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转眼又一年,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又走过了一年。对于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师父不知操了多少心。谨以此交流稿作为一年来修炼的总结,并以此作为新年精進的动力和起点。

一、在工作中去执著

我是个上班族,每天工作八小时,因路途较远,中午休息时间也在公司。加上往返路程,每天离家近十一个小时,有时还要加班。因为大部份时间在公司度过,所以许多矛盾都体现在工作中。

去年厂里组织歌颂邓某某的合唱,我被迫去了一次,在那里没张口,一直发正念,但效果并不好,之后我就顶着压力不再去了。家人同修帮我发正念,威力最强的一次是集体发正念,第二天就听说我的名字从合唱名单上被划掉了,领唱的人嗓子也哑了。从严厉的要求我参加到最后取消,前后共八天,从中见证了同修集体配合的威力。在此期间,我向内找,为什么引来此事?当时起了争斗心、逞强的心,听说别人在练习,就气呼呼的说:“让我去我也不去!”结果第二天就强制让我去了。从中悟到修炼人一定要修口,不能乱说话,否则会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去年我完成了两个技术项目。其中一项是其它部门出方案、我编制具体文件。由于懒惰,本应由我组织的评审由其他部门组织了,结果评审报告上没有我的名字,最后公司验收时没有任何材料证明这项工作有我参与。同事都愤愤不平,我被带动了,就要求加上我的名字,但他们说没法加。当时我的态度不平和,他们也激动的坚持,还打电话找我们上司说不能加的理由。这时我冷静下来向内找,发现我起了求名心、争斗心,赶紧清除。我心平气和的告诉他们公司要考核每个项目,我没有证实材料,考核会通不过,而且会影响我们厂的利益。他们也平静下来。后来他们说还有一份级别更高的材料,参与者中有我的名字,并复印一份给我。此事就了结了。我认识到自己的求名心还是很强,修炼多年遇此情况还会动心,还是要修的再扎实些。

今年年初评聘晋级,当时好象很有把握,却没评上。我赶紧向内找,发现自己不但求名,还求利,因为评上后会涨工资,是名利双收的事;而且起了欢喜心,有些得意了。我就此事去执著,师父说:“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转法轮》)结果出来后我平静的接受了,并且仍努力的工作。

去年夏天我升职后,有个以前对我很好的同事态度大变。师父说:“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会发现问题。如果这件事情绝对的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应该去的心,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少会发生在你身上。”(《欧洲法会讲法》)我要求自己忍,不能和她一般见识,并同时向内找。比如有一次她气呼呼的说:“我这人可对谁都一样。不象有些人,对领导小声儿小气儿的,对老百姓厉害。”我找自己,的确对待领导和技术员不一样,不是特意的,对领导说话要小心些、客气些,而对技术员说话就随便一些。这是分别心啊,在常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严重点就是媚上欺下、欺软怕硬。我赶紧发正念清除此后天形成的败坏物质。她喜怒无常,有时突然就翻脸了。向内找,自己也喜怒无常、情绪变化较大,修炼人对谁都应一样慈悲。公司各部门检查频繁,我既要陪同检查又要找资料,有时来好几个人她也不主动帮忙。还有一次她气愤的和我说有两个同事在家什么都不干,全是婆婆带孩子、做家务,她们那个年龄的(近五十岁)可不会这么做。我知道自己很懒,求安逸心很重,炼功不勤,因此身体转化很慢,修炼多年还很容易累。自己在家也不做家务,都是父母做,这都是自己需要修去的执著。同时也有支使人的心,意识深处觉的你们得听我的。她们室共三个人,她一直拉拢一个排挤另外一个。冷静的想想,其实自己也做的不好,符合自己观念的人就什么都好,不符合自己观念的人就看不上,有时也参与其中的矛盾,不也相当于挑拨是非吗?去年我曾盼望她调走,但现在看来全是好事,她真的是在帮我,她的行为不断的提醒我发现并改正自己的问题。因此技术员都挺支持我,而她也比以前好多了。

二、在学车中修炼

今年三月一个偶然的因素,促成了我要学车的念头。于是用了近四个月的时间拿到驾照。回想这一经历,真是修炼提高的过程,从中发现了许多自己不曾注意的执著心。第一项理论考试监堂很松,别人都抄书和交头接耳,我知道大法弟子不能作弊,因此不为所动,完全凭自己掌握的知识顺利通过考试。之后起了欢喜心和显示心,这种心理在练习桩考时遇到了极大的挫折。

练桩时互相交流理考,别人夸我两句,我很高兴。结果一上车就蒙了:离合器怎么也踩不好,总是忽快忽慢,不能保持匀速、慢速,教练教过的东西也记不住。第二天还是如此。教练皱着眉头很不耐烦的说我,我听了很不舒服,因此沉着脸,也不说话,气氛很尴尬。在我当时听来,教练的话很刺耳,怎么老说我呢?越着急越学不会,都灰心了,家人同修说我不让人说。而且与我同车练习的人都能接受,那么一定是我的毛病了。学法中认识到还是不让人说的问题。别人也是这样学的、教练也是这样说他们的,为什么人家可以坦然接受而我不能呢?

