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在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是在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未修炼前,身体不好。三十岁不到的我已是亏气、亏血、头痛、胃下垂、血压低、心脏病等一大堆。说话力气都小。一次偶然的机会使我走入大法。我表嫂借我一本《转法轮》。她说可好了,要我一次看完。看她的神态,使我觉得这不是一般的好书,但好长时间才看完。觉得挺好,但没明白多少,后来又去听法,还学了动作。由于我当时悟性低,想孩子小,以后再炼吧!没能坚持下来,但这次机会却使我与大法结了缘。师父没有放弃我,又给我安排了走入大法的机缘,在不断的学法过程中,使我明白了人来的真正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觉着自己太幸运了!

(一)在法中提高、平衡家庭

由于我一再错失机缘,使我的个人修炼时期与正法时期同在,我与外面没有太多的接触,这些年一直都在过家庭关。由于学法、炼功、这些年身上的病也没有了,也不花治病钱了。可他(丈夫)不知道怎么的象变了一个人,这些年他在家里什么也不管,挣钱也不往家里交,自己吃、喝、玩、赌样样都沾,喝完酒便回家闹,不顺心就连摔带砸、半夜三更都能把床给掀翻了,睡不着觉时,舞刀弄枪的,还老嚷着死了也得找几个垫背的。跟我有点矛盾就烧书,我也常被他打得两眼冒金星。公公气得说生了个傻儿子,婆婆也觉得怪,时常说:“是不是有啥说道(指邪病),怎么这样呢?”我也觉的怪,没人招惹他,他总象跟谁有仇似的。本来由男人支撑的家,全都落在我一个人的身上。靠种地维持着生活,节俭一些也就够了。在学法少的时候,我心就跑到常人那去了,觉得心里不平衡、委屈。想自己又当爹、又当妈、怎么就遇到这样的呢?有时想这可能是自己以前欠的债,那就现在还吧!

由于我的家庭矛盾不断的升级,以至于没有三天好日子过,常常以泪洗面,在这万分痛苦的情形下,使我悟到,既然我业债这样深,那我就坚修大法,还清业债、返本归真,这是我唯一的选择,唯一的出路。自从我下定决心后,我对自己的要求也就高了。

在我下定决心之后,这就慢慢的学会了坚持,在不断学法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向内找,在法中提高。慢慢的我也变的坚强了。以前总看别人不好,现在反过来找自己哪做的不好,发现自己说话不够祥和、带有指责、命令,说话声音大,竟然连自己都觉察不到,因为我发出去的物质不好,所以反回来的当然就不好。当我觉察后,我就抑制着自己的魔性,说话语气尽量保持慈悲、平和。有时想开口讲话的时候,就先冷静的思考,此话该不该讲,不说没有必要的或是增加矛盾的话,反而效果会更好。

我还有一颗很强的利益心,总觉得男人应该养家糊口,可他挣钱都自己享用了,就心里不平衡。也知道该去这颗心,可一层层去,不知道去了多少层,总感觉还有。真是执着什么来什么。前年婆婆病危,矛盾又来了,我在路上遇见他,好心问他干什么去,他说借钱去,你也不给拿,我当时心里就不舒服,二话没说扭头就走。心想你挣一万多,也没交给我一分钱,还管我要什么钱呢?回到家看到他叔,见面就对我说:“这事你得拿钱,不拿不对,你老妹(指我小姑子)说你不拿,就找我去了。”这下把我弄傻了,我还不知道咋回事呢,怎么矛头都指向了我,他也没正面管我要过钱,只是在路上碰到才顺嘴说了那么一句,他也知道自己理亏,所以才去借钱。我说:“我给他什么钱呀?他挣钱一分都没有交给我,现在管我要钱。”也许是我声音小,他没有听清,他又补充一句:“不拿钱不对。”说完就走了。这次我可忍不住了,本来就为这事委屈,大伙还这样挤兑我,要是不炼功,我早就炸了,内心的委屈使我眼泪止不住的流。心想这些年他也没养活过我呀!孩子都是我自己拉扯大的,我要不炼功,早就跟他离婚了。姑娘、儿子拿钱是应该的,管我要的是哪门子的钱呢?

