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路上颠簸行 一朝得法智慧开(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台北采访报道)“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语还休。欲语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南宋词人辛弃疾这阙“丑奴儿”,正是李佩蓉年轻生命在感情路上跌跌撞撞的苦涩写照。在许多愁怨苦闷难以言语,只能独自承受的苦处中,对友情、爱情失去信心,竟而也否定自我,心灰意冷的自我封闭逃避现实。

幸好同学介绍她修炼法轮功,在真善忍法理的引领与熏陶下,抑郁、苦闷、愁恨在日渐明白事理与因缘的洗涤中一点一滴的荡尽,佩蓉受惠于修炼法轮功,心如清风霁月,现在的她一切顺其自然,适当的感情来了坦然接受,缘份未到也不再辗转反侧搅扰心绪,在修炼的大道上身心安泰、轻松自在。佩蓉说:“没想到我的生命中会出现修炼这二个字,感觉很微妙。学法炼功让我感觉身清体透,觉得空气都可以穿透我的身体而过,好轻松、好自在,修炼前我整个身体是闷住的、沉重的,心绪纠结,抑郁难抒,可修炼大法后让我的生命变得好有价值、好有意义。”

佩蓉参加台湾学员修炼心得交流会,在巨幅《论语》前留影
佩蓉参加台湾学员修炼心得交流会,在巨幅《论语》前留影

小小心灵担忧多

一九八二年出生于台湾云林县的李佩蓉排行老二,个性好强有主见、自认择善而固执。姊妹三人跟着奶奶住在云林老家,父母则在台北工作赚钱养家,直到佩蓉国小二年级才都搬到台北与父母团聚。虽然一家子分隔两地,但也没什么隔阂或不妥的龃龉,就只是普通家庭那样过着日子,姊妹三人和一般小孩一样有她们各自的童年岁月。

佩蓉说:“小时候经常听大人聊说为了什么事烦恼,晚上睡不着觉,失眠又是如何痛苦与烦恼,我心里忍不住就想:人长大了是不是就会有很多烦恼?我如果碰到烦恼怎么办?我要怎样才会睡得着?”当然是无解的疑问,佩蓉幼小的心灵因此多担了些百般无奈的无聊心事,年岁渐长后又多了些个迷惑:“生命是什么?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她在学校的周记上写下“人为什么要活着?”的疑惑,没有人可以给她满意的答案,佩蓉开始下意识的寻寻觅觅而不可得。

抑郁善感强说愁

佩蓉说:“我并不聪明,但是从小精力旺盛、求知欲强,经常怕睡着而站着读书,虽然功课一直维持在前十名,可是感觉很辛苦、很不快乐。”她的内心深处莫名其妙的泛起“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多愁善感,越来越觉得人活着没什么意义,国中二年级时甚至消沉得想自杀,幸好没有付诸行动。尽管消沉难解,佩蓉凭着在功课上的那股牛劲儿,考上还算不错的公立高中,可是一直无法激励重拾的士气依旧消沉,反映在学业成绩则是日渐险象环生,以致大学学测只考上位于南台湾的一所“掉车尾”的私立大学土木系,无论如何,总算成了大学新鲜人。

失落友情与初恋

俗云:“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年不多情。”佩蓉喜欢某位男同学,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佩蓉视之为闺中密友的同学跟她说:“我觉的你跟他真的是不配。”原本就缺乏自信的佩蓉感觉挨了一记重重的闷棍,却也只能暗自神伤。想不到没过多久,佩蓉发现这位密友竟将她所喜欢的男同学介绍给密友自己的高中同学,仿佛五雷轰顶的打击,佩蓉止不住冷颤的念转萦绕:“她不是我的好朋友吗?”自觉被友情背叛、失落初恋而伤透了心的佩蓉想逃离这个难过的地方,一方面也激起了好久不见的好胜斗志:“转考更好的学校!”她如愿地通过转学考,进入北台湾的一所大学,开始另一段大学生涯以及修炼法轮大法的机缘。

适应新学校的环境后,佩蓉积极参加学生社团活动、加修辅系,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非常忙碌,一年多交了男朋友,情感有了依靠,尽管对男友情深意浓,却因个性使然,经常与他吵架,俩人吵吵合合历经了一年半,佩蓉顾此失彼的本科系课业也亮起了红灯。

