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河南周口沙南国保大队长高峰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八日】(明慧通讯员河南报道)二零零七年以来,河南沙南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陡然增加。在短短三年里,有三十多位修心向善的好人被绑架,其中十五人被非法批捕,任学英、何金亮、王爱芝、王天玉、李方贵、胡新政、李妍慧、程金敬、顾学敏等九人被非法判刑,田素华、梁梅、刘素琴、许美荣等四人至今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面临非法审判。

周口邪党对沙南大法弟子的迫害升级,黑后台为周口新任邪党头目毛超峰,而最主要的凶犯、马前卒,就是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高峰。每次对大法弟子的入室抢劫、绑架,几乎都是他亲自带领一帮警匪做案;对每一个大法弟子的非法关押、批捕,都是他操作构陷罪名,捏造黑材料,怎么能达到判刑的目的,就怎么整材料。在此过程中,高峰还要厚颜无耻的敲诈大法弟子的家人,趁机捞取钱财。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以来,高峰就死心塌地的充当恶党爪牙,气焰嚣张,手段残忍狡诈,所干坏事罄竹难书。高峰集贪婪、狡诈、阴毒、残忍、虚伪、无耻于一身,同行背地里称他 “鬼精”、“笑面虎”。下面列举的是高峰迫害大法以来的部份丑恶言行。

一、贪婪无度

高峰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创造所谓“政绩”往上爬,一个是捞钱。在迫害之初,高峰是原周口市(现川汇区)公安局政保大队一个副队长,当时还有两个副队长,一个叫黄金启,一个叫李玉政,三个家伙一个比一个贪婪无耻,争着抢劫、抓人,谁抓住的人,谁可以肆意、无耻敲诈,借机发黑财。如哪个家人送钱不及时、数额小,就用各种卑鄙毒辣手段百般摧残大法弟子,逼着家人速速多多的送钱。三人中又以高峰为最黑最狡诈。

高峰捞钱有“三部曲”:一是开门收礼,大法弟子被他绑架之后,家人买贵重礼品或带现金到高峰家通融,他一概“笑纳”。二是非法罚款,一罚就是几千元,直接交到他手里,从不开收条。至于他交给单位多少,他自己当家。三是对家庭条件较好的大法弟子反复敲诈。礼也接了,款也罚了,临放人的时候还要再勒索一把:再给我拿多少多少。

一九九九年,高峰闯入大法弟子赵丙奎家,强行把他们老俩口绑架到政保大队一天一夜,恐吓、威逼说出谁在他家开会,赵丙奎没有配合,就勒索他老伴三千元钱,交了二千元后叫回家了;把赵丙奎关押进看守所,又勒索了二千元。

大法弟子何金亮家的房子不错,还有一个宽绰的独院。高峰扬言:“别看老何的房子那么好,将来说不定是谁的呢。”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高峰带领七、八个恶警到何金亮家抄家,七手八脚一阵折腾,何的妻子王爱芝到院外大喊:“公安私闯民宅,迫害好人,大家都来评评理!”众恶徒做贼心虚,赶快溜走。高峰迫害何金亮之心不死,于二零零九年元月四号,再次带人闯入其家,将何金亮、王爱芝夫妇同时绑架,投进监狱,又构陷罪名将二人报捕判刑。

奥运前夕,高峰带领一帮恶警闯到中石化周口分公司退休汽车司机、六旬老汉江有财家中非法抄家,把他劫持到国保大队非法审讯,敲诈数千元现金后才放人回家。

当天,高峰又带人绑架了在工农路开理发店的法轮功学员吴金山。其实抓人毫无理由,高峰却装模作样的非法审问一番。吴的家人心急如焚,明知金山什么错也没有,也得忍气吞声的送钱救人。

从二零零七年到现在的三年时间里,高峰绑架了三十多人,大法弟子的家人救人心切,多数都不得不忍受其无耻敲诈,向其送钱送物,少者数千元,多者万元以上。特别是零八年元月和零九年元月份,高峰在几天之内,分别绑架大法弟子六人以上,捞了大笔钱财。就是这样,一些家人送来重礼的大法弟子仍然被非法判刑,高峰就是如此心黑手毒。

二、阴毒狡诈

1、对劳动模范、古稀女大法弟子顾学敏的迫害

年届古稀的女大法弟子顾学敏,退休前曾在周口地区教育局、政法委、外贸局粮油公司就职,工作特别能干,是个几十年不变的老模范。一九九六年,她在受顽疾折磨生不如死的绝境下,走上了修炼之路。炼功时间不长,各种顽疾不药而愈。在大法遭非法打压以后,顾不放弃崇高信仰,并向民众讲真相,揭穿邪党诬陷大法的种种谎言。

