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小弟子剧场演奏“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年九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安排并让我降生在一个全家都是大法弟子的家庭。在家庭的引导和环境的熏陶下,同时也由于我与大法的缘份,使我在上学前便通读了《转法轮》。从那时开始,我除了时常与爸爸妈妈一起学法外,周末其他同修来我家集体学法时,我也和他们一起学。每次在他们中间时,我都感到自己更象一个大法弟子,因为我非常喜爱做他们做的事情。

妈妈爸爸的工作总是非常忙,工作之余的绝大多数时间都用来做证实法的事。起初,妈妈爸爸只顾忙于工作而很少找时间带我出去游玩,确实让我感到有些伤心。他们知道了我的想法后,便经常从明慧网上找一些大法小弟子的修炼心得读给我听。渐渐的我明白了妈妈爸爸为什么不能多陪我的原因了,因为他们象全世界所有大法弟子一样在忙于救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慢慢发现一件事:包括妈妈爸爸在内,几乎我认识的所有大法弟子都在各自忙着不同的事。有为大法网页翻译文章的,有办真善忍画展的,有出去发传单的,有在网上讲真相的,也有准备大法资料的。妈妈爸爸告诉我说,“每个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的路”。这句话,有段时间总是在我的头脑中萦回。每个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的路,可我也是大法弟子呀,那我的路是什么呢?我虽然年龄小,但肯定也有属于我自己的路的。

今年三月底,我在难以置信的参加了一次音乐会后便找到了我自己的路!两年前,我们学校来了位临时代课的音乐老师,她给我们上了有限的几堂小提琴课。因为学的课太少,以至于我连基础音符都拉不好。今年三月初,这位两年前曾给我们带过课的老师,突然给我妈妈打电话,邀请我在月底要举行的音乐会上拉琴,并且由我自己选择曲子。我选择了“法轮大法好”这首乐曲。离演出还有四周了,老师因为要指导参加演出的学生太多,以致在这四个星期里才仅仅指导了我两次。

最后彩排那天,老师对我拉的“法轮大法好”和另一首土耳其乐曲非常满意,并选我進行独奏演出。然而,当老师得悉我从未正式参加过任何小提琴学习班,并且连音符都不认识时,她非常惊讶。这时她才发觉是自己记错了,把我当成了另外一个孩子,所以才叫我来参加音乐会的。老师连连感叹到:“这是难以置信的事!”但是我知道,这难以置信的事以及我能拉会小提琴,全是师父安排的。

演出那天,能容纳一千人的剧场座无虚席,连过道都坐满了观众。我是音乐会上独奏演出中年龄最小的演员。当“法轮大法好”音乐响起的时候,剧场内鸦雀无声,演出结束时,我听到了雷鸣般的掌声。当我走回后台时,所有人都向我表示祝贺并问我音乐的名字。同我妈妈爸爸一起去看我演出的几位同修阿姨,也都兴奋的对我说:“好样的,今晚你让剧场里这么多人都听到了‘法轮大法好’的声音。”我也很高兴。

这次音乐会后不到一周,我应邀又在一次社区举办的节庆活动上進行了演奏。那次节庆活动,区长和很多记者都到场了。我还是拉的“法轮大法好”这首曲子,而且在大家的掌声邀请下拉了两遍。当天晚上有两家电视台在新闻时间,报导了白天的活动,其中我演奏的“法轮大法好”在新闻中被从头播放到尾。我能以音乐的方式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传达给人们,真的令我感到非常幸福。

这两次活动后,我下决心一定要把琴拉好,以这种方式把大法的美好传达给更多人。我希望哪怕只拉一首曲子,也要以最好的演奏技巧,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人们。作为一个大法小弟子,我知道我需要走我自己的路,并且在这条路上,我要把需要我做的事情做的最好。

感谢慈悲的师父给予我的所有帮助和完好的安排。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会走好自己的路,绝不辜负您的期望。

谢谢师父!

(二零零九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