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同化法 不再“被迫”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日】近一段时期,不断呈现“老态”现象。首先是前一段时间眼角出现几条清晰可见的皱纹,接着牙上又出了一个洞,再接着随着天气转冷右腿膝盖处出现了“风湿痛”。

我是已过而立之年的未婚大法弟子,在未修炼前就比较“爱美”,修炼后,这执著心淡了不少,但总归还是没有去干净。走在街上,眼神总是不由自主的注目于流动的“时尚潮流”;逛商场总是流连于服装鞋帽之间……。由于修炼的缘故,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每当听到有人说自己年轻时,心里喜滋滋的,很是舒服。可是,前一段时间,不知从哪天开始,眼角出现了几条清晰可见的皱纹。这一下心里有点慌,意识中害怕自己真的老去,于是一方面比以前更加勤奋炼功,想着加快转化本体,向年轻方向退,好能“青春长驻”,另一方面把弟媳前年送我而一直没用的“护眼精华液”(其实都要过期了)涂在眼睛周围,一边涂还一边在想:这东西对我炼功人不起作用,但还是一天天涂着,抹着……。

一天天过去,皱纹还是皱纹。直到前几天,牙上出了个洞,疼起来直想蹦。右膝盖处出现了“风湿痛”,走起路来还挺痛。这几种状态加在一起,使我对“老”、“病”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一边遗憾自己“花还未开就已衰退”,一边庆幸自己幸遇高德大法,否则作为常人这种状态肯定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是,牙疼几天下来,疼痛依然不减,发正念也不管用,自己才不得不静下心来向内找,这一找还真找出一大堆人心!

首先就是色欲心。由于自己二十几岁得法,还未来得及嫁出去,迫害就开始了,几次被非法关入看守所、劳教所,一家人被迫流离失所。其实自己对书中描写的那种美好爱情还是十分向往,总期待着有一天能遇见一个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与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其实自己对“老”的莫名恐惧就是对还未遇到“白马王子”就已老去着实是十分的遗憾。这使我想起不久前做的一个梦:金碧辉煌的宫殿台阶上,一位年轻英俊的戴礼帽的绅士在迎接我回家,他接过我手中的菜,然后我们并肩携手向家中走去,刚到门前,门却自动开了,出现了几个警察,说他是吸毒的,要缉拿归案,然后,他的妻子出现了,我傻傻愣愣的站在那……。醒来后,好几天都沉浸在我们“并肩携手”的那种“幸福感”中。之后的不长时间的一天早晨,发完正念,又躺下,似睡非睡中,感觉有一股力量向我袭来,然后变成一只土黄色的癞蛤蟆蹲在我床头两眼瞪着我,再然后身体上也有反应。醒来后,我知道这是自己的色欲心招致的,原来色欲就是那东西!

其实执著穿戴的爱美之心,师尊数次梦中点化:因为买衣服,上学要迟到了或者坐车要晚点了,自己知道,可就是舍不得修去拖拖拉拉一直到现在。发正念时、打坐时很多时候都在想着:明天穿什么衣服,什么鞋,然后再买什么衣服什么鞋……,翻腾的很厉害!现在我悟到: 执著穿戴的爱美心背后就是掩藏的色欲心!

其次还有妒嫉心;以前知道自己有妒嫉心,但没意识到如此严重。直到这次牙疼才明显暴露出来,那就是牙疼的时候就想:他们那么多年龄大的怎么牙不疼啊?那么多不精進的,不好好炼功的怎么牙不疼啊?想着想着忽然被自己的想法(其实不是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想法太坏了!这不是典型的党文化的妒嫉心吗?噢,你牙疼别人就得牙疼?你年轻的牙疼,年老的就得牙疼?没有这样的道理吧!

再就是牙疼还有一种执著,就是对食物的执著。一天弟弟同修问我:“姐,你爱吃甜的吗?”“爱吃。”“爱吃酸的吗?”“爱吃。”“爱吃辣的吗?”“爱吃。”“爱吃苦的吗?”“不爱吃。”弟弟意味深长的说:“你这酸甜辣都爱吃,就是不爱吃苦啊!”我一下语噎住了。是啊,师父说“食而不味 口断执著”(《洪吟》〈道中〉),现在牙疼也是去对吃的执著呀!

再有就是修口,与人谈起话来对常人的事感兴趣,上网爱浏览常人新闻,然后再跟别人说,好象自己什么都知道、知识渊博似的。前一段时间“封网”时是不看了,实际上是不敢看了,因为害怕上网做资料受干扰;还有就是背后议论同修。然后还有怨恨心,几年来一直对参与迫害的警察耿耿于怀。还有依赖心、安逸心……。这么一找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再怎么说自己也算上老弟子了还有这么多人心,真是惭愧,于是加紧学法炼功发正念。

一天发正念时,猛然想到,难道我修炼就是为了那几条皱纹修的吗?这不是初入修炼门时的根本执著吗?我们修炼的目地是返本归真,炼功转化本体是为了更好的同化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自己却为一己之私,宇宙大法为己所用,简直就是对佛法的不敬。近期的一点体悟,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