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过病业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六日】一次我去外地出差办事,在回宾馆的车上我就犯了心脏病。回到宾馆后,我后背疼的躺下也不行,坐着也不行,站也站不起来,胃也疼的都想拿刀刨开,浑身大汗淋淋、冰冷冰冷,不断的排尿,只得靠一次一次的冲热水澡来升高体温。到后半夜开始呕吐,吐到最后连胆汁都吐完了,后背撕心裂肺的疼痛,而且还一阵阵的往下窜着剧痛。这一夜简直是度日如年、如坐针毡似的漫长,真正体验到了为什么有的人挺不过去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而选择了寻死上吊,那真是身处绝境时一了百了的最好解脱。

我想这是考验我真正信师信法和我对病业如何悟,能否按法的要求坚持到底的死关。这是旧势力和黑手烂鬼对我灭绝性的迫害,它们就是想通过这种形式让我失去肉身,让熟悉我的人和明白真相的人对大法产生怀疑,从而失去被大法救度的机会。因为师父讲过:“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狱名册中的名字我都给你们勾销、叫地狱除名,那里面没有你们的名。也就是说呢,你根本就不属于三界内的生命,你已经不属于常人了,所以正念强了你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我就靠发正念和听法来缓解剧痛,当疼痛逐渐由背部窜到腰部时,我只能侧身坐着,窜到腿部时,大腿根部痉挛式抽搐般的疼痛,我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喊出声来,疼的我一把一把出冷汗,“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依旧任凭千疼万痛屹然不动,等到第二天中午时,我已疲惫至极,不知不觉昏睡了过去,直到晚上醒来时,我顿时感到浑身轻松,能够平躺在床上和自由的翻身了,这是我从昨晚一直所奢望的结果。我终于又闯过了一道病业死关,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又一次经受了是否真正信师信法的考验。

常人在人世间是遵循着生老病死的旧法则一天一天的度过,而我们是在修炼中把这一生所要偿还的业力在短短的十几年中消掉,从而跳出三界,永保人身,走向圆满。“我经常讲一句话就是,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鼓掌)因为是你学了大法了才出现的。有些学员学大法之后碰到很多魔难,如果你不修炼,那些魔难就会使你走向毁灭。正因为修了大法,这些魔难提前来了虽然受到的压力很大,对心性的考验很难过,有时过的关也会很大,可是毕竟这些魔难都要过去,都要结账,都要买单。(众笑)这不是大好事吗?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现在正法到了最后阶段,也到了能否真正的信师信法的最后考验,无论旧势力是通过病业方式还是其它各种方式迫害,如果我们真正能够悟到师父上述所说话的内涵,就一定能够正念闯过种种魔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