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一日】我是河南南阳大法弟子。我于一九九七年三月喜得大法。师父的高深大法是我心中的无价之宝。通过学法、修心、炼功,不知不觉中我无病一身轻,心性在升华。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大法,这时,我迫不及待的要出去讲真相,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教我们要处处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修成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更好的人。

我本着讲真相救众生的心,十年如一日,天天出去写真相、讲真相、传真相。不管是医院、车站、码头、大街、小巷、大城市、小城市,也不管是田间、地头,只要有众生的地方,我就去讲。因为我是用心去做的,把他们当作是我的亲人去对待,所以效果都很好。

有时我也到寺院中去讲真相。乡下的小庙我都去发正念,解体那些干扰世人得救的低层乱神和狐、黄、白、柳彻底清除它们。我发现,在我去发出强大的正念之后没几天,这些小庙的泥像都烂掉了。我们也曾到一个古老的寺庙讲真相。我们一边走,一边给路上、田边、农家的世人讲真相,他们都很高兴,连声说“谢谢!”一路上,只要能写的地方,我们都写上“法轮大法好”。

零九年十月我乘火车,上车前我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然后在车门的两边和其它地方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刚写完坐下,就看见一个世人看着我写的标语,高兴的又拍手又笑又喊,我真为他高兴,同时我也告诉自己,还有好多众生没得救,我们还要努力呀!

有一次,我被邪恶抓進监狱。恶警们问我是谁叫我发资料、写标语的?我说是我自己,因为大法使我受益了,我要叫大家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恶警们不相信是我写的,叫我写给他们看。我想正合我意,我就写了五个大大的“法轮大法好”。几个恶警都被震住了,最后他们都笑着点点头说:“写的好,写的好。”

我在监狱里给犯人们讲真相,她们都很高兴,也明白了江魔头的邪恶。恶警们问犯人,我给她们讲什么了?她们只说我不吃东西。警察们便给我开小灶,我也不吃,我说:“我是好人,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不让我出去我就不吃饭。”我完全不配合他们,他们叫我坐,我就站,叫我站,我就坐,他们没办法,叫狱医来给我量血压。我想“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要出去救人!”就这一念,师父给我加持,狱医一量我的血压二百四十,他们都吓坏了。后来那些犯人都对我说:“他们都很怕你,说是要放你。”结果,晚上他们就把我放了。我什么也没给他们写,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回家了。我悟到:这是因为我做事用法来衡量,牢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我们讲法轮大法。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你心性要把握不住,你追求这个,追求那个,肯定会招来麻烦的。”我就是这样做的,这是我的亲身体会。

还有一次,同修邀我与几个同修切磋,介绍介绍讲真相的经验。第二天我就去了,刚到就被监控人给汇报了。一会儿,来了一辆警车,下来几个警察把我们抓走了。我们正念都很足,什么也没告诉他们。我是被恶警打的最凶的一个,他们用电棍打我的脚,打我的胸,也没问出什么。他们说:“江姐是英雄,你比江姐更厉害。”他们气急败坏,六七个人拔出手枪对着我,说:“枪毙了你,死了,算自杀,白死!”我立刻心生一念:“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旧势力不敢动我。你们想枪毙我,叫你们的子弹反弹,打你们!”他们无计可施,最后只好用小车把我送回家。

我回到家,我的父母已经饿了三天了,他俩一个是眼睛看不见,一个是脚不能走。但我心里想的就是救度众生,就这样想,就这样做。我就想做好三件事,心里踏实,兑现自己来时的洪愿。

我只上了两年学,没文化,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