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一出就劈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随着正法進程的急速推進,邪恶生命也无孔不入的加紧干扰、迫害,给修炼人制造魔难。最近我县一名女同修被病魔夺走了生命,同修们心里都很难过。就在她病逝的当天,我就出现了与她一样的状态,我感到情况的严重性,立即向内找,找明晰法理的同修切磋,结果正念一出,一念就劈山。这是我自二零零五年修炼以来感受明显的一次,体会到法的巨大威力,具体过程是这样的:

那天,我从去世同修家回来后,突然感到全身不舒服,一阵一阵发冷,一会背部不舒服,一会胸部难受,一会头脑里反映不要修炼了放弃吧,不然你就死了。虽然我心里明白这是干扰、是假相,但联想到她在去世的前天晚上,我在梦中看到同修的爱人手提一袋子药给我,虽说我在梦中否定了他,坚决不要,可还是从思想中排不走,压不住。当时的我有点受不了了,我不住的发正念、求师父,可结果还是没有明显好转。

我想我不能这样一味承受,要赶紧找同修交流切磋,调整状态。于是,我来到了一个协调人家里,给她说了我的情况,晚上,我住在同修家,刚一躺下,不好的状态又出现了,于是我就坐起来发正念,好一点我就躺下,可躺下就难受,还得起来。就这样一个晚上反复了无数次,一会都没睡,这些都跟去世同修状态一样。同修说我们发六点正念吧。

我结印清理自己时想: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不许任何邪灵烂鬼在我空间存留,我的主体我主宰,我说了算,邪灵烂鬼死,主体立即恢复正常。瞬间,我感到完全好了,正如师父所说“为了叫大家能够处理好这些,我不断的叫大家真正的学法、实修,正念一强真的跟神一样力可劈山,一念就劈山,那你看旧势力还敢不敢干什么。”(《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下午,我们一起学法时,不好的状态突然又出现了,一下子我有点受不了,不好的念头出来了,怎么好了又这样了。大家都给我发正念,可一点都不显好,我知道是我的人心动了。

晚上,我躺不下了,一躺就冒冷气,然后就咳嗽,去世的同修不时的在我面前出现。当时我的精神都快崩溃了,就那样坐着。躺在我身边的同修说:你想睡吗?我说当然想。她说那就躺下。

我突然明白了,我不能顺着邪恶动,不能配合它,它不叫我睡,我就睡,我想我要修到原始本性上去,我的原始本体是好的,这种状态不是我。这时我感到身体特别难受,我想,难受的不是我,是邪灵难受,难受死你,感觉我的身体要炸了,我咬着牙想,炸死你这个邪恶东西,瞬间好了。可不一会,我又感觉气往上攻,我想你变着花样来干扰我,我就不上你的当,我强咽三口气把它压了下去;一会我的头胀的疼痛,我笑了,我想我已经分清了哪是真我,真我没病怎么会难受,我一个心不动能治你万动。就这样邪恶没招了,我舒服的睡着了。

醒来后,我冷静的向内找,这些事情为什么发生在我身上,一是在同修卧床后,我经常去看她,加持她的正念,但她始终分不清真我与假相,找不到自我,配合邪灵的迫害,这样不舒服,那样也难受,我一着急就指责她没正念。就这样看着她一天不如一天痛苦的熬着,嘴里一直喊着师父救她,我时常同情的落泪,这是同修情,看着她那变了样的面孔,产生了怕心,这都是修炼人的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二是学法不扎实,关键时刻忘了法。师父说“有些人有病了,一修大法好了,真的好了,可是旧势力为了去你的心、要考验你行不行的时候,它还让你在你原来那个病灶的部位上有病痛的感觉,或者是有病的反应,连症状都一样,看你相不相信大法。那个时候怎么办?人神一念哪。”(《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这是关键时刻心里不稳、起了怕心,招来的麻烦。总之,在身体受到干扰时,首先要坚信师父、坚信法,“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曼哈顿讲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师徒恩>)。二是分清真我与邪灵制造的假相。三是不要配合邪恶的迫害,如身体哪个部位不舒服,不要认为是自己不舒服,不但不承认它的存在,还要坚决抵制,在这个过程中虽然痛苦一点,承受大一点,只要心不动,很快就会走出魔难。

今天把我闯关的体会写出来,希望对处在病魔中的同修有所帮助。由于层次所限,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