当我冷静下来想想,这事能是偶然的吗?这是不是去我的利益心呢?我是修炼的人得按照法理来要求自己。我没有退路,不能退回常人。只有坚定的修炼下去,那就是放弃、舍尽。这几千元钱是我的卖粮钱,也是我跟孩子的活命钱,他们用就拿去吧!我想师父会给我安排的,我们娘俩不会被饿死的,应该让他们看到大法的美好,不能给大法抹黑。当我这样考虑之后,就去和我的亲戚商量(他也是修炼人),他们让我在他家亲属都在场的情况下,把事情说出来。我考虑一下,觉得这样做不妥,丈夫的脸面会受不了,他会下不来台。我的面子挽回来了,他会有很大的压力,会增加矛盾,也会把事情闹大。我经过思考后,想了一个稳妥的办法。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只要师父看到我的心就成了。第二天,我起早去了他叔家,我说叔我有个事想跟您商量。这些年我挺信任您,觉得你有办事能力,最说公道话。这些话我没有跟别人说过,今天我想跟您说说,让您帮我出个主意。这些年他挣钱没有给过我,今年挣了一万多,我也没看见。我卖粮钱他还扣去一千,我就靠种地这点钱维持家用。你认为我该拿呢?那我就去拿。发送老人也是应该的。叔听我这么一说,叔说:“我不知道你家是怎么回事,这些年你也没和我说过,这小子怎么这样呢?挣钱都弄哪里去了?这钱咱不拿。你说的话我信,他爱上哪里借就到哪里借,不管他了。这家叔给你当了。”婶子在旁一听,也气坏了说:“你这孩子,这些年你咋不说呢?不拿,不管他,你怎么这么能忍呢?”

在不断的学法过程中,我会达到坦然面对。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师父就要我修炼的这颗心,当我把心放下的时候,一切就都过去了。当我在遇到矛盾时的时候,我会问自己,我是为啥来的?是为了世俗这个情来的吗?如果他给我一座金山,我还修不修?我肯定的回答:“我会一修到底”。这是我千万年的等待。如果没有这些魔难,还沉浸在世俗的享乐中,也许我就错过了这万古机缘,难道我不该真心感谢他吗?当我明白这层法理时,心里不再感到埋怨、委屈、不平。反而觉得他的可怜,迷在常人中苦中不知苦的可怜。

随着我内心的改变,我的家庭矛盾也随着缓和了。是大法挽救了这个即将破碎的家,改变了他这个人,同时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这就是宇宙大法善的威力啊!虽然我还有不足,那是我还有没修好的一面,还有没修去的人心,但我会用法理来要求自己,不再看别人,就是向内找,无条件的向内找。因为这就是我选择的路,正法回归的路,救度世人的路,返本归真的路。我会坚定的走下去,找到真正的自我,圆满随师还。

(二)修好自己救世人

随着正法的進程不断的推進,通过不断的学法,使我悟到不能让时光白白浪费,告诫自己别错过这万古机缘,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该做我自己应当做的。在学法中增加着自己的正念,让我用自己的方式证实法、走自己的路。

我是个不太爱说话人,性格内向,这给我讲真相带来了障碍。在不断的学法过程中,使我悟到救人的重要性,这是正法时期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之一,这是我来世时的史前大愿,与师尊签的神的誓约。不能因为不爱讲话就成为不能使众生被救度的借口。我要突破它,放下自我,放下面子。师父看到我有救人这颗心就会给我安排了。有了第一次,以后就容易了,也就敢说了,虽然有时真相讲的好,有时讲的不算好,但我都用心去做。

师父不断的鼓励我,走过的每一步都深感师父的慈悲与付出。慢慢的,我学会了自己鼓励自己,不能单靠师父拉着走,也得学着在法中成长自己走,每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也不断的鼓励着自己“我能行”这句话不断的增加着我修炼的信心。在做好三件事中,师尊不断的点悟,不断的为我开启着智慧之门,有时看到周刊与真相光盘,其内容就是我讲真相所需要的题材,能让我从不同的角度直入正题。

我把讲真相溶于生活中,串亲,访友,婚庆等都是我讲真相的机会,因为心里装着大法,有救人的这颗心,师父就给我安排,把有缘人带到我的身边来,我珍惜遇到他们的这种缘份,不愿错过机会,当我内心特别纯净、充满了慈悲、包容与理解,放下自我,站在他们的角度,真心为他们好,讲出的话才能打动他们。我心里发着正念,带着善心,把大法的美好,三退的信息告诉他们时,大多都能退。而且还会发自内心的说声“谢谢”。也许这是他们明白的一面吧!

