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挖出共产党的根(四)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接前文)

六、我们中国人被共产党骗得太惨

光照帮在1786年被镇压后不久又开始大力发展,而且变得更加隐蔽和秘密。本文主要是根据已知的史料对从光照帮的成立到共产主义者同盟这段历史有一个大致描述。

光照帮从一开始就致力于欺骗和伪装掩盖自己,共产主义本身就是一个大骗局,共产主义的“幸福大家庭”是个迷魂药。魏萨普要求手下致力于“欺诈的艺术”,共产党的欺骗和谎言无处不在。例如,1995年6月中旬,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共中央党校联合向中共中央书记处提出了书面报告《关于<毛泽东选集>中著作原稿的审核、考证意见》。该报告披露:《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的一百六十余篇文章中,由毛泽东执笔起草的只有十二篇,经毛泽东修改的共十三篇,其余诸篇全是由中共中央其他领导成员,或中共中央办公厅以及毛泽东的秘书等所写。

共产党靠谎言、暴力、伪装和掩盖才能生存,从而需要垄断资讯,严密封锁信息,让所有中国人只能听其一言堂的谎言宣传和精神洗脑。红朝谎言说不尽,不是本文能够覆盖得了的,这里只举几例以窥全貌。

1、共产党党旗上锤子和镰刀的真实含义

在共产党的宣传中,共产党党旗中的锤子(hammer)代表工人,镰刀(sickle)代表农民。但它们的真实含义并不是这样。如前所述,光照帮渗透和控制了共济会,用共济会做掩护;共产党党旗上锤子和镰刀来自共济会。在共济会的仪式上,“石匠大师”(Master Mason)手里拿着锤子,因为锤子是石匠干活用的工具。其实,共产党之间相互称“同志”,这个“同志”称呼也来自共济会,共济会第二级别的会员之间称“同志”。

我们知道,马克思鼓动工人搞暴动夺权,列宁讲成立“工人阶级”政党,在中国早期受苏联训练的共产党领导人都热衷于在城市里搞暴动(其实就是恐怖活动),斯大林对毛泽东搞“农村包围城市”不屑一顾,所以镰刀的本意根本不是代表农民。那么镰刀代表什么呢?镰刀也来自共济会,代表着毁灭[45]。在西方的通俗文化中,鬼拿着个镰刀,镰刀代表死亡。总之,共产党党旗中的镰刀跟农民没有关系。共产党要打碎“旧世界”(人类几千年的文明),镰刀代表着毁灭、死亡。

另外,每年的五月一日,称为“国际劳动节”,但是只在共产党的国家里实行(象美国的劳动节是每年九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一)。共产党给出的解释是,“五一节”源于1886年5月1日美国芝加哥城的工人大罢工。1889年7月,第二共产国际为了纪念这个日子,宣布将每年的五月一日定为国际劳动节。然而真实的情况是,由于光照帮成立于1776年5月1日,“五一节”的真实原因是共产党庆祝光照帮的成立。但是这是不能公开说出来的理由,共产国际需要一个能够说出来的理由,即要用另外一个理由来掩盖真实的理由[46]。

现在一些不了解共产党本性的人,觉得共产党后来蜕化变质抛弃了工人、农民。挖出共产党的根就清楚地发现,这里不存在共产党蜕化变质的问题。共产党一开始就在欺骗工农大众(还用许诺民主自由欺骗知识份子等等),其目的非常明显,就是利用工农大众的力量夺权,把工人和农民视为“有用的白痴”。共产党夺了权以后,把工人和农民变成了政治奴隶。现在工人大批失业不说,农民一直是中共统治下的劣等公民。有人说,现在不一样了,共产党不仅给农民免农业税,每一亩地还给一百多块钱。其实,这是中共对农民的又一次欺诈、收买。

首先要认清大的环境和背景。共产党现在坐在火山口上,尤其是《九评共产党》揭露出共产党的本质,从而触发的“三退”(退党、团、队)大潮,使得共产党摇摇欲坠。这是共产党夺权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危机。尽管共产党逃脱不了被解体的命运,但是它总要想一些骗术试图来化解危机。这和以前“土改”时的背景有些相似。那时候,共产党需要农民为其夺权和巩固政权服务,于是搞“打土豪,分天地”,欺骗了农民。但是,过了几年,共产党政权巩固了,于是把土地从农民中抢走了。在随后的几十年里,共产党对农民的压榨和搜刮有目共睹。