我下决心去此执著,多学法,针对性的发正念,渐渐的心态平稳了。随之离合器能够踩的很稳,可是欢喜心又起来了,马上不行了,反反复复,这个倒桩练的很艰难。别人普遍一个多星期就考试,我状况不稳定,教练不给我报名。算起来我练桩前后二十二天才考试,教练明说就是考心态。考试那天我一点没紧张,还和我同考的一个女子讲真相。考试极其顺利,我用很短的时间准确无误的做完全部程序,考官夸我做的很好。

学车历时三个多月,从中暴露出自己的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色心(遇到一个同车练桩的小伙子,交谈溶洽)、不让人说的心、利益之心(舍不得钱找陪练)、求安逸心等,感谢师父安排这一切让我有机会发现并去掉它们。

三、传神韵,多救人

有个同事今年提出辞职,准备回家结婚、做生意了。我想不能让他错过啊,他家在南方,那边同修少,怕他回去难遇机会。但是平时接触不多,没有讲真相的基础,我想那就送他一套神韵光盘吧。这天恰好他要走,晚上的机票都买好了,当我把包装精美的DVD光盘送给他时,他激动极了,平时能言善辩的他语无伦次,直说谢谢,说我太好了,并且双手合十深深的鞠了一躬。这真是我没想到的,然后就象有满腹的话要说一样,想告诉我他回家后的打算。但是厂总师打电话叫我,我祝福他做生意发财、叮嘱与家人好好看神韵后就离开了。仔细想想,他家在遥远的南方、女朋友在南方、大学在南方读的、家里又有不小的生意而且需要人手,他却偏偏跑到从没来过的东北工作。据说是为了锻炼自己,但是工作不顺心,所以回去了。我想更深层的原因应该是为听真相而来,而且是与我有缘的人,但是我平时做的不好,也只能在他走前送一盘神韵,希望南方的同修接着给他讲真相。

今年八月初陪姐姐照相,等待的时候,玻璃门外有个要饭的老人,头发花白而蓬乱,身上脏兮兮的,脸上是愁苦的表情,一手敲竹板、一手端个破茶缸要钱。因为这类要饭的都是对商家而非顾客,因此开始我没动,告诉老板娘门外有乞丐,她正忙着没听见。但是老人不走,仍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我一下想到他是对我来的吧,就起身开门放他茶缸里两元钱,然后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怕他记不住,又教了一遍并且让他重复,他好象很久没说话了,口齿含糊的说出“法轮大法好”,说着双眼发亮、面带笑容,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整个人都变了。真是众生为法来啊!不知他为听这句话吃了多少苦,为促成这个机缘遭了多少罪!而我却差点让他错过。

考外路那天,教练让我再练一会儿。我想应该送他一套神韵晚会光盘,于是在家学法、发正念后上路了。路上他打了两遍电话,我没见他这样着急过,到驾校一看情况更是意想不到的好:只有一名学员并且很快离开了,而平时最多时达十几人。我事先没想象情况如何,只是想把神韵送他,师父安排的太好了!练车结束时我问教练看没看过神韵晚会,他说没有。我说很好看,是海外华人表演的传统歌舞,很美。教练接过看了一眼说:这晚会挺好看啊!并答应回家看。晚上考完试后学员一起坐通勤车回市内,下车后我分别送给两个年轻人每人一套DVD光盘,简单介绍之后叮嘱他们回去好好看,他们都答应了。然后我去等公交车,很久也没来,我想不会有车了,就打车回家。司机五十多岁,谈话中得知他对神韵有所了解,看过小册子,只是没收到过光盘,而且他家是VCD机,我包里恰恰剩一套VCD盘。当天我带四套盘,只有一套VCD。我心里感谢师父安排的太巧妙了,我把盘送给了他。他对法轮功真相也了解一些,就又和他讲了一些真相。

世上的人大多来自高层,曾经是了不起的神。师父说:“你们谁都不知道今天的世人在历史上为这件事情的付出。你们也没有想过他们曾经是多伟大的一个生命,冒着这么大的险恶,一头扎進来,下到这么险恶的地方来。就这本身都值得你们去救度他们,把他拉出来。”(《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所以我们真得放下一切执着,救度世人。

我们是身在俗世中的修炼人,我们必须每件事情都做好才能救度众生。我的执著还很多,只有用师父给我们的法宝:向内找。当我们向内找时,很多事情都化解了。

我知道自己修的远远不够,与精進的同修不能相比,但我会时刻鞭策自己精進再精進、时时向内找,去尽执著、多救众生,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