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西人使我得法 我向同胞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我走進法轮大法修炼行列有五年时间了。但五年前得法的经历还记忆犹新,终身难忘。

一、得法获新生

二零零四年,我经常看见一个波兰小伙子给中国人免费发放《大纪元时报》。有人告诉我,他是“法轮功”,因为我当时相信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报道,所以每次见到他,我都“敬而远之”。

但是有一天,我看见这个小伙子一边发报纸,一边在吃干面包,我实在于心不忍,就请他坐下喝茶,我还特地把一位波兰语比我好的朋友叫过来,和他讲那个所谓的自焚案,劝他不要炼了。他一言不发的听着(现在知道他在发正念),最后却建议我看看法轮功的书,不知为什么,我竟然答应了。

后来,他真的拿来一本《转法轮》。我随手翻了翻目录,没有想到每一个标题都是我马上就想知道答案的,我坐在那里看了起来,看了第一段,就想看第二段,第三段,我不知道他什么时间走的,也不知道来了多少购货客户,我完全沉浸在博大精深的法理之中,一直到一位保安站到我面前说:“我们要锁门了,请离开大厅”,我才突然发现,已经是半夜十二点钟了。我急忙回到住处接着看下去,一口气把这本书看完。当时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么好的书,我怎么才看到呢?”

第二天一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我妈妈打长途电话,告诉她:“法轮大法好!太好了,那个‘自杀自焚’绝对有问题!”我当时还不知道这个中国共产党一手导演的天安门广场所谓自焚事件早已真相大白,但我感觉到了真实的法轮功根本不是中央电视台中报道中那样的。

之后,我又学了功法。我的身体开始净化,患有十几年体内的肿瘤不翼而飞。为了这些病,我曾吃中药,吃西药,吃偏方,甚至吃毒药,医生曾多次要我做手术,花的钱有成千上万,可效果甚微,可自从我开始看《转法轮》,疼痛就再也没发生过,再也未吃过一片药。

我的思想也开始净化,对照大法,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是一个有很多缺点的人,有的方面已经严重不好了,思想道德正在随波逐流的下滑。我用大法的法理去看我的生活,去衡量我周边发生的一切,我有一种如梦初醒的感觉,我的性格开朗起来,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一个月时间,我的身体和世界观都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在这里,我要谢谢《大纪元时报》的所有工作人员,谢谢波兰的大法弟子,让一个中国人在波兰得到“真善忍”大法,我更谢谢师父的天恩,让我的生命从此获得了新生。

二、得法获真知

《转法轮》中写道:“你说你要修炼了,它可不干了:你要修炼,你要走了,你长出功来,我都够不着你了,我碰不着你了,它可不干了。它千方百计的阻挠你,不让你修炼,所以采取各种方法干扰你,甚至于真会来杀你。”

得法之前,我公司的两位股东伪造了一份公证文件,吞掉了我的公司股份,我一气之下,对两位股东和一位冒名顶替者提出控告。正在我焦虑等待之时,我喜得大法,心想应放下执著,顺其自然,并向内查找自己的因果。

不久,我得知,公司雇员作伪证,证明是我自己在公证处卖掉了自己的股份;我找的律师并不为我说话,却劝我和公证员私了;我拒绝后,又接到了股东打来的死亡恐吓电话。

不久更“坏”的事又发生了,公司的一位波兰雇员向介入此事的波兰中央警察调查局(KGB)检举:我公司在经营期间有行贿行为;之后,吞掉我股份的股东被捕入狱了,公司所在省的海关稽查处处长、海关关长、若干市长以及省长等四十七名波兰高官都被捕了,检察官告诉别人,这都是因我检举造成的,并把四十七人被捕的那张报纸公开贴在办公室,以检查公司经济问题为名,强迫我承认一些我都不知道的罪行。一时在中国人中,在波兰人中,谣言猜测四起,所有矛头都指向我。

此时我的生意也开始出现问题,客户拖欠我十几万美金的货款,并想通过申请破产躲避还债,而我找的讨债公司又被对方收买。

这时我发现我的住房又被人翻查过,一个朋友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中使馆大使点你名了,说你在波兰组织法轮功。紧接着,这位大使在不同场合,又三次点我的名,领事也打来电话,要与我谈谈。这时,波兰大法弟子也告诉我一个消息,说波兰政府某机构说我是特务。我感觉我的世界就要塌方了。

我问自己:“真、善、忍”好不好?既然这是一个教人明是非的大法,共产党凭什么不让人学呢?古人讲“朝得道,夕死可矣”。大使点名,就让他点好了,只是从此以后大家都知道了我是一个法轮功,我可要对得起这个称号,要精進实修才好。至于说“特务”,我想,谁说了也不算,自有师父定乾坤,我要修炼下去。这样,在痛苦的抉择中,我做出了这一生中最正确的决定。

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的坚定信念,在一次睡梦中向我展现了金光闪闪、光焰无际的天国世界;每当我一个人炼功时,双手结印后,身体立即顶天独尊,宇宙中无数运动着的星系都环绕在我的胸前。师父还让我看到天上的文字,大法轮,师父给我多次灌顶,打开天目,给我增添了极大的信心。