中共认为,只要稳住了农民,就稳住了政权。面对目前无法解脱的危机,共产党又想到了农民,故技重演,给农民一点眼前的小恩小惠,以收买和欺骗农民。认清中共的欺骗其实也很简单:

(1)西方国家都没有农业税。
(2)每一亩地给一百多块钱,但是化肥、农药等的价格很高,使得农民种地成本依然很高。共产党一手给农民一点钱,另一只手通过高价的化肥、农药等把钱弄回来还不止。
(3)根本的问题是土地所有权的问题。共产党从农民手里抢走了土地,并没有把土地所有权还给农民(现在在城市买房子,但是地皮仍然是共产党的)。土地本身的价值和这么多年来共产党从土地中剥夺的财富,不是现在给这点钱就能够补偿的。

2、周扒皮“半夜鸡叫”

说起地主周扒皮半夜鸡叫,几代中国人几乎无人不知。小学课本中的《半夜鸡叫》选自自传体小说《高玉宝》,被中共用来进行所谓的“忆苦思甜”教育,号召人民一定要仇恨“万恶的旧社会”。

但是,只要用常理去推敲,就会发现这个《半夜鸡叫》的真实性大有问题:假如周扒皮真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半夜假装鸡叫、催促长工到地里干活,那四周漆黑一团,长工能干什么农活?你要是地主,你希望长工在黑夜里去糟践你的庄稼地吗?

最近,一位早年在辽宁省大连新闻单位供职的退休记者写了一篇文章,解开了人们心中的疑问:

“我那时担任农村部记者,有机会到高玉宝的家乡采访,当时高玉宝所写的那个周扒皮原型的地主已死去多年。但他的后代在农村境遇非常凄惨,整天被人叫作‘地主崽子’。当时陪同我一起采访的乡干部还帮我找到了村里几位年纪大的老人,以满足我了解《高玉宝》这部小说创作过程中的一些细节的愿望。结果当时的交谈大出我的预料,《高玉宝》中的周扒皮根本就是杜撰的,‘半夜鸡叫’根本就是连影都没有的事。

“一位姓阎的老人对我说:半夜鸡叫?我这一辈子都没离开过村子,我怎么就没听说过?从古到今,谁听说过农民深更半夜去种庄稼的?人有长猫眼睛的吗?那不是去祸害庄稼去了吗?

“一位老大娘则说:高家那小子(指《半夜鸡叫》的作者),真是造孽,本来某姓人家(周扒皮原型)在村里还呆得住,他那个书一出,某姓人家算是出了名,每次搞运动,上面都安排人斗他一回。人硬是窝囊死了。现在他家的儿子孙子还动不动给人打,给人骂。”

可怜我们几代中国人,就这么在“半夜鸡叫”中被共产党骗了一代又一代,让无中生有的仇恨在心里发了芽。

3、搞政治的《白毛女》

《白毛女》问世于抗战后期的华北中共“根据地”,说的是佃户杨白劳因还不起地主黄世仁的债被逼自尽,其女儿喜儿被用来抵债,被迫到黄家做工,遭黄奸污,后逃进深山,以庙中供果充饥,头发变白,被迷信的村民称为“白毛仙姑”。后来喜儿由过去的恋人,现已参加八路军的大春救出,一起下山,召开斗争大会,分了土地,打倒了地主。

想当年,中共的所谓“解放军”打到哪里这出戏就演到哪里,它的上演成了白与黑、善与恶的分水岭,从此一个“旧”中国结束,一个“新”社会开始。历史上从没有任何一出戏享受过如此“殊荣”,在朝代更迭中产生过如此大的影响。然而,若是细究它的由来,揭开其“创作”过程的内幕,还有很多应知而未知的故事值得一提。

先说这个题材的由来。晋察冀一带民间好几百年就一直流传着一个“白毛仙姑”在夜间显灵向村民索要献供的传说(《人民政协报》1993年7月13日曾载流沙河的长文,详细考证古籍中的这一传说的流变)。抗战时,有些“根据地”的“斗争大会”常常开不起来,其原因就是村民们晚上都去给“仙姑”进贡,使得斗争会场冷冷清清。西北战地服务团的作家邵子南首先注意到了这个题材,为配合“阶级斗争”需要,把村民们从奶奶庙里拉回来,他编了一个民间传奇,其主题是“破除迷信,发动群众”,此为《白毛女》的雏形。

