,半个多小时后我有了知觉,我看着他们,第一句话就说,我肯定起诉你们,你们是犯法的。他们说,法律都归共产党领导,共产党又归江泽民领导,等江泽民死了,共产党倒了,你再起诉吧。不过你真是你师父的弟子呀!

他们知道从我口里追问不出什么,后来他们说,你说这样怎么办?这么多东西最轻得判你劳教,我顺口说出,你爱怎办怎办。其实是争斗心,思想偏离了法,就是这一念之差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劳教二年。在劳教所虽然坚定,但吃了很多不该吃的苦,承受是巨大的,荒废了很多宝贵的时间,后正念否定,走出劳教所。但方方面面已受影响。这一思一念的教训已铭心刻骨,修炼太严肃了。

三、救度众生

从劳教所回来,单位给了我五万元钱,邪党叫买断。因养家糊口,孩子念书这一次性给这点钱是不够用的。为了弥补方方面面的损失,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我在外边打工,我原是做设备安装工作的,出外打工一天给一百五十元钱,我找工作基点把做三件事放在首位,挣钱放在后边,给钱再多在时间或环境上影响我做三件事我都不接受。我讲真相走到哪讲到哪,我每到一个施工处,到一起就给大家讲真相,让他们先了解大法,揭穿邪党迫害大法的谎言,效果都很好。有些人都问我,你学历很高吧!知识这么广,我说学历不高,是大法开启我的智慧。他们对我也很尊敬。休息时我都是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发正念。《九评》出来后,开始做三退,每到一处少则几十人,基本都退完了我再换施工场地。

抓紧一切机会多多救人。间歇时回家,到邻居家讲真相,一家人都退了,就剩叔叔是邪党老党员,不退。过了六七天,他们家来电话,说他嘴歪眼斜,瘫痪不能动了,让我过去一趟。这时我心想,这回他可有救了,大法一定能救了他。我拿真相资料就去了,我说,叔,你说邪党好,江泽民好,你有病还得住院打针遭罪吧,少一分钱都不给你治。你真心诚念大法好,我师父就管你,不要你一分钱,大法慈悲救众生,三退保平安,他当时同意退出邪党。过两三天他家又来电话,说他好了,能说话能下楼了。我听后激动不已,师尊太慈悲了。

还有一次在一个施工处,有一工人在高空施工脚踏空,摔到立着放的一块钢板制的一米五见方的漏斗上,人两头扣一头,当时眼睛就直了,不会说话了。施工工人都围过来了要动,我说慢动啥事没有,我在他身旁说别害怕,你能听见心里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工人们都听到了,我说谁喊谁受益,当时就有人喊大法好!来车了,大家把他抬到车上,临走时我告诉他只要心中诚念大法好,啥事没有。临下班时,他奇迹般的回来了,找到我说,我听你的,一路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点没觉得痛,到医院一检查,果真哪也没摔坏,就有一道红印。我哪辈子积了大德了,认识你真是缘份,我说是我师父救了你。你感谢大法吧!通过这件事又有许多人得救了。这几年我尽量不放过一个有缘人。真相走哪讲哪,救人抢人。

四、信师信法

真正的正念来源于法中,信师信法不等于单纯的背了多少遍法,做了多少大法的事,而是持之以恒的坚持学法实修,真正从内心认识到法是什么,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中展现法的威力。

有一次我在同修家,有一同修去找我说,他家被地方国保特务跟踪,要把电脑等东西拿出来,我说,你别回家,我给你送到同修家,我去你家取东西,然后我把同修送走安置好后回来。第二天我到他家取东西,看到楼下好几个穿便衣警察在蹲坑,我第一念就是师父加持我,我是做最神圣的事,有什么漏用法归正。我上楼進屋了,一看同修在家呢,我问你怎么又回来了呢?外边有警察。同修说必须把东西拿走。我说东西给我我拿走,半小时之后你再走。因当时我的一念很坚定,谁也动不了我。我把电脑等东西装好,用自行车带着。走一会,听见摩托车声,回头一看两个便衣跟着我呢,我边走边发正念,骑到一个住宅楼一看是死胡同,都是铁栏杆夹的院,铁栏杆焊的很牢固,后面特务就在身后,我没丝毫犹豫,请师尊加持弟子,一手把着车,一手拽铁栏杆,一用劲,看似很牢固的铁栏杆立即开了一扇小门,我连车带人一下就过去了。这时,那两个便衣也过来了,说这回你还往哪跑,他一伸手抓我,把头卡到缝隙处没过来。我骑车就走,边骑车边发正念,走到一个十字路口转盘处,看到他们又追上来了,我拐弯骑到小区住宅里,看到小区第一个门洞有警车停着,我拿着东西顺着警车停的门洞就上楼了,在五楼楼梯处发正念。发了一个多小时正念,看见来了一个出租车,下楼坐上车,要出小区大门时,看见那两个警察在那等着呢,又跟上出租车,有一轿车的人拿着手机对着我的座位照像,我发正念,让他们所用的一切都失灵,我在后边告诉司机怎么开,他们没跟上。

到了头一天送同修住的地方,看见楼下还有几个象便衣的警察,在那打电话。到屋一看那个同修在屋呢,明白了警察已跟着他到了此处,我说这不能呆了,同修说没事,这没人,我们切磋发正念。过了一会,我说我得走了,同修说你不能回家,我说明天我还得上班呢,当时心里静如止水,没有一丝怕意。我脱下衣服,穿着裤头、拖鞋和一个常人一块下楼了,打车取回自行车回家了。第二天就上班了。后来那两位同修被绑架了。后来警察在被绑架同修那到处找我,挨家查,多个同修告诉我不能在家了,我说哪也不去,他们不配动我。我上班警车在班上叫了两天,我不动心,以后再没出现任何干扰。

