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病业的一点切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日】最近有些老年同修过病业关,有的闯过来了,有的不能坚持炼功了,有的学法也是似学非学,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离世走了。在这里想交流一下认识,以及自己在个人修炼时期的经历。没有指责谁,也没有想抬高自己、证实自己,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首先,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的弟子,如果现在还有病业反映,其实根本不能叫作病业,而是旧势力在钻你的空子捣乱,也就是,那些低灵等烂东西聚集到自己身上造成的,必须正念坚定的彻底清除。至于为什么那些低灵烂鬼上身,那就要对照大法向内找自己了,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好、长期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找到了马上归正自己。

其次,在发正念清除的同时,及时向内找、有效的放下、清除自己不好的思想观念和行为,也能加快清除干扰。

当然,也有各种不同的情况。对我个人来说,主要靠坚定信师信法的正念、心在救人、心在为法着想、为别人着想。我的心性达到法对我的要求时,其它空间的干扰就清除了,这个空间的病业假相也就消失了。是师父给做的。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当时身体不好,血色素低,长期被药养着。我是得法立刻就受益了。我是比较“敏感”的那种人,第一次过病业关时,一位老年同修,也是带我走入修炼的人,对我说你是新進来的,我跟你说:我们修炼人身体难受,那不叫生病,那叫消业,因为你生生世世做了很多坏事、杀过生,给别人造成了很多痛苦。所以现在你要修炼了,你欠下的债你就得还。你能不能过好这关,这就是修炼。我回答她说:我能过去,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就听师父的安排,我多学法、多看录像、多听师父讲法录音,我有幸得法那就是跟师父有缘。

第一次过病业关是全身疼痛、发高烧、流鼻涕、不到一小时用完一包卫生纸。整整七天才挨过。到了第八天有的人看我就说,你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我说变老了?他说不是,好象年轻了,精神状况也变了。我说我是炼功人。他边走边说:“不可思议。”我也很高兴,同时更加坚定了修炼的信心。以后过病业关就一次比一次好过,两三天就过去了。

第二次大的病业关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那时的原因就已经是旧势力在干扰和迫害了。我白天还好好的,到了晚上十一点多钟,当时正在学法,突然一下眼睛就看不清字了,全身象是着了火一样难受。我想不能让我的家人发现我难受痛苦的样子,就让家人去睡了。当时我发正念痛得我都坐不住,头就象要爆炸一样,那种痛苦难以言表,从晚上到天亮一直疼痛难忍,当时我想我已经得了法了,我有师父管,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我就不停的背法,想到哪我就背到哪,不停的背。不知不觉到了上班时间了,我孩子说:妈妈你不上班吗?我说:要上。到了单位,有同事问说你生病了吗?看你好象很痛苦。我说:没事,就一点点不舒服,一会就好了。我心是想我不能给大法抹黑呀,我要一言一行都证实大法,一下子从脑子中反映出师父的讲法,我于是就说师父啊,我现在正在上班呢,请师父给弟子推轻点,我不能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下班后回家,该我还的债我还,我现在要证实大法。就这一念,病痛立即消失。真是当时就达到无病一身轻。

还有一次是我满口牙都松了,吃饭喝水都困难,我先生说: “看你这样子吃什么也吃不進去,我怕不病死都得饿死了。走,我带你去医院,牙科主任是我好朋友。”我就跟他到了医院,医生检查说牙龈发炎、萎缩,牙太稀了,说要拔掉三颗后再安五颗,选最好的,只收成本。我问要多少钱?他算了一下说:只要三千多块,还让我不能说给别人。当时我想:三千多块要救多少人呐,就说谢谢我不安,我有师父管,只有师父才能帮我医好(因给他讲过真相)。我先生眼睛瞪得大大的说:“回家你吃不下饭我就收拾你!”我说回家我一定能吃。当时就不痛了,直到现在。

去年二月份,我下半身很难受,又臭、又痒……。我想可能是我先生生活作风不检点给我带来的痛苦,我气的心里难以平静,就在打算等他回来收拾他。心里一直在盘算,想来想去我觉的这又不对头:我是修炼人怎么会有这么不好的念头?我就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心也平静了。想起一周前我女儿给我介绍了一个什么牌子的卫生巾,一下子我就迷上了,用了一下感觉不行,连着又换了几个其它的,心思全用在这上面了,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这样我把心放下后,不到一周全部恢复正常。

在今年五月份的一天,我给同修送真相币,回来路上想到一会还有事到另一同修家。因离车站不远,我乘车快到时,我感到身体有点不对,从未有过的难受。我想不能给同修带来麻烦,可却连下车的力气也没有了,我想:请师父帮助我,我不能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我、坚决不承认邪恶,只走师父安排的路,不是师父安排的都不要,谁安排的立即返还给谁。下车后我就坐下发正念,四十多分钟后我就想上卫生间,進去后我就吐了。大口大口连黄胆水都吐出来了,吐完后才发现是血块。经过这几次魔难时我首先都是喊师父,也都很顺利的就过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