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想听好话的心 救度更多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修炼几年来我在证实法的路上有很多体会,在此和大家交流一下神韵推票和给大纪元拉广告的体会。

一、在推神韵演出票中去人心

这几年,我所在的城市都没有神韵演出,我就介绍当地的中国人去其它城市看神韵。从我手中购票的人中,有看了神韵得法的,有学功的,还有在观看演出中去掉了头疼的毛病的。其中有一家人买了十张一等票,他们之中的一对夫妇演出后还和我保持联系,也来过我家,每次见面时,那位太太都嘱托我代她们向师父问好,感谢师父。她还告诉我,她现在每天都观看新唐人的节目,更加了解了邪党的罪恶。看到了这些,我心里非常高兴。

今年神韵艺术团到德国演出时,外地同修打电话来说我卖票卖的好,有经验,希望我到他们那里帮忙推票,在赞扬声中,我的心开始失去了平衡。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个人英雄主义的心都不知不觉的出来了。没有记住师父的话:“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这样我去了德国第一个演神韵的城市推票,之后我又乘坐同修的车共四个同修一起去第二个城市支援,在路上出了车祸,四人中两人受伤,我就是其中一个,右腿膝盖被车门挤伤了。几经周折,好不容易到达了第二个城市。晚上大家在一起交流时,协调人开口就问,你们几个人讲一讲为什么来的路上出车祸了?我原本以为自己受了伤还坚持来参与证实法项目,应该能感动当地同修,还能听到几句赞扬,但没想到有的同修说这是来夺命的,有的说是心性出问题了。面对同修的种种说法,我心里感觉很委曲,觉得自己都受伤了,也没得到安慰,我没意识到这是邪党文化,就喜欢听好听的。

散会后我腿更痛了,根本走不了路。夜里只能坐着不能躺下睡,三件事也做不了。这时我心里又怨起同时受伤的另外那位同修,认为他业力大,邪恶是对他来的,是他在车里才出的事,他本人也向内找,说他自己有骄傲自满的心。我就更怨他了,看他横竖不顺眼,总和他产生矛盾。

当时和我住在一个店里的一位同修自己身体也不好,但还给我买饭,倒水。又搀扶我到门口去发报纸,我也慢慢坚强起来了,忍着痛去后台帮忙。演出中场休息时出现了奇迹,我的腿不疼了,敢落地走路了,当时我感动的泪流满面。

又连续去了第三个城市帮忙。神韵演出结束我回到家,常人的念头又冒出来了,觉的受伤后没睡好,没吃好,现在到家了可放松了,得好好休息。结果有一段时间从头疼到脚,连喘气都痛,躺下就起不来。学法少了,正念不按时发,炼功经常不打坐,想等到腿好了再打坐。这时我看到师父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再有一个目地就是他本人。出现病业的本人修的怎么样?他能不能够在这样状态下正念那么强的走过来?真正把自己当神一样,根本就什么都不在意?我今天看明慧网报道,有个学员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给对接就打上石膏。这学员想都没想自己会残废,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学法,正念很足,能够坐起来一点的时候就炼功。医生告诉她粉碎性骨折都没对就给打上石膏了,这都是那些个监狱的医院干的,她不管那个,我要盘腿炼功,疼的不行还坚持,后来盘腿也不疼了,结果好了,现在又蹦又跳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样。(鼓掌)你们谁能够这样,旧势力就绝对不敢动他。谁能够这样,谁就能在过关中走过来。什么叫正念哪?这就是正念。”

对着师父这篇法,我痛哭流涕,修炼是严肃的,不能拿修炼当儿戏,不能把师父的慈悲当儿戏。人心是危险的,只要你有漏,邪恶就会钻空子。我明白了环境宽松更不能起安逸心,不能消退精進的意志。

我也开始向内找,我悟到,看到别人的缺点其实就是在看镜子,照到自己的很多执著心,比如对同修的怨恨心,个人英雄主义,把同修的不足之处看得太重,因此对同修没有耐心,还有懒惰心,不为别人着想的心等等,我自己都有,但是看到别人有这些心的时候,却不知道看看为什么让自己看到了,反而埋怨同修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执著。

二.拉大纪元广告的体会

我以前在中国,工作多数和销售有关,我天生开朗,直爽,活泼,真诚,客户都喜欢和我合作,因为销售做得好,还曾经从销售员一直做到了副总经理。我的这些经历都是为现在做证实法打的基础。

但是当我在二零零七年开始给大纪元拉广告时,我还是有点打怵,因为一部份不明真相的中国人排斥大纪元,而我因为德语不好,只能拉中国人的广告,我就想,管他做还是不做广告,我就先介绍报纸,讲真相,即使他不做也能明白一些真相。我开始是一家家登门拜访,不打电话不预约,有的中国客户听完真相后做了广告,也有的虽然没有做,但是在问了一些问题后做了三退。

但是一段时间后,我放松了拉广告,是因为心性上的问题。一次,我拉了一个四分之一版的广告,客户要求把设计的图换一下,我和协调人说了,协调人说:“我看挺好哇,是你要换还是客户要换?”我心里很不高兴,想,我们的宗旨是要满足客户要求,换一张是正常的,再说拉一个客户要跑几趟,容易吗?怎么就这么刁难我?虽然后来图片还是换了,但我心里对协调人有了间隔,就不积极做了。

不久前欧洲法会师父发来贺词,我感觉句句都是在说我,我太伤心了,我的那颗强调自我的心,不能让人说的心,愿意听好听的心都在阻碍我通过拉广告救度众生。救众生到底给谁做呢?我到底是在为谁修呢?我错过了我该救度的众生。学法少就找不到方向,就象在大海里东游一下西游一下,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彼岸啊?

二零零九年大纪元推出了两期圣诞专刊,时间很紧,协调人叫我们行动起来。我坐不住了,就象有人推我必须出去一样,师父也在鼓励我,我出去的第一天就谈成一个广告。我一共拉了十多个广告,每天都很晚才回家,因为要坐火车到别的城市拉广告。这次我接触的客户普遍都认同大纪元好、正。一次我在一家餐馆讲了两小时真相,正在休息的厨师也出来听,连午觉都不睡了,有一人还要学功。在拉广告中,有的中国人见我面就喊“法轮大法好”,还有叫我法轮大姐的。看到众生的变化,更激励我抓紧拉广告讲真相快救人,众生在等着我们去救他们啊。因为很多学员齐心协力的配合,比学比修,互相鼓励,我们这两次圣诞专刊非常成功。

师父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一定多学法,听师父的话,遇事无条件向内找,碰到不顺心的事向内修。这样广告才会上来更多,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众生在等我们去救他们。让我们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九年德国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