这几年,我一直在外打工,频频换地方,能接触更多的人,因在高空施工,经常出现一些危险的事情,凭着自己倍加信师信法出现了很多奇迹,展现了大法的威力,救度了更多的众生。过后自己向内找,有漏洞及时在法中归正。

一次在本市施工,吊车吊着二吨多重钢管,我们三个人配合,因那位工人指挥失灵,钢管的一头撞在钢粱上,把我右手食指整个撞碎,就连着一点点皮,几乎就是断了,当时那个指挥吊车的工人吓得脸都白了,施工的人都围上来,看着我的手,都愣在那里,有人说快上医院接手指吧,迟了就不好办了。那个指挥工人在我身旁吓得不行,我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他,平静的说,你别害怕,我一分钱也不管你要,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管,不用去医院。我把撞碎的手指捏圆了,当时手指断处都是黑黑的铁锈,我连擦都没擦,就对上,用卫生纸包上了。因为师父讲过这个法,我知道那个细菌到我身上就杀死了,不起作用,师尊给我一身的宝,我也不受旧法的制约。当时一点也不痛,只觉有一点木胀的,心中不由一阵酸痛,无限敬仰拯救宇宙的伟大师尊。师尊!弟子一定要做好!包好后我继续工作,一直到晚上五点下班回家。

回到家找自己,知道最近学法有些放松了,我赶紧学法。第二天,经理和工人开车来看我,说赶紧上医院处理,不然按不上了,我把手指拿出来给他们看,说这不按上了,他们很惊讶,经理说,我知道你是炼法轮功的,我对他说,你别怪那两个开车的工人,别罚他们。

第二天开大会,一百多人,经理强调安全,经理说,你们碰着一点就报公伤,你们看人家,我不说你们也都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人家一分钱不要,痛苦中还处处替别人着想,他们学当时经理讲了很长时间,赞不绝口。

还有一次,吊一个有二吨多重的钢板吊车脱钩,正好砸在我头上,把我砸趴在地上,工人都围过来,帮助把我拽出来,问我怎样,我说没事,他们看我真没事,都惊的目瞪口呆,说你师父真管你呀!工人们齐喊法轮大法好!

类似的事还有很多不一一再举。这几年在实修中自己不断的看到了大法的法理,我悟到,关键时刻只要我们倍加信师信法,遇事基点放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上,完全没有自己,真正的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圆容师尊所要的,这就是助师正法。

五、整体升华

近二年多来,由于本市被迫害与病业迫害走的同修,邪悟的人不断出现,整体配合不是很好,我在外打工有一些事就不能及时参与,同修经常打电话找我。我悟到自己应该完全配合整体了,和同修融为一体,共同在法中升华,整体提高,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可是没有收入在家庭中也不行啊!怎么办?我就去找单位,第一次去单位,让他们给我安排工作,也给他们讲真相,退下来四个,最后书记说按你这么说,共产党不就完了吗?我说真完了。第二次我又去,我说我不会再来第三次了。他们说给你安排,给你安排。然后给我安排了一份工作,月薪一千元,虽然工资不多,但什么事也没有,每天去看一趟就走,这样我就有足够的时间做大法的事,但也有心性关,妻子说一个月给五千元你不挣,这一月一千元钱,你看你忙的我两头见不到人,我笑一笑不说什么。时间长了已成自然,她什么也不说了。

近两年为了整体提高,我经常参加一些小型法会,只要同修有事或有困难,找到我,我基本都到,还经常去外地各县、镇切磋,和同修切磋在法上认识法,怎样做好三件事,有时间基本人人都在法会上谈自己的修炼体会,找出不足,共同提高。通过学法切磋,发现大部份同修还停留在个人修炼状态上,还是在身体的变化上对师尊的一种感恩戴德,怕心还很重,还没有真正走入正法修炼中来。通过法会切磋交流,这部份同修普遍提高很快,在法理的认识上升华上来了,跳出了人的认识,人的观念,有不出来的出来参加集体学法了,不敢做资料的也走出来了,现在基本上走入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中来了。

还有一些不能出来,病业很重的同修,和邪悟的同修,找到我时我就立即过去。有一次去一位快七十岁的老年同修家中,她说,她得脑血栓快一年了,不会走路,半身不遂,很想找同修切磋。我和她一起学法,经过几小时的学法切磋,她很激动,说她明白了。我临走时说,明白就站起来吧!她真的站起来了,但还是让姑娘扶着,我说师尊讲了,修炼人没有病,师尊不是给修炼人讲的法吗?这样怎么救度众生啊?她示意让姑娘放开她,姑娘不敢,她正念起来了,把姑娘推开,自己当时就能走路了,她当时就哭了。

还有一次同修找我,说她姐已快不行了,她想去看一看,她姐是修炼人,但不精進,现已肺癌转脑癌。我当时说师父不想拉下一个弟子,怎能不行了?我们一起坐车去了她家。当时家里去了很多人,都在等着她不行了。我在她耳边说,你还想不想修?她吐出一个想字,我说想你坐起来,大家把她扶起来,我给她念法。把本地区正念正行的事给她念。两个小时左右,她自己主动要下地,家人要扶,我说不用。她果然走了六、七步,她哭着从内心喊出法轮大法好!家里所有人都愣了。她丈夫过来了,她说老头子我好了,她丈夫惊讶的说,这是怎么回事?她儿媳说,早交谈交谈早好了,你看家钱都花光了,她姑娘和外孙说,妈!这回你得去讲真相了,什么也不用拿,谁都会相信了,你上医院去讲,医院都让你准备后事了。那的村干部扒门看,说啊呀!这真好了,惊讶不已。

其实我们真能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大法无所不能。就能完成我们的使命。“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要交流的事情太多,就写到这吧!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