二零零五年十月,顾学敏被以高峰为首的沙南分局国保恶警劫持,投入看守所关押,并构陷罪名上报批捕。经办法官考虑到顾学敏的丈夫老赵身患重病,生活不能自理,其儿子患精神障碍症,二十多岁了尚未成家,生活上也离不开妈妈的照顾,所以,最后判决结果是“判三缓四”,顾学敏走出了监狱大门。

时隔不长,恶警高峰在大街上看到了顾学敏的身影,大为恼火,说:“跟了这么长时间,费了那么大劲,好不容易把顾学敏抓住了,法院竟然又把她放了”,遂向局长赵建设、和市、区“六一零”诬告,向省有关特务机构诬告。导致顾学敏被重新抓捕,投进新乡女子监狱迫害。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其丈夫老赵被送到福利院一段时间,因病情加重,送进医院长年住院,身子、手脚不会动,不会说话,不认识人,成了个植物人。

2、对法轮功学员毛启和其丈夫的迫害

迫害之初,川汇区南郊乡法轮功女学员毛启被长期非法关押,其丈夫在周口市交通局上班。二零零二年的一天,高峰给毛启的丈夫打电话让他到政保大队去一下,说:毛启关押的时间已经很长了,你来政保大队一趟,咱商量商量想法劝劝毛启,争取尽快放人。毛启的丈夫一到政保大队,高峰的鬼脸就变了,说:“听说你不是也炼法轮功吗?先搜搜家再说。”就劫持着毛启的丈夫到他的办公室及家中进行 “搜查”。最后把毛启的丈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才无罪释放。

3、对法轮功学员、周口体校优秀教师任学英的迫害

高峰曾在周口体校上学,任学英是他的老师。任学英担语文课,年年被评为优秀教师。大法遭无端打压以后,任学英依法赴京上访,遭恶警劫持。那时,高峰还是个副队长,对任学英似乎很客气,一句一个“任老师”,叫的挺热情。

二零零七年九月,高峰带领一帮恶警恶人闯进任学英家中疯狂抢劫,声称是邪党头目毛超峰亲自指派他干的,抢劫一番后,将任学英绑架,然后整她的黑材料,很快报批捕。优秀教师任学英遭自己的学生迫害,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今还在新乡女子监狱遭受煎熬。

零九年元月高峰带一群警匪五天之内绑架了六个大法弟子,声称:“我是带着省里提供的名单来的”。高峰就是这样一个狡诈阴毒的家伙,他常常是把好人送进监狱,又把罪名栽到别人头上。

三、嚣张残忍

大法遭打压以后,高峰如邪魔附体,气焰十分嚣张,自以为大法弟子的生杀大权都在他手心里捏着,迫害时语言肆无忌惮,兴起恶事来手段残忍。

高峰曾多次在把被他绑架的大法弟子投进监狱时咆哮:“你知道这是哪里吗?这里就是人间地狱。我叫你死你死,我叫你活你活!”

迫害之初,高峰毒打大法弟子是家常便饭。打人时多采取劈脸扇耳光,一巴掌下来五个指印。一次,他和大法学员李思英(水利设计院退休女工程师)谈话,笑着说:“李工啊,我是很尊敬你们这些知识份子的。我抓你这是奉差办事,到社会上咱们就是朋友。”说话间,高峰看到李思英坐在那里盘着腿,登时如恶狼一般狂嗥:“李思英,你给我把腿拿下来,撅那去。”说着照左脸就是狠狠一巴掌。几年以后,零八年元月,高峰带领一帮恶警又把李思英绑架,投进项城看守所关押两个月,繁重的劳役,致使古稀老人李思英腰背佝偻、剧痛,至今仍未痊愈。

残疾人是弱势群体,在社会上是应该受到照顾与呵护的,而高峰迫害起残疾人来却毫不手软。

法轮功女学员田素华,现年四十四岁,项城市城郊乡文楼村人。修炼前,她的人生之路十分坎坷,对人生心灰意冷。与大法结缘以后,她的生活才有了温暖的阳光。中共开始残酷镇压大法,田素华凭着做人的良知,她毅然走出来揭露谎言,为大法和师父伸冤。然而,中共恶党肆意践踏法律,对敢于为大法鸣不平者,统统以大牢伺候。田素华屡遭迫害,在项城看守所膝盖骨被折磨致残,双腿从此无法行走,两眼几近失明。因其仍不向邪恶妥协,又被劫持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期满出来后,别的活干不了,靠开三轮运送旅客谋生。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夕,田素华又被高峰、侯红旗等一伙国保大队警匪绑架关押,又被非法批捕、审判。目前,田素华仍被关押在项城看守所,度日如年。

