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中国人讲真相和在天国乐团中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我们经常在我所在的城市搞信息日,特别是在有中国大陆来的中国人时,比如说有展会时。一次我遇到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他在几米外慢慢向我们的信息桌走近。我小心翼翼的开始和他谈话。我首先问他,哪种语言对他来说更容易明白,德文还是英文。我们决定用英文交谈。接下来,我尽量找机会消除他头脑中对法轮功的误解与成见。 渐渐的他问到了,到底什么是法轮功?中共为什么要在大陆甚至全世界范围打压法轮功?最后这位中国学生说:“我还从未和法轮功的修炼人这么融洽的交谈过呢。交流真的很重要。可为什么这样的交流很少呢?”他拿了所有中文的真相资料,并很感谢我。

另一次在信息日,我遇到一个中国大陆来的团。他们是来德国参展的,最后一天购物。其中一位引起了我的注意,他看起来有点紧张。我试着和他交谈,并塞给他一份传单。在短暂谈话的最后,他又把传单还给了我,并很快离开了。过了一刻钟他和整个团再一次出现。但是我们没能再交谈。

我与大陆来参展的代表团相遇的事还没完。第二天是四月二十五日,我和一位同修一起去柏林,参加纪念“四·二五”中南海事件十周年的活动。我们在火车站逗留了一会儿,把箱子寄存在那里。就在这时,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昨天遇到的那个中国人和他太太正推着箱子穿过人群朝我这个方向走来。他看到我,叫道:“你怎么在这里?” 现在我有机会和他讲真相了。今天他的态度开放许多,当他和他太太热情的与我握手告别时,我请求他们,把这次特殊的偶遇跟他们在大陆的亲戚朋友们讲。他们答应了。在这几年发生了很多次类似的事件。只要我们能保持正念,师父会为我们安排好一切。

另一种证实法的形式还有我们欧洲天国乐团的演出。我从乐团组建开始就是其中一员。我们常在大城市的街道行進几个小时,我们带给人们的是天国的音乐。我们希望,法轮大法的美好能以这种方式传播给各方。有时一直保持正念很难,尤其在只睡了短短几个小时就要早起,草草吃过早饭后就得穿上演出时的唐装。

有时我们一天有两场游行演出。在这两场游行中间有时我们有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饭菜由当地的同修送来,我们就站着在广场的边上吃饭。有时下着雨,我们继续行進,演奏。比如在波兰首都华沙,我们在那里演出,衣服都湿透了。一天结束后,我们一起学法,交流。我们说九种不同的语言,但这并不能阻挡我们形成一个整体。

师父知道我们在修炼的路上要克服什么样的困难。比如我在天国乐团的修炼中学会了放下自我。因为我们演奏音乐的质量还不够好,我们就开始建立地区性的小组练习。当我被邀请到地区练习小组时,我的第一念不很正。我想:“我在上学时就练了很多乐器。学过小提琴,从而练就了很好的听力,并且我还在学校的管弦乐团里演奏过。我能在天国乐团的练习组里再学什么呢?我会有收获吗?我宁愿一个人在家里练习。”

当我把这个念头同一位我信任的中国同修讲了之后,他很友善的对我说:“你要不来,其他人会很失望。你乐理掌握的好,你可以帮助别人呀!”这时我才明白,如果我能够把自私修去,我还可以带动其他人往前走。自那以后,我们多次在星期六一起练习演奏。基于以前的音乐训练,我在音调和音律的把握上很好,所以现在我才能够带领我们地区性的小组练习演奏。

感谢师父,给我创造了这样一个好的修炼环境,使我能够归正念头。在同修的帮助后,我能够正行并成为大法中的一粒子。为此,我也感谢所有同修对我的帮助。

(二零零九年德国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