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走过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修炼以前我口吃的非常厉害,以至于畏惧打电话,也不敢接电话,不敢留言,更不敢在别人面前说话。我想去西藏或是跟澳大利亚的土著人一起去寻根访祖,这样就再也没有人笑话我了,我也不用害怕跟人讲话了。当我第一次接触法轮功时,我觉得非常好,因为我明白了,我不应该再逃避困难和挑战,而是应该迎接挑战,把这当作自我成长和提高心性的机会。

我开始炼法轮功的时候正好刚上大学不久。我当时和另外一位同修一起在几堂课上征集签名。开始我只是帮忙分发和回收签名表。但是后来阴差阳错的,我站在了坐得满满的教室前面,手里拿着征签名表,我什么都没有想,就流利的给学生们念请愿签名信上的内容并给同学们作必要的解释。当很多人签字后,我才明白师父让我做了一件我以前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我不停的打颤,两腿发软,……这是我的第一次突破。

过了几个月,太太和我计划去澳大利亚实习。临行前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对我说我为什么要去澳大利亚,他说:你去了以后口吃就好了,英语也学了。醒来之后我没再多想,渐渐的就把这个梦给忘了。

我在澳大利亚西部第一次接触到新唐人的节目。我在一个同修那里经常看这个台的节目,还有一位同修夫妻俩人经常给中文新闻作报道。我和我太太都觉得很有兴趣,也想帮忙一起做。

因为我们最终没能找到工作实习位置,所以我们在澳大利亚的八个月里几乎就是一直在做证实大法的项目。我那时要说很多话,英语水平也不断提高。虽然偶尔还有口吃出现,但频率已大大降低,而且英语发音也越来越标准。

回到德国后,我开始帮助一些项目的翻译,从英文翻译到德文。去澳大利亚之前,我还不太敢翻译这些东西,也不想把我的翻译在互联网上去公开发表,因为怕心,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在做什么,我觉得,他们可能会嘲笑我做的这些事,笑话我,甚至会看不起我。可是从澳大利亚回来后,我不光英语有了十足的长進,自信心也大大提高了。

几个月后,我太太听说新唐人电视台开始制作英语新闻了,就马上与台里联系,成了英语部的第一位实习生。这是二零零五年初的事。她打电话告诉我,那么少的人当时是在什么条件下完成的十五分钟新闻制作的。

快到三个月的时候我去纽约接她,在那里逗留了两周左右,并有幸同台里的员工住在一起,我也亲身经历了节目的制作过程。当我第一次编辑完成电视节目的时候,我在想,我终于找到了我最喜欢的大法工作,而且也不用多说话了。

在纽约的最后几天里我见到一位德国的大法同修。他对我说:“你回德国后也建个演播室制作节目吧”。我当时吃了一惊。我刚认为找到了一份不用跟很多人直接说话,自己又觉得很舒服,并且同时又可以一下子让很多人看到工作成果的工作。而恰恰在这个时候,要我来组建一个演播室?那不是又要和很多人说话了吗?

回到德国后我听说新唐人中文组正在柏林筹建演播室,这才松了口气。这下我又有理由可以不用亲自动手了。我总是在说“我”“我”的,因为我一直觉得我其实是应该负起这个责任的。可是我却一直怀有怕心,不愿承担义务也不敢承担责任。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和太太既没有摄像机拍摄新闻,将英语新闻和其它节目在德国编辑的条件也不成熟。直到二零零八年我们才购置了摄像机,制作英语新闻,真正开始走上了正轨。在此之前我们也参与了神韵和其它项目的报道工作。今年我们又置备了灯光设备并已投入使用。

如今,英语新闻部已经发展成了多语种部,我们也组建了德语新闻组。现在我在欧洲层面协调各语种的新唐人的工作,用英语同其它国家的同修進行合作、交流、协调、并作出决定。这其实比单纯建立一个演播室的工作量要大得多。不过,现如今我更相信大法,也越发有自信心了,也更敢于承担更大和更多的责任。

现在当我太太和我在碰上用人问题、员工培训、筹集款项购置设备、或是同常人谈论新闻、节目等问题或通过这些接触使自己变得越来越专业时,我已经完全没有我刚才说过的怕心了。我的口吃的毛病也已基本解决了,害怕和口吃已经无法影响我的思想和行为了。我现在再建立演播室,已不会受畏惧和执著的支配了。

我几周前才悟到的,我这几年走过的路被师父安排得非常有序。师父很早以前就说过了:“要珍惜,一定要珍惜你们走过的路。只有珍惜自己走过的这些路,大家才能走好以后的路。剩下的路不长了,把它走的更好、做的更正吧。”(《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复活节纽约法会讲法〉)

以前好长时间,我对这个法理的理解一直很肤浅,现在已是大不一样了。我变得越发相信师父对我的引导了,越来越相信,当我应该承担某种义务的时候,师父会让我做准备。师父一步一步的教会了我所有应该掌握的东西:我有口吃而且还心怀恐惧,那么师父引领我到一个陌生的国家去掉这些问题。我本应筹建演播室,却害怕承担责任,于是师父又安排了我的路,让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分台。

几年前,如果有谁说我将参与组建新唐人德语部,或是负责欧洲新唐人的协调工作,我会认为他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我现在还并不能真正溶入我扮演的角色和所作的工作,学员到我这里,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希望我能决定某些事情,而我更愿意我们的位置换一下,让别人来通知我他们的决定。我还是更愿意做幕后工作,但是我已经不再畏惧承接任何的工作了。

通过在新唐人的工作,虽然我们没有直接看到我们的工作成果,但是我已经认识到了,我们肩负着什么样的巨大责任。我们努力让新唐人象常人企业一样运行, 我们想要越来越专业化,我们想在社会上立足。做视频编辑或其它工作时,我们总是马不停蹄、夜以继日的工作以确保按时交活。我们每天只看到眼前的计算机,然而我们的出发点却是为了救度众生。有的时候我们因为太专注于想把工作做好而忘掉了这个宗旨。我们来到这里,来到这个法会,为的是从新认识我们为何而来:修炼并拯救众生。

在这里我想引用师父的一段话结束我的发言,就是这段话帮我解开了心中的迷惑。“修炼嘛,就是这样,那一关设的小,你就只能走一小步,那一关设的大,你就是一个跳跃。”(《曼哈顿讲法 》)

(二零零九年德国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