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病业”关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我是九六年九月喜得大法的,得法前身体很不好,最严重的疾病是大脑主干长瘤子。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后的一天,我的左耳突然不舒服,后来就流水流血、头脑不清、听力下降,当时身心非常难受,头象磨子压一样,象有罩罩在头上,耳朵里响,听什么都是嗡嗡的响,听不清,心里发烦,想吐、四肢无力,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上街我也怕听不清。这时我好想找同修诉说内心痛苦,当时走得近的同修不在家,其他同修又没时间,我只好在家学法、发正念。学法时想起师父讲的“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精進要旨》〈道法〉)。这样我才开始静下心来找自己,是什么执着放不下造成的呢?

当时耳朵的水向外流,在家里也向外流,走在路上也向外流,又腥又臭,我想不能这样往外流啊,别人看到、闻到都不好,也有损大法弟子的形象,我想大法是超常的,有的同修身体内的钢板都能化掉,我这算得了什么?不能往外流,叫它从另外空间里走或从体内排掉,后来就真的从体内排了。从体内排也难受,鼻子、耳朵、嘴里都臭,不舒服,连内裤都有这个臭味,这时思想有时胡思乱想,想是不是大脑以前的瘤子流水呀或是小时候出麻疹时得的中耳炎复发呀?想了很多很多……就这样持续将近一个月。

我很少参加集体学法,后来有同修对我说不管怎样还是应该参加集体学法,就这样我参加这个星期天的集体学法,当时学的是二零零六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其实我什么也没听到、也听不清,最后只听到一句“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我就不断的念“去留由师父”、“去留由师父”,当时执着很多,名呀、利呀、怕死呀……特别是怕死的心是非去不可的!我就说怕的心也要去,我不能怕死,但又不能死,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于是我在家学法发正念。

有一天下午,我感觉耳朵好了,在发正念时我听到耳边一个声音说“我们去找其他大法弟子”,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我想怎么去找其他大法弟子,这肯定是不好的东西,不行,不能去迫害其他大法弟子,我要消灭你。不知是我的正念当时慢了,还是正念不足,到晚上我耳朵又不舒服。

这时师父《感慨》的新经文发表了,我立即将经文背下,我不停的求师父,求众神加持,提醒我要“正念”、“真念”其他什么也不想,时时想法,用大法清洗自己,后来渐渐的好了,不再流水流血。

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出现严重的身体不舒服,不是病业的反映,大多数是旧势力利用邪恶生命的干扰,表现形式是病的形式,好象是以前的病业复发,其实质是钻我们没修好的空子,造成假相,如果我们被它迷惑,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们多学法、法理清晰,就能识破“病业”假相,同时我也悟到一定要信师信法,在过“病业”关的过程中也是对我们信师信法成度的检验,如果我们能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就一定能顺利的走过这一关。

一点粗显的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