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写作向内修 清除党文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去年在大纪元网页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后,报社主编打电话来,让多写评论稿。后来文章写多了,听到夸奖时,心里就美滋滋的;别人指出问题时,就不太高兴。有时嘴上不说,心里总在反驳。

有一次写文章,一开始感到无从下手,写不出来,但是后来写出来的文章反响还不错。一位同修对我说:“我在网上看到了你的文章。还记得你那时写不出来的情景吗?我一看到这篇文章就感到,那哪儿是你写,分明是神在写。”她的话就象当头给的一棒,让我从自我陶醉中清醒了。我们在证实法中做的哪一件事情不是师父和正神在帮忙?哪一件事情是靠自己的力量完成的?

虽然法理上明白,可要真正做到完全去掉这份执着,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大纪元评论组负责人出于全局的考量,建议我换个笔名。我心里不乐意,觉得这个笔名苦心经营了好几年,有些读者群了,扔掉了从头再来,何时才有人看啊。但是明白负责人让换笔名有道理,也就无可奈何的想,多写些,以后知名度还是可以打开,于是开始努力耕耘。还将笔名告诉好几个同修,希望他们能来看我的文章。直到一位同修写来如下的话:“你那些文章马马虎虎,我看你还是多在救人上下下功夫。”实际上,师父不断借着同修的嘴点醒我,可自己就是不悟。

后来,自认为很得意的两篇稿件相继被评论组负责人否定了,因为没有站在救度大陆众生的角度上思考问题。但是我自己没有悟到这个问题。负责人大概是忍无可忍了,就直接了当的提出来了。他认为我缺乏慈悲心,而且不是一般的少,是太少了,一点都没有救人的心。还说这要是让常人知道是学员写的文章,会怎么想法轮功?这一棒子打的我心里非常难过,感到面子上过不去。但问题出在哪里,依然有些茫然。同时也觉得文章没有那么糟糕。

看我不悟,师父就从多方点化我。我把文章修改后还是被发表了,同时发表的还有一篇转自明慧网的文章,和我评论的事情一样,排放在一起。看完同修写的,终于明白了,差距实在太大了。正如负责人指出的那样,我的文章中救人的心太少了。而同修那颗纯净的心,就象一面镜子,反射出我不纯净的心。

在我正在心里难受的时候,一位同修打电话来,因为《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的一个字曾经改动过,她不确定,所以想让我帮她查一下书,我查看了一下,发现那正是说给我听的:

“弟子:能告诉我们虚荣心的根源是什么吗?

“师:情。你喜欢别人说你好,你喜欢别人表扬你、夸你,你喜欢别人尊敬你,任何有损于你形像的事情你都怕,产生了这种心理状态,就是虚荣心,执著嘛。人爱面子的心哪,也是很强的。其实放下心来,别带有那么多的包袱,修的会更快。”

师父这段讲法,帮我拨开了困惑。带着这么多虚荣心、重名利的情,这么沉重的包袱,文章中自然会呈现出来,别人就能觉察,这怎么能够救人呢。想通了这一点,心里轻松了不少,好象很多的物质师父帮着去掉了。我觉得非常感激负责人的直言,帮我挖出内心深处的执着并除掉它,纯净自己的出发点,使写出的文章能更好的救人。

清除党文化的影响

做事情不考虑别人,是我修炼中的又一大障碍。儿子说过:“妈妈,你买菜总买你自己喜欢吃的。”有同修提过:“你身上的党文化很重。”可我当时并不认同。

一次媒体在美国开会,当时房间里堆着很多桌椅,同修们把椅子挪开了,但桌子太重,有人就说,这里都是女生,没人抬桌子。因为我力气比较大,所以一上来就同时挪开了两张桌子,嘴里还说:“这有什么难的,挪开不就得了吗!”

后来有同修指出,事情对我容易,对别人可能就不容易,还说我没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话里有刺激人的因素。虽然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但没意识到这是党文化的表现。同样的道理,在看到同修有执着心放不下的时候,我往往也会用这种看似轻描淡写的语气指出同修的不足,好象在埋怨同修:“这么简单的事情,你怎么就不明白?”或者使用一种直接指责的方式说话,对方往往很难接受,而我又不理解为什么别人不接受。

后来一篇文章被负责人指出不足,因为内容涉及到党文化,我查找了《解体党文化》上相关的段落,其结果让人大吃一惊。党文化用一种非正常思维来解决事情,不提倡对个体的尊重。体现在言语上就是带有斗的意识,语气带有质问、反问和挑衅的意味,说出的话刺人。不讲道理,无理辩三分,得理不饶人。一个调查结果表明,假如在一个很热的房间里开会,大部份台湾人会选择说:“我想开一会儿窗户,大家不介意吧?”而大部份大陆人则选择说:“这么热,怎么不开窗户?!”

我发现我的思维逻辑符合后一种,包括上面提到挪桌子、写作中不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以及询问别人的时候,经常用这种指责的方式。

更快的放下自我

当心性提高了一点儿,自己还在高兴时,新的问题又来了。负责人又提出更高的要求。当时感到又有些受不了了,就回说需要一些时间调整,实际上是有一定气恼的成份在内,谁知这次他马上就答应了,同时减少了我的工作量,这反而让我感到沮丧。

之后又看了一遍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感到每看一句,就象重锤砸在头上一样。我不想着如何做好证实法的事情,还和别人赌气,这是在跟谁斗气呀?回想起这些年没做好的地方太多,唯有修好自己才能救人。如果心性还停留在原处,文章就不能达到救人的目地。

虽然不知在今后写作中还会遇到什么难关,但通过这段时间向内修,感到一些多年没有看到的执著看到了,并且去掉了很多。感谢师尊给予这样的机会,能够在参与写作项目的同时,发现不足,净化自己,使文章能救度更多的人。以上是近期来修炼的一些体会,不足之处还望慈悲指正。

(二零零九年德国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