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对错看执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乡镇政府工作人员。最近,单位按县政府的安排欲提拔两名干部,通过民主测评推荐出两名欲提拔的对象。说是民主推荐,实际上单位主要领导早已内定好人选,要求全体职工必须推荐这两名人员。这是中共邪党政府从上到下选举实质:领导先内定,后要求统一思想,再走形式搞选举,对外冠冕堂皇的称为民主选举,实质没有半点民主和民意。

当接到推荐票时,我作为一名按“真、善、忍”修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怎么做?是认同邪党的假选举,还是否定邪党对中国人的民主剥夺,走真正的民主选举?况且,这内定的两名人员论工作能力和人品均不算优秀,其中一名人员跟随邪党在迫害法轮功中还起过极不好的作用,至今仍仇视法轮功,我怎么能推荐迫害过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当领导呢!而且这是无记名投票,我推荐谁无人知晓,于是我在推荐票上写上了另两名工作比较突出、与我关系不错的人员。

没想到,单位的一名领导收推荐票时异常的将每个人的票敞开挨个过目,当收我的票时感到很意外,斜视了我几眼才离开,致使在第三天填征求票时派专人盯着我。自那以后,我的心无法平静下来,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使自己的环境变的紧张,局面变的尴尬。担心领导把我当另类看待,认为我是一个格格不入的人而找我谈话;更担心当事人知道后认为我在关键时刻给他下绊子,更加误解和仇视法轮功,从而毁了众生。这样填选票究竟是对是错,我一时难下定论,并陷于事情本身的对或错中理智不起来,心中忐忑不安和自责。

这时,师父的几段讲法闪现在我脑海中:“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问题,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因为你是个修炼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变过的,你的修炼之路是从新安排的,所以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大法修炼、正法与你们证实法中,哪有偶然的事情啊。”(《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以前我都是按照领导指定人选写票,恰恰今回不是;以前收票叠着不看收回,恰恰今回挨个敞开看票。这能是偶然的吗?师父不正是利用这样尴尬的局面触动我的人心,把人心暴露出来吗?师父在《精進要旨》〈挖根〉中说:“在你们的修炼中,我会用一切办法暴露出你们所有的心,从根子上挖掉它。”我跳出这件事情本身对和错,仔细查一查我自己在整个过程中暴露出了哪些人心:

第一暴露出一颗虚伪心。表面上对人很客气、很友好、毕恭毕敬,却喜欢背后谈论别人是非功过,喜欢私下对人评头论足,甚至说别人的坏话。表里不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即使一个常人也是一个狡猾、奸诈的“伪君子”。作为修炼人怎么还隐藏这样一颗充斥着党文化的肮脏的心,我有些愕然。

第二报复心。我从小报复心就表现的比较强,学大法后此心淡了许多。此次填推荐票还是表现出了报复心的影子,只是以“他迫害过大法弟子”为借口掩盖了此心。

第三自我保护心。担心领导把我当另类看待,失去表面和气的局面,给自己在名誉上带来损失;给同事、家人讲真相迟迟不能打开局面,也正是怕伤和气的自我保护心在障碍着。为了与同事关系处理的溶洽、维护表面和气,甚至于和他们一起玩过带有赌博性质的扑克、麻将,还自我安慰这仅是一种娱乐而不是真正的赌博。把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用在了处理与常人的关系上,而不是用在学法和救度众生上,让旧势力钻了我求安逸、自我保护心的空子,完全掉進了旧势力给我设下的陷阱。

第四嫉妒心。自己也是年轻人,曾经也是满腔热血、雄心勃勃,自己却没有提拔的机会,心生嫉妒。忘记了师父讲的人各有命的法理。

第五执著政治心。希望与自己关系好的人成为领导,希望自己的亲戚官升一级,希望迫害过法轮功的恶徒早些下台。这些“希望”实质就是执著常人肮脏的政治、政权的心。

我真心感谢师父巧妙利用这样一件事情让我找到了这么多的执著心,给了我这样一个提高的机会。我修的的确很差,但我还是想借此机会诚恳提醒大家:遇到任何事,只要触动了自己的心都要向内找一找,找到具体触动的是哪一颗人心,从而去掉它。

在日常生活中,尤其在中国大陆受邪党文化较深的工作环境里,有些工作确实很难把握该不该做,或者做了也把握不准是对是错。我们的修炼形式就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在邪党没灭亡之前,完全摆脱邪党文化去生活、去工作、去思维非常的难。如何把握呢?我们按照“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致美中法会》)去做,按照如何有利于众生明真相、得救度去做,可能就好把握一些。

个人之见,若有不符合法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