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是超越中西医的真正科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

西医是西方现代实证科学的产物

西方医学起源于古希腊,它强调心与身、人体与自然的相互联系;它非常重视保持健康,关注的是病人而不是疾病。古希腊医学认为“机体的各个部份是相互联系的,身体中充满了各种液体。这些液体的平衡是机体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它们的平衡与否反映在气色、气质和性情上”。这与中国的中医学有很多相同之处。

人们目前所认识的西医是已经走上了和自己源头截然不同的道路的医学,将自己的发展建立在实证科学和实验的基础上。表现在治疗方法要经过实验确认,把人看作机械来治疗,把治病作为其目的。比如病人从挂号门诊开始,就要拍X光、照CT,做各种化学和生物检查,从数据判断病情,不按病人个体诊治,而按文献和教科书诊断归类,按已有的治疗方法一步步按程序标准化治疗,治病不治人。而其中的过程往往有电脑、生物学、物理、化学、材料、工程学等现代科学的参与。

建立在现代科学基础上的西医就有了其与生俱来的局限性:人有物质和精神两大方面,即身与心,现代科学只能研究看得见、摸得到的有形部份,对心理因素,生活方式,环境因素及社会状况等与健康密切相关的部份,现代医学的治疗手段在这些方面是非常薄弱的。

西医也认识到了微观的因素对宏观有制约力量,因此在西医的发展中,从人体、器官到细胞、基因、分子,最后到纳米技术,一直向微观发展,用微观的手段,如小分子化学合成、基因芯片诊断等来治疗宏观的疾病。而作为整体的人体却被忽略了,而且,随着西医向微观发展,科目越分越细,一个专科医生穷极一生也没办法掌握本专业的知识,更无法对整个人体和疾病有总体的认识。对一个人的整体健康,西医的手段已经有突出的局限性了;而对特定疾病,西医的毒副作用也是显著的,不管是外科手术还是内科的西药,对正常的组织细胞都有很大的杀伤作用,病大的时候,治疗本身都会造成很多病人难以承受的伤害,因此西医也把早期排查作为其最重要的环节之一,争取有病早治。

在西医的发展中,也认识到了越微观的粒子能量越大,如在肿瘤治疗中,利用高能量的光子、电子、质子等可以杀死肿瘤细胞,这些粒子看不见,摸不到,但是可以测定其能量,可以不动手术,不吃药,用高能量物质就让肿瘤消失,这从另一个方面证实了气功治病的科学性。气功师发功,发出高能量物质可以给人治病,西医目前也在用同样的办法,但是是借助外在的机器来治病。

中医是接近气功修炼的神传文化

扁鹊是西方移植界公认的最早开创换心术的先驱;华佗用麻沸散做全麻手术,领先西方一千多年;而且他们都医术极为精湛,精通各科的治疗方法,并且,扁鹊和华佗都具有透视人体的能力,被称为“神目”。如扁鹊给蔡桓公看病,可以透视其病灶位置,由此给后世留下“病入膏肓”的成语;而现代最先进的影像学技术──耗资巨大的正子电脑断层扫描才能达到类似的效果。

有这样的说法:“西医治表,中医治本。”中医是面对更微观空间的医学,如中医采用的经络系统是更微观的人体能量。而且中医不止了解身体,对心和神也有超过西医的认识,讲究“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喜伤心,悲伤肺,怒伤肝,思伤脾,恐伤肾”。

中医对人体的认识来自道家的小宇宙概念,讲究阴阳五行,天人合一,用药讲君臣佐使,其中包含了道家的修炼文化。孙思邈曾言:“良医治病,用药石疏导,救人时才用针剂;圣人用道德来调和,用政事来辅助。所以,故身体有可治愈之疾,天地有可消之灾。”

中国古代把医术又称为“岐黄之术”,岐黄是指岐伯与轩辕黄帝。岐伯是上古时代的医家,他曾隋广成子、赤松子、中南子等仙人学医,医术是来自神仙的教授。黄帝常与岐伯、雷公等人坐而论道,探讨医学问题,对疾病的病因、诊断以及治疗等原理设问作答,其中的很多内容都记载于《黄帝内经》这部医学著作中,使《黄帝内经》成为中医药学理论之源、最权威的中医经典著作。

