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不移走在神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

得法

一九九六年初,我在外地做生意,帮我打点生意的父亲突然回家乡,不帮我了。我很纳闷。因父母双方都很要强,谁也不服谁,在一起就要生闷气,母亲叫我把父亲带走,眼不见、心不烦。父亲怎么说回家看看就不来了呢?我放心不下,急忙回家,才发现二老学起了法轮功,双方都互相检查自己不对的地方了。

我很好奇,顺手把他们学的书翻来看,这一看,我的人生从此改变,我终于知道了我来世上的目地,我的人生从小到大所经历的一切坎坷以及总感到在找什么的原因,我的心太激动了,当晚就叫父亲带我到炼功点炼功,我终于找到了我所要的,我心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好好修炼,一定要返本归真,修炼圆满。

坦然舍利

对照法理,我才发现我目前攒钱的生意不合法理。“赌机、电子游戏、卡拉0k”里面的赌博、暴力成份,来唱卡拉OK的人多数都是有婚外情的。我做这样的生意不合适,明白了法理,面对利益,我果断的作出决定,我要修炼,这两种生意不能做。当时的决定是惊人的,因为当时生意正处在巅峰,电子游戏的生意占有三个大门面,而且做生意的城市不禁赌。这对于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是不可能放弃的,但我找到了宇宙大法有什么比大法还要珍贵的呢?

处理完设备,我返回家乡,如饥似渴的沐浴在大法的海洋里、洗净着、升华着。我庆幸自己有缘得到大法,我一定要珍惜这万古的机缘。

正念正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疯狂的镇压开始了。七月二十一号晚,我到炼功点上炼功,辅导员告诉我们,政府不允许我们炼功了。我和同修商量第二天到省政府去讲真相。七月二十二号上午天下着大雨,我们来到了省政府门外,一会儿荷枪实弹的武警把我们团团围住。我和同修们都没有惧怕,还有很多县份上的同修,大家整整齐齐的站成几排队,我站在了第一排,难以相信真枪实弹的枪竟对准了手无寸铁的、一些只想做好人、只要求有一个炼功环境的百姓,太不可思议了。一会儿武警、公安把我们推上了大巴车拉到了西郊体育场,直到晚上十一点才放我们回家。

一九九九年九月我决定到北京上访,我悟到法轮大法这么好,共产党却说不好。那说不好的才是邪的。我找到原单位组织部要求退党,组织部的人竟然不同意我退,还说好不容易入的,为什么要退呢?于是我给他讲真相,结果还是未退成。

我和同修们带着我亲手写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在天安门广场如愿的展开,那一刻,周围的一切都象是静止了,我无法用语言描述我当时的心情。在广场派出所,我趁警察不注意时,把自己的横幅装進了包里。也许我没有怕心,师尊呵护我,在派出所待了一会儿,警察竟叫我和另一个同我一起在广场展开横幅的同修走。出来后,一蹬三轮车的大爷见我们说:“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十二点要戒严。”我们说才从那里出来。用手指了指派出所,他说:“你们是法轮功吧,真了不起!”并竖起了大拇指。回家后,我把我们的经历跟其他同修说了,同修甲说:“把带回的横幅送给我吧,我要進京证实法。”

二零零一年,我丈夫单位“六一零”负责人、市政协、综治办九个人闯進我家,要强行把我绑架到洗脑班。我据理力争,我说:电视上说我们修炼人不管家庭、不管孩子、不管老人、还要自杀等等,为什么我家二位八十多岁的老人需要照顾,而且一位多年瘫痪在床,孩子还小,都需要我,你们却要带我走。叫我放弃修炼,难道修真、善、忍不对吗?难道你们要剥夺我孝敬老人的责任吗?当今社会世风日下,又有多少儿媳能为公公接屎接尿的?我不断的讲着真相,不断的在头脑中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绝不配合。经过两小时正与邪的较量,最后市政法委书记妥协了:那你选择个时间吧!看什么时间合适。我斩钉截铁一口回绝,永远都不会有时间。婆婆虽然不修炼,没有文化,但却问他们:“我听过他们老师的录音,都是叫做好人,为什么政府要反对,你们要抓她呢?”他们哑口无言、面面相觑,赶紧灰溜溜的走了。

转眼孩子升高中了,一天我在去她就读的学校,发现路边一面墙上竟然有攻击、诬蔑大法的标语,我气愤极了,这要毒害多少众生啊?怎么办?我作为大法弟子能让它这样肆无忌惮存在下去吗?我的思想斗争很激烈,这大马路上的车来车往,这看见的不会就我一个大法弟子吧!我个子又不高。等其他同修去把它抹掉吧,我就发发正念。这样一等就是一个多月,看看还在,我这时悟到:为什么叫我看到啊,为什么孩子选校要选在这里啊?难道我没有责任吗?平时学法是怎么学的啊?