其次说它的演变。延安的政治嗅觉高度灵敏的御用文人对这题材局限于“破除迷信”感到不满足,他们组织了以贺敬之为首的创作班子,冥思苦想,无中生有地发掘其政治意义,硬是将它升格为一部表现“阶级斗争”主题——即地主压迫农民,农民起而反抗的戏剧。此为《白毛女》创作过程中的第一次“飞跃”。

1948年8月,周杨建议将这出戏作为向中共“七大”的献礼,对其主题再次“提炼”,这回归纳为“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可别小瞧这十六个字,它通俗、形象、琅琅上口,老幼皆宜,其极度的夸张不但没有导致对其可信度的怀疑,反而极其切合改朝换代之时,民间那种含混而非理性的对“旧”的憎恨和对 “新”的期盼,称得上是文艺为政治服务的流氓杰作。

当时中共高层对这出戏非常关心。这出戏将中国划为阴阳两重天,虽然神神鬼鬼但据说有“生活原型”,令人真假难辨,因而被视为宣传战中的一颗重磅炸弹。毛泽东亲自示意戏的结尾要反应中共政策的转变,即“土地要分掉,黄世仁要枪毙”。因为抗战要结束,“减租减息”和“团结地主”的政策又要被“土地革命”和“打倒地主阶级”所取代了。

多少年来中国的观众,习惯于在舞台上看到一些单纯的故事,有谁会想到一出鼓吹惩恶扬善的戏剧背后有如此复杂的政治背景呢?有谁想到自己作为观众的义愤填膺,恰好是中共为一党之私所一手精心策划和操纵的结果呢?这就是政治宣传和艺术创作相结合所产生的特殊效果。这是只有深懂人性的弱点,绝无道德的顾虑,不择手段只为夺取权力的宣传老手才能做到这一点。

中共的“经典谎言”自然不止前面的“半夜鸡叫”和《白毛女》,其他几乎人人皆知的谎言有:“草原英雄小姐妹”, “张思德”,“地雷战” ,“邱少云”,天安门“自焚”等等。象“抗战”这样的大事,中共也敢欺骗老百姓。

七、共产党为什么容不下好人

被骗的老一代中国人死去了,新一代中国人仍然对中共的谎言着迷,这是中国人最大的悲哀。《九评共产党》全面系统地揭示了共产党。挖出共产党的根,清楚了共产党的目的是摧毁人类文明,那么就可以透过表面现象,进一步看出中共所作所为的背后原因,从而抛弃对共产党的幻想。

有人用农民起义来形容中共,其实中共夺权和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很不一样。中共夺取政权后还要“继续革命”,就是要摧毁人类文明的其他方面,尤其是思想和精神方面等等。其实在政治统治方面和以前也不一样,共产党把支部建到村和连队,把社会死死地控制在手里。

经济方面,共产党把土地抢到自己手中,垄断了所有的土地;把工厂、企业,和所有的经济资源抢到手中。这共产党都做到了。

中共最难做到的是摧毁人类文明更深层次的东西,即改造人的思想,控制人的精神。纵观历史,人类几千年的文明都是以信神和道德伦理为基础的,所以共产党对神和道德宣战。光照帮(共产党)几大主要目的之一是摧毁世界上所有的宗教信仰,以及由这些宗教信仰引申出来的道德、伦理,和价值观念等等。这是共产党如此仇视宗教信仰和道德的根源。

中共是有组织、有计划地破坏人类,使人类堕落与败坏。为了摧毁人们对神的信仰和道德观念,光照帮(共产党)抛出了唯物论和无神论。如前所述,光照帮“大博士”(Magus)级会员就是宣传唯物论和无神论。唯物论和无神论其实是共产党的政治阴谋,和科学没有关系。到目前为止,现代科学也没有办法证明神不存在。

另一方面,信神、有道德、有良心的人是不会无所顾忌的干坏事的。而光照帮(共产党)要摧毁人类的文明需要大批天不怕、天不怕、没有道德良心的人才能去实施和实现,因此需要把人造就成无道德良心的所谓唯物主义者,即让人堕落、变坏。共产党是欺骗、暴力和腐败治国,无官不贪就是一个具体的表现。因此现在中国出现了一个“逆淘汰”现象,越不讲道德、越不讲良心越能够得到共产党的重用。

因此共产党的机制是把人变成坏人,变成堕落的人,在中国做好人难,而且很难。

现在有人说,中共是黑社会治国,这也并不奇怪,因为共产党就起源于流氓邪恶黑帮。

(全文完)


参考资料:

45、JL, p245
46、JL, p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