病退多年的大法弟子程金敬,男,约六十岁,大专毕业,原籍项城,曾任原周口地区技术监督局科长。修炼大法前,程金敬不幸遭遇过一场严重车祸,在车祸中,他的一侧身体从头到脚全部受伤,抢救时开的刀口竟达几十个,伤势最重的是大腿部,粉碎性骨折。经过抢救,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一只腿从此残疾。尤其逢寒冬季节和阴雨天气,创伤处的反应更是让他痛苦不堪。无法上班,他四十来岁就病退在家。一九九六年春,程金敬开始学炼法轮功,炼功不久,身体状况迅速好转,走路虽然还是跛腿,但是撞伤部位基本不疼了,恶劣天气时不难受了,性格也变的开朗了,因此,程金敬对大法无限敬佩和感恩。

在中共疯狂迫害大法的九年腥风血雨中,程金敬因秉持正义,维护真理,先后三次被恶人绑架。

二零零九年元月九日上午九点左右,程金敬刚出家门不远,十来个受高峰指使的恶人恶警将他劫持,关入周口看守所迫害。 程金敬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旧疾发作,疼痛难忍,站不起来,不能行走,发展下去,会导伤腿彻底瘫痪。家属万分焦急,强烈要求保外就医,主管迫害的“六一零”官员和高峰拒不表态放人,不仅不放人,又将程金敬非法判刑三年,送往郑州新密监狱。

四、泯灭良知

高峰为了自己官运、财运亨通,追随中共邪党迫害好人,颠倒黑白,良知泯灭,心狠手毒。他的亲人知道了他的一些恶行后,好心劝他不要做的太过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没有犯法,不要随便抓人,他一概塞耳不闻。后来,他的行恶殃及其父,其父还不到七十岁,身体一向硬朗,突然病故,其姐又悲又怒,一气之下,与他断绝来往,骂他“不是人”。有一次,高峰的一个老友善意的劝他: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要手下留情,不要把事做绝了,那样对你不好。高峰冷笑一声,指着身后的白色墙壁说:“共产党说这墙是黑的,这墙就是黑的,共产党说这墙是白的,就是白的!”

周口市中医院大法弟子李妍慧,女,四十多岁,秀外慧中。在单位,她是个优秀的麻醉师,在家里是个贤妻良母。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一日,高峰等一帮恶警闯到她单位,将她绑架,而不明真相的单位领导带着恶警到她家洗劫,翻箱倒柜,乱扒乱扔,李妍慧年迈的老母亲被突如其来的一帮警匪吓得心脏病发作昏死过去。李妍慧的弟妹见婆母受到如此惊吓,制止警匪恶行,恶警竟然将她绑架,被勒索数千元后才放出。高峰把李妍慧投入监狱后,又捏造罪名将她上报批捕,最后被判刑四年。

郭凤勤,女,六十多岁,是个有名的贤惠媳妇,她与九十多岁的婆母相处四十多年来,没红过一次脸。婆媳俩因身体都患有难缠的疾病,于一九九六年双双修炼了法轮功,婆婆腹中几十年的硬块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困扰郭凤勤二十多年的肠结核也很快不治而愈。二零零八年元月十七日中午,在高峰操纵下,一帮恶警闯入郭凤勤家里抢劫,将其绑架到项城看守所迫害。郭凤勤九十高龄的婆母,眼睁睁看着这一帮流氓土匪带走了与自己朝夕相伴的儿媳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呆呆的流泪。

郭凤琴被绑架后,其家人找到高峰要人,高峰一方面施展骗术,说让单位出面担保一下,就可以放人,一方面抓紧整黑材料上报批捕。郭凤琴的家人赶快找单位领导,开始领导不同意出面,后来单位领导也说的差不多了,再见高峰,他说“晚了,材料已经报上去了。只要材料退回来,我就放人。”后来,黑材料被退回来了,高峰竟恼羞成怒,叫嚣:“我报的材料,从来没有退回来过,报一个批捕一个,这会给退回来了,我找局长去!”

高峰迫害大法弟子的时候,根本不管你有多善良,不管你的家人如何悲惨痛苦。他心里想到只是如何向邪党表功,如何趁机发财。六十多岁的川汇区西杨庄大法弟子李方贵被判五年重刑;开书店谋生的大法弟子胡新政被他绑架报批捕,判四年重刑;周口师院老年女学员李春梅被高峰带人绑架报批捕后,遭非法审判;周口市电业局老年女大法学员于秀英、樊秀英被高峰派人劫持,报批捕,遭非法审判;周口居民、老年法轮功学员刘素琴、许美荣被高峰带人绑架,正面临非法审判;周口市县乡公路管理局财务副科长梁梅零九年九月被高峰派人绑架,关进商水看守所,目前正面临非法审判。

高峰的贪婪残忍和践踏法律,给多少个家庭造成悲剧,有的家庭因此而破碎。高峰与魔鬼为伍,与善良为敌,为善良的人们所不齿,他不知道自己在拿自己宝贵的生命做赌注,在害人的同时,也在害自己,毁灭着自己的未来。我们为他感到十分痛心和悲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