当我把心放下了,事情也出现了转机。我个人股份之事,法庭最后终于作出了公正判决。拖欠货款的客户最后以一半现金一半货物抵债方式解决。面对讨债公司老板,我一个指责都没有,我向她介绍法轮大法的美好,真善忍的美好,我祝她从此以后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在中领馆领事和中使馆一秘与我三个小时的谈话结束时,他们相互嘀咕说,:“这个人精神很正常嘛!”然后看着我说“信仰自由,信仰自由”。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我开着一辆装满瓷器的小车去罗兹,不幸与火车相撞,当时车就撞报废了,可是我和瓷器都完好无损,又一次让我在感师恩天高的同时,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就这样,在师父对我的一路呵护下,我终于冲破了旧势力的重重封锁,第一次走出来洪法,第一次到中使馆门前静坐抗议迫害,第一次给波兰的中国人派发《大纪元》报纸,第一次给碰到的中国人公开讲真相,第一次劝中国人“三退”,第一次拿起笔向明慧投稿……我真正投入到了正法的洪流之中。而中共大使点过我的名,反而让我可以在公开的场合,与人公开谈论法轮功,为我讲真相开创了一个很好的开端。

三、得法是为了救度一切有缘人

二零零六年,我从家里的亲朋好友开始讲真相,進入二零零七年,我利用每周给中国公司发放大纪元报纸的机会,公开讲真相。有人叫我“法轮大姐”,有人叫我“真善忍”,有人见到我,先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有的办了三退。

一个中国某地政法委书记明真相后,毫不犹豫的做了三退,并再三告诉我,“要多注意安全”。一位熟人自己做了退团退队声明后,把真相告诉家人,不久熟人一家声明三退,其亲属中有县长,有乡长。另一位朋友自退后不久,也代亲戚退党,询问之下,原来这是一位中共军队里的将军。

一次去一个中餐馆发大纪元,一進去就发现,餐馆中坐满了来波旅游的大陆高官们,我立即想到,应该每人发份《九评》,当我告诉餐馆老板我准备送给他的客人几份报纸时,老板说:“去发吧,都发到”。那一天,我把车中所带的大纪元报纸和《九评共产党》都发光了,有人上厕所没拿到,竟然追出来讨要。

还有一次,看到一台大客车停在路边,车子已经发动,我突然发现里面坐的都是中国人,导游正好站在车门口,我问导游是否可以一人送一份报纸。导游笑着说:“你是法轮功吧?我真服了你们法轮功了,在哪个国家都能碰到。我们就要发车了,没有时间了,把报纸给我,我替你发。来,一人一份大纪元,‘退党保平安’ 。”我看见车上的人都笑了,我也笑了,我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在波兰,很多中国人集中在一个贸易专区,每次去发大纪元,从来都是人人都要,所以,我感到波兰的中国人都很正义,中共产党的毒不严重。可是,我想错了。

在美国法拉盛事件爆发后的一天,我照常去发报纸,一个中国人突然愤怒的说:“你们法轮功在美国阻止赈灾,敲锣打鼓庆祝中国地震,庆祝死人,网上视频清清楚楚。”我立即告诉他:“这不可能,法轮功讲真善忍,这明显是造谣,不用问只有共产党才能造这种谣,这大概又是天安门广场自焚案翻版吧,请你仔细看看。”

那一天,有相当一批中国人发出同样的问题。当然,这事很快就真相大白。可是,大纪元报纸发放好几年了,为什么他们对法轮功还认识不清,共产党一兴风作浪,这些人怎么就会晕头转向?我发现自己也有很多方面做的不好,讲真相常常讲的过高,也曾错误拿预言当真相讲,最重要的是自己在发报纸的过程中,很少发正念,这就让旧势力钻了空子。

后来,在波兰发生了报纸被抢被撕的恶性事件,并在当地中国人中引发一系列现象。最严重的是中使馆给每家公司发了很多大大小小的血旗,和一张给法轮功打叉和阻止大纪元入内的告示。我再次去发报纸的时候,看到很多公司都张贴着告示,我开始强烈发正念,在每一家公司门前发正念。

很快,就听见有人说:“大姐,我这摊位还没有报纸呢,怎么就走过去了?”我指着告示说:“你这不是…”那个人说:“那是给别人看的,不是真的。大姐,我们也没办法,我们要回国啊,报纸我们还是要看的。”

我严肃的告诉他们,这是共产党让你们对神佛犯罪,不要上当啊。就此,我和同修就又开始新的一轮讲真相,并一家不漏的再发《九评》,最后除了两家公司,其他的都把告示拿下来了。

给中国人讲真相,劝三退,还在進行之中,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看到自己的各种各样执著心严重妨碍了做三件事。救度众生刻不容缓,不能提高自己,就是延长正法進程。一旦旧势力在某点上得逞,我们就要走一段弯路。师尊多次告诫我们,要多学法,要多学法。只有多学法,才能最快的提高自己,才能救度众生。我意识到,在讲真相中修炼自己,在修炼中救度众生,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一条修炼之路。

我一定按照师父的安排,继续彻底否定旧势力,抓紧时间,正念正行,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那些当初和我们一样冒天胆下来的生命。这样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才能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向伟大的师尊合十!向同修们合十!

(二零零九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