师尊的法打入我的大脑。我下决心,一定清除这些垃圾,不能让它再毒害众生了。第二天吃完晚饭,我带上刷子、喷漆,坐公交车四十五分钟到地点后,一面请师尊加持,一面又发正念,一面又手脚麻利喷漆,由于字迹太深,第二天专门去看不行,于是从新准备材料,从新处理。看着白净净的墙,心里幸福极了,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建资料点

二零零零年十月,同修Z找到我商量,是不是我们买台复印机,以免资料欠缺,不然怎么救度众生、怎么讲真相呢?当时形势还很严峻,我为同修的悟性感到很震动,在当时我还不敢想到要买机器、建资料点。我认为丈夫单位把我作为监控重点,因我四次進京,两次被接回、被关,虽然在师尊的呵护下,时间都不长,但认为家中做资料太冒风险了,我家老的老、小的小……但同修的话又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怕自己被落下,赶紧说:行啊!就这样第一朵小花为今后的遍地开花打下了基础。

二零零三年,由于自己学法不入心,学法当成了完成任务,当时还给父母装修房子,又给自己也装修房子,又做资料,忙得不亦乐乎,当时资料点很少、压力又大,被邪恶钻了空子,表面是同修出卖,被绑架進了看守所。被绑架后,我冷静下来向内找,发现自己很多的执著心,什么亲情心、干事心、求安逸心,执著时间等等,这一发现吃惊不小,我心里求师尊原谅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不怨同修,是自己没有做好,我一定要出去,同修们等着我,众生等着我,资料点等着我。靠着对师尊的正信和对大法的坚定。二十一天后,邪恶无条件释放了我,我又回到了证实大法洪流中。我感恩这一切都是师尊对我的呵护,感谢外面同修对我的正念加持。

开创环境

出来后,我开始陆陆续续的帮助建立了十多个小资料点,技术上师尊给我开智开慧,封网再严重,也丝毫没有受到过任何影响。

环境宽松,经济也很好,也用不着工作,每天就做证实大法的事和照顾家人,一切都很顺利,家人又理解我,有时因教同修电脑、修打印机、买耗材,很晚回家,家人也不埋怨,并且还佩服我自己就学会了电脑、修理,什么也难不住。

恶警曾四次到我家抢劫,都没找到任何东西,他们不甘心,还到我母亲家抢劫,但大法的东西就是看不到。丈夫很惊讶的说:“他们一走,怎么东西都在啊?”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所以同修来我家没有任何干扰。

而警察来我家想绑架我时却很畏惧,因邻居和小区的居民大多数都认识和知道我,警察一来,邻居就要维护我,说:“人家多好的儿媳啊,照顾老人许多年,你们居然要抓她,把这么好的人关起来,这是什么世道呀。”这是片警亲口告诉我的,他说:来你这里我们都不好意思,你们邻居都要为你说话。

我進京证实法回来被绑架、关押在派出所时,有一警察曾打过我,后来也给我道过歉,说他因为打我,所上都处分他了。所以环境是我们自己开创的。一正压百邪,修炼的路上一定要正念正行,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修自己

在教老年同修电脑时,有的年纪大,反反复复要教许多遍,一个很小的问题教起来都很难。记得有一次,有一老同修想学电脑,我教她复制、粘贴,她实实在在的学了三个半小时,竟没有学会,我想想是不是教的方法不对,打比喻,也学不会。哎!真考验我的心性啊!我越教声音越大,心里不耐烦的想:怎么这么笨呢?再看同修都快哭了,我赶紧道歉。事后想我没有理由对同修不耐烦,人家也想尽快学会啊,也很紧张啊,师尊解答学员的提问都是慈悲又慈悲,我修多少年了,慈悲在哪呢?她是师尊的弟子啊,我怎么不站在她的角度为她考虑啊!

还有位老年同修学会了上网,还主动教其他同修学,又做大法事,每天都是忙忙忙碌碌的,但就是对常人新闻特感兴趣,并打印出来给几位要好的同修看,打印机三天两头坏,告诉她不要再下载打印常人新闻了,她总是不愿听,后听说又在集资,我实在守不住心性了,到她那里把电脑、打印机通通收走了,并大吵一架,完全不象一个修炼人,比常人还不如。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都很后怕,造成了我们之间很大的间隔,虽然事后交流,但也没有消除隔阂,我把同修伤害的太重了。

通过向内找,我找出了许多隐藏很深的执著心:怕心、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怨恨心、急躁心、顾虑心等等。这些不好的心,都是围绕着保护自己的“私心”。怕自己被牵连。我发现我身上也存在着很多她身上的执著,比如我上网后也要先关心一下动态网左边上有什么内容,我为什么就看不到她好的一面呢?我执著于她的执著,一听见别人说她又提起那件事,就要解释一番。我太执著自我了,放不下呀,这是大法弟子的修为吗?师尊看见我们这样不着急吗?我们不能让旧势力钻了我们的空子啊?这是有漏啊?于是我放下心来,找到几位同修一起学法交流,我才发现同修身上很多精進的地方,问题还是出在自己身上。是法的威力,让我们又形成了一个整体。

要写的太多了,还有许多神奇的事,但比起其他同修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今后我一定听师尊的话,跟上正法形势,做好三件事。

由于个人心性有限,文章中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给以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