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紧随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得法前我患有低血压、腰、腿疼,还经常一犯晕就吐,常吐的把黄水都吐出来了。丈夫身体也不好,经常生病。

一九九六年正月二十七日,我们遇到了大法弟子,于是我和丈夫一起去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从此我们全家都幸运的得了法。得法后我一身病全没了,精神也好了,很多以前的熟人见了我都说几年不见了,我还一点也不显老。

为了给周围的同修提供方便,在我家成立了一个小学法点,有四、五位同修每天晚上都来我家学法。我还承担我们这个学法点上几位同修的资料及真相纸币的传递。

邪党发起迫害后,丈夫放弃了修炼,他虽然支持我们在家里学法,但是害怕看到我们拿真相资料。所以我们就每次分发资料时,都避开他。有一次,我们正在里屋分发资料,床上铺的满满全是传单和小册子,我丈夫突然推门進来,把我们全吓了一跳,那时不知发正念,我就立刻在心里想:让他看不到这些资料!结果他跟我说了几句话就出去了,我们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他又返回来,这次坐在床沿上又跟我说了点事情,然后又出去了,真的象什么也没看到一样。

那时候,为了同修能及时拿到真相资料,我总是早上天不亮就骑上自行车,跑几十里路去接资料,再送到同修手里。有一次,我为了找到一个不知道确切地址的同修,在他家附近几乎找遍了所有的巷子,也没找到他,当时我想今天不找到这位同修我就不回来了。可能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就安排了那位同修的儿子正好从外面回家,在街头遇到了我,在师父的安排下,我顺利的找到了这位同修。

消病业关的经历

得法这么多年,我有过多次消病业关的经历。在九七年,有一天下午,我正在自己的小摊位上忙碌,不小心被锋利的刀子割到了左手掌,划了一道大约五、六厘米长、很深的血口子,血流的很厉害,我回家后只是用胶布贴了一下,就去了炼功点,当时肚子也痛,头晕、呕吐,打坐时伤口不停的流血水,我也没理会。炼完功后就回家了,结果这一夜什么情况也没有发生,第二天我就照常出摊去了。

还有一次,一辆三轮车上带了个大木箱,箱子边上的铁片,将正在路上骑车的我的右手掌挂下一大块肉来,血流如注,那么大一块肉只有一点儿边还和手掌连着,那个骑三轮车的人还一点儿都不知道,我没有叫他,只是自己找了个塑料袋把手一包就回家了,回家后家里人都让我去医院,我知道这是消业呢,就只是用创可贴把那块肉贴上就算了。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已经长上了一半了。在师尊的呵护下,那么重的伤三天就完全都长好了。

零八年,有一天我突然上吐下泻,整整三天什么都不能吃,最后没什么可吐的东西了,吐出来的全是黄水。我丈夫吓坏了,叫我去医院,我坚决不去,他就哪儿也不敢去,就在家看着我,说我要是不行了就马上打“一二零”。三天过去了,这些症状都消失了,我又过了一个大关。

零九年八月十五那天下午一点,我接到真相资料之后,就收摊回家。刚骑上三轮车就被一辆从后面驶来的汽车撞上了,那真是撞的够狠的,当时我就被撞的仰倒在三轮车上晕了过去,那司机赶紧下车,追上我的三轮车将我叫醒,我醒了之后看到资料还好好的挂在我的车把上,心里就放心了。那司机要带我去医院,我对他说:“我是修大法的,没事,你走吧。”就忍着全身的疼痛骑着三轮车回家了。家人看我不对劲,我也没说什么,因为过中秋,我还和家人一起包了饺子,晚上坚持和同修一起学法,身体很快就全好了。

师父给了弟子那么多,我知道自己做的离师父的要求还很远,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我将会更加勇猛精進,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