中医的医道来自神传文化,大医学家不止是一个医生,还要具备由医入道的修为,经过修炼才能真正发挥中医的神奇。王勃在《黄帝八十一难经序》中透露了医道传承的道序:从岐伯→黄帝→历九师→伊尹→商汤→历六师→姜太公→文王→历九师→医和→历六师→扁鹊→历九师→华佗→历六师→黄公→曹元。被称为药王孙天医的孙思邈不但是中国古代著名的医生,亦是气功养生的实践家。孙思邈通晓养生之术,年过百岁而视听不衰。永淳元年,孙思邈逝去,举起他的尸体往棺材里装的时候,只剩下空空的衣服而已,他已尸解成仙而去,当时的人都惊叹不已。

古代中医有大成者,离不开气功和修炼。古代的大医学家通过修炼了解了人体和疾病的道理,可以为别人治病,也可以提升自己的健康,最后可以通过修炼达到贤人、圣人、至人,以至真人,通过修炼可以使人成为神。而今天的中医已经失去了古代中医道德和修炼的精华部份,其疗效当然就会有相应的变化。

法轮功是超越中西医的真正科学

一九九八年,为配合国家体委对各气功功派的调查和申报工作,在北京市,武汉市,大连地区,广东省及南昌、广西、安徽等其它地区,分别由当地医学界组织,对当地炼功点上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初步的医学调查,发现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8%以上。美国《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于一九九九年二月刊登了国家体委对于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和所带来的社会经济效益的高度评价。

调查中发现,在修炼前患病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一些是患有医学上认为的顽症、绝症或疑难病,他们有的被医院判了“死刑”,有的被权威专家下了“无法治愈”的定论;可是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他们却奇迹般地得到了康复,经医院复查,癌细胞消失,绝症杂症消失,恢复了健康。调查也发现,在现代医学认为是不治之症的癌症、自身免疫性疾病如红斑狼疮,神经系统疾病如帕金申氏病等等疾病患者,在修炼法轮功后,痊愈和基本康复率为66%,一些疑难杂症如全身水肿等的痊愈和基本康复率为58%。

人们往往有病先找西医,不见效再看中医,最后试着练气功。法轮功帮助众多中西医没有治愈的人达到祛病健身,海内外都有大量的例子。其效果本身就证实了法轮功超越中西医的神奇功效。

法轮大法基点是佛家修炼,修炼的是“真善忍”。不同人种、不同肤色、不同阶层、不分男女老幼、职业地位甚至有不同信仰的人均可修炼法轮大法。

西医对病理和病因的探究还局限在物质表层,而中医则更重病的起因,已涉及到更深层,更微观的道理,比西医更接近修炼。法轮大法为修炼者揭示的是更深层、更微观、更本质的原因。

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人们可以知道因果善恶,知道人有病的真正原因,也会知道做人和生命的真正意义所在,按照“真、善、忍”修炼,从做一个好人开始不断提高自己,病才能被根除,并且能无药而愈。比如中西医看病,都需要病人配合医生,按要求吃药打针才能见效,如果病人不符合医生的要求,再好的医生也束手无策。修炼当然也有修炼的要求,做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按法轮大法修炼的要求去做,自然就有各种祛病健身的奇迹,而没有真正修炼的人,自然也不会有相应的效果。

法轮大法可以说清中西医的本质和道理,能够治愈中西医无法解决的病症,大法的内涵远远超越中西医的境界,修炼者在修炼的过程中得到的远远超越一个健康的身体。法轮功学员中,有着众多的医生,也不乏在中西医都有建树的名医,从他们的体会中可以发现,法轮大法对于他们对中西医的理解都是有指导作用的,他们在行医的同时也是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他们从亲身体会中了解到,法轮功是超越中西医的真正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