我大多是在赶集、串亲、回家路上遇到人就讲,给陌生人讲真相很容易,没有顾虑心,没有干扰。我大多站在第三者的身份讲,而且我也不觉的他们陌生,很随意。因为人都有善的一面,遇上就是缘份,只要看见他就开始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一切不好的因素(解体)。让他明白的一面精神起来,得到救度,然后找机会与他搭话,只要他跟我说就行,唠一些家常,岁数大的,身体好的我就夸他们心眼好使是积来的福份,好人有好报,人怕夸、怕哄、心里美滋滋的,也愿意跟我唠。然后从善恶有报、天灾人祸等引入正题。首先,把他们的思想归正了,给他们一个正面的形像,觉得我人很好,善良,和气,听我讲的有道理,讲起三退就容易了。有时几句话就同意了,有的爱听就多讲点,有的很感动,告诉我在哪住,叫什么名字,去家里串门。也有人一听我讲三退,就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就告诉他炼功是在教人做好人的,接着讲真相,当然也有不听、不信的,那就在心里祝福他会遇上救他的人。有时也会遇上特殊的,给他讲真相不易接受。还问一些我家里的情况,修炼人不说谎,但也不能一一告诉他。那我就岔开话题。或在他要向我提问前,我先向他提问,让他没机会问我。然后把话题又岔开,唠一些其他话题。

在这个过程中,使我看到了众生等待救度的渴望,有次在路上遇上两位穿着时髦的妇女,由于观念的影响,我开始没想给她们讲,后来与她们搭话觉得很和善,谈的很投机,就帮她们三退了。而且她们很信任我,把家里的事,做的梦都讲给我听,我给她们讲了很多。我往前走,她就在我对面。面对着我,看着我,听我讲,她往后倒退着走了大约二里地。最后在路口不舍的离去,告诉我有机会去她家。

有次过节,集市上人很多,都忙着卖菜,购物。我心里就想着救人,找有缘人,看到一个卖菜的妇女就跟她搭话,这菜真好,她要我买,我说:“家有。”我告诉她三退。她说:“我什么也不信,我就信神。”我说:“是吗?信神不就是教人做好人的吗?我不是叫你信啥,只是为你好,这么多卖菜的,我没想告诉别人。只想告诉你。觉得你挺好的,面善,与你有缘,只是为了你平安,没别的。”她看我真心为她好,真的很感动,马上露出了笑脸,拉着我的手,同意退了,很激动的说:“谢谢你。”虽然人多,卖菜很忙,在这个间隙里,她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在三退过程当中,不管她当时退没退,我们都不用动心。即使当时没退,也给她以后得救奠定了基础,在同修讲的时候就会水到渠成。我就曾经遇到这样一位大姨,她正在卖菜,看见我就笑着跟我打招呼。我就迎上去。夸她的菜好,真能干。她要我买,我说:“家里有,就是没她卖的菜好。”问她多大岁数了,她说:“快七十了。”我说您身体真好。是心眼好使积下的福份,好人有好报,然后就问她上几年学?戴过红领巾吗?她说:“上二年学,带过。”我就告诉她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用鲜血染成的,是兽的印迹。从内心退了保平安。她同意了。我正想给她起个什么名呢?她告诉我她知道,儿媳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身体好。我笑着说:“怪不得您身体这么好呢?”我没问她家儿媳是不是修炼者,就问她你儿媳是不是帮你退了?如果退完了,一次就行了。不用做第二次了。她说:“没有,你帮我退了吧!怎么退?”我说:“你小名叫什么?”她说:“不是用真名呀?”她告诉我她的真名,并说还有团呢,你帮我全退了吧!谢谢你。我在心里记下了她的名字,就礼貌的对大姨说:“大姨祝您平安,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就听大姨在后面自语,这是好人呢。真为她的生命得救而高兴。

由于时间仓促,也就谈到此吧!其实对于这次的交流稿,我是认真对待的,文化有限,有空就写,就这样写了删,删了写,写了好几本,三次后定稿,我认为写交流稿也是我修炼的一部份,虽然写的不够成熟,但我也想把它发给明慧,在写的过程中,也是回顾自己,清洗自己的过程,心性提高的过程,我不注重结果,不管明慧能否刊登,我觉得应该这样做。

层次有限,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