险恶的借口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笔者有一个朋友是副厅级干部修炼法轮功,但是知道他炼法轮功的人极少。后来他被举报诬告,抄家时搜走了一些法轮功书籍。很快就被批捕了,但是给他家人的说辞是“贪污”。明明是冲着他修炼法轮功去抄的家,怎么反倒成了“贪污”?后经打听才弄明白,他这么高的官职,说因为炼法轮功被逮捕,造成的社会影响太大,就这么着给安了一个罪名。

还有一个明慧网报道的案例更特殊。西安科技大学前党委副书记、副院长杨恒青,也是一个副厅级干部,电气自动化学科教授。他本人清正廉洁、刚直正派,对学校发展有重要贡献、口碑很好,是该校建校五十多年来唯一被师生选为人民代表的校级领导。他在任校领导时开始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法轮功被迫害后,他于2000年向陕西省委写长信反映法轮功情况,被全省通报批判。当时就有人放出话来:“找个事把他收拾了!”

2002年,杨恒青一家三口被抓。他被非法判七年,后因健康状况恶化保外出狱。当时对他进行批捕的指示直接来自中共中央“610”负责人刘京。他虽说出来了,可是地方当局仍想按照上级要求再“找个事”“收拾”他。

那么中共是怎么找借口收拾他的呢?杨恒青的大儿子杨昭俊曾在西安科技大学校办企业机电厂处于严重亏损的时候出任该厂厂长。这个电机厂实行的是独立核算、自负盈亏、厂长个人总承包的管理模式。杨昭俊为扩大销售,于2004年组建了一个经省工商局合法注册的私营公司广圣公司,从事产品营销。当年即给机电厂挣得1174万元的销售收入,使厂子迅速扭亏为盈。为此,西安科技大学曾连续四年(2003、2004、2005、2006年)将他作为优秀处级干部予以表彰奖励。

广圣公司属私营公司,三年来从市场营销中积累了51万元的利润。这是公司的合法收入、私有财产,公司完全可以自主决定它的分配。然而,“找事”的来了,西安市检察院于2007年9月底硬说杨昭俊把广圣公司营利分给大家属集体贪污公款,并仓促立案、捕人、没收了广圣公司的全部资金近百万元。

既然是奉上级的指示明确“找事”,在案件的侦察和审理过程中就不可避免地采用了严重的威逼、作假、歪曲事实的违规办案行为。办案人员非常明确地利用杨恒青修炼法轮功的事威胁杨昭俊“认罪”,威胁证人更改“证词”,并威胁律师不得做无罪辩护,还威胁杨恒青不得为儿申冤。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8月以集体贪污罪名判处杨昭俊有期徒刑10年。

在这个案子中,检察院与法院联手陷害杨昭俊的目的,不仅是为了强抢他的资产,更是为了借此对其父杨恒青进行迫害。杨恒青年逾古稀,都退休这么多年了,在社会上的声望又那么高,找什么样的借口“收拾”他?就是要让他的儿子坐监牢,这就是对他最大的打击。明慧网有文章《从西安科大前副校长冤案看“六一零”的罪恶》明确指出,迫害杨恒青父子的正是这个邪恶的“六一零”;所使用的手法,就是中共惯用的“借口”。

其实,陕西“六一零”这样做是有一个大的前提的,那就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只要顺从了中共的迫害,所有的借口都变得合法。这继承的正是中共历来“政治问题非政治化解决,非政治问题政治化解决”的流氓迫害模式。

法轮功只是一个信仰问题,可是中共却把法轮功拉到政治里面来打,用政治的手段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展开毁灭性的打击,即所谓“非政治问题政治化解决”。当把法轮功作为政治问题进行打击时,中共又作了另一个邪恶的变换,那就是把“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也就是说,中共从政治的角度把法轮功当成政治问题,但是具体实施迫害时就用非政治的手段了。那么非政治化的手法是什么?那就是通过一切流氓手段拐弯抹角地对修炼法轮功的人士展开全面的打杀。

有了中共“政治”与“非政治”的流氓逻辑,中共党徒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时就可以肆意妄为了。中共这种玩政治的手段可不只是针对有影响的法轮功修炼者,其流毒遍布全国。我们看下面的例子。

应城市东马坊双环集团公司子弟学校高中地理教师陈青枝修炼法轮功,屡遭教育局长龙晖迫害。2007年8月,在龙晖的授意下,应城市教委组织了农村教师整合分流考试,即通过考试“择优”录取60%的农村高中教师到应城市城关去教高中,乡村高中一律撤销。奇怪的是,其他教师都是考自己所教的学科的试卷,而地理教师考的却是政史试卷。结果,参加考试的四个地理教师,只有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地理系、任教20年的高级地理教师陈青枝落选,而另外三个非地理专业甚至没有教过高三的教师却顺利过关。

当问及龙晖为什么地理教师不考相应的学科时,他的理由是:“工作需要”、“上级批准的”、“没有为什么”。教育局人事股股长左想海则透露:“游戏规则是我们事先规定好了的,是上级批准了的,考试、录取都是按规则进行的。”左想海在电话中对陈青枝说:“你想通了哪儿都可以去。”想通什么?就是指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

为什么要让地理老师考政史?那不很明显吗?就是为了剥夺陈青枝上课的权力。大家想想,地理是一门学科,和政史有什么牵连?但是,这个游戏规则是“上级”早就定好的。考政史,在试卷中问你对法轮功的问题你怎么答?按中共的要求答,你就得违背自己的信仰;按自己的真实认识答题,就甭想得分。不让陈青枝再上讲台找的借口可真够冠冕堂皇的。

那么,剥夺信仰法轮功的老师的授课权是政治问题还是非政治问题?地方官员怎么解释都可以:说你是政治问题,它明着用的是非政治化方式,就是一个很正常的考试。可是一个简单的考试却解决了它所认为的政治问题。说你是非政治问题吧,你当老师,又修炼法轮功,我也没有不准你考试呀,可是在试卷里它可以给你出政治问题,这就变成了用政治的手段进行处理了。这一切都是在暗中完成的,结果非常明确,就是为了不让陈青枝上课。

这样的借口老百姓能想象得到吗?其目的就是为了刷掉一些中共不喜欢的教师。而中共欣赏的教师,不管其水平与品德如何,只要听从中共,就可以受到重用。

十一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所使用的手法哪一样不是借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