心灵触动

与此同时,也就是转学后的第四个学期,同学向她介绍法轮功,教她从电脑下载《转法轮》来阅读。佩蓉说:“才刚看第一讲,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哗啦哗啦流下来:原来,这就是我要的,从小一直寻找的就是这个,我找到人生中真正想要的东西了!当时那种感动真是用尽语言也无法形容,心里着急要往下读,可眼泪就不听使唤直往外淌,所以只好暂停,休息一下再看,因为我要哭一下再回来继续接着看,整本《转法轮》都是这样。说不出有多感动,我一路看了哭,哭停了继续看,看了又哭,哭完了再看,整整花了一个星期才看完整本《转法轮》,虽然是又看又哭的,但很强烈的感觉身心非常舒服,看第一遍《转法轮》时我就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定会在法轮大法中修炼一辈子。”

佩蓉说:“我永远记得自己幸运得法的日子: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六日。”

不为私利而迷失

老人家经常谆谆告诫晚辈:“贪多嚼不烂”、“有因就有果”的情形应验了,佩蓉对于本科系课业的轻忽导致被退学的危机,明知只要作弊就可度过危关,但是,已经开始修炼法轮功,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佩蓉已经以“真、善、忍”作为自己行为的指标。她是顾守面子好?还是坦然面对?如被退学又将如何面对家人?很快的,佩蓉有了抉择:恪遵真善忍的法理!她说:“李洪志师父教我们时时刻刻都要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来对待,教导我们要做个实修真善忍的好人中的好人,作弊是不对的,在面子和法理面前我选择了‘真’,坦率面对自己没有做好的地方,才有改过的机会,我不能在已经造成的失误中错上加错。”

被退学的命运已不可免,更惨的是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了:交往一年半的男友因为俩人个性不合提议分手。佩蓉说:“尽管吵吵闹闹,我对他用情是很深的,我以为我们会一直交往下去的,在人生这么低潮的时候分手,对我打击实在很大。我承认在刚分手时,心里对他是有恨的,好在我已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知道了一些法理,也明白这是缘份,不能强求。我们很理性地分手了,被退学离校后我们就完全分开了。后来,我间接知道他喜欢我以前的好朋友,但那时我心里很平静。失恋的痛苦,都在真善忍法理的引导下,明白事理因缘,心思越发开朗祥和。”

坦然面对失败 法开智慧现

感情的事可以独自承担,可被退学就得顾虑家人、尤其是父母亲的感受了。佩蓉说:“修炼人要做到凡事考虑别人,这事我父母亲能不能承受得了?一方面也觉得应该把学业完成。父母亲这么辛辛苦苦的,我不能让他们多操心了。”于是她上网去搜寻,查到台中某所私立大学的土木系转学考正在招生,佩蓉报名了。她说:“虽然发生这么多事情,我的修炼没有中断过,每天学法炼功不松懈,做梦也没想到大法打开了我的智慧。我的数学向来不强,微积分更是我害怕的学科,可修炼之后突然觉的好简单。有天,我在看微积分图时,突然看到微积分的内涵,有点象在讲宇宙,你知道,我们法轮大法的书籍里面讲到的整个宇宙是非常复杂的、非常精深的,那一刹那,我觉得微积分那个东西是很简单的,我觉得智慧被打开了。我一向非常害怕、常遭滑铁卢的微积分,后来是八十几分的高分过关的。我觉得是大法把我的智慧给打开了。”

大法伴我行 充实人生有方向

佩蓉顺利地转学考上台中的私立大学,带着摔跤后爬起来的痛楚与重新出发的勇气,只身来到生平就读的第三所大学,看似孤苦伶仃。所幸大法不离身,在跌跌撞撞的修炼中她日益成熟稳健。周遭的人知她是法轮功学员,都愿与她亲近,尤其同寝室的学妹更与她无所不谈,俩人很自然地成为相知相惜的好友,佩蓉说:“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我很可能一蹶不振,不知沉沦到何等田地。大法的力量帮助我在短时间内学会如何向内找、如何放下,自我觉醒要理性、不可沉沦堕落,从内心深处真正振作起来。熔炼在大法中,我每天都好充实、好有丰富的收获。大法拉拔我走出情伤以及被退学的难堪。”

修炼后,佩蓉无论待人处事、言行举止都有“真善忍”的法理作为指导,从法理中明白世间种种爱恨恩怨皆有因由缘故,随着学法日深,逐渐越来越懂得向内查找自己的不足,从“心事莫将和泪说”的苦涩愁怨到条理清晰分明,往事种种恩怨情愁苦恨打从根底一点一滴轻淡消失,身心自然轻松自在,连带同侪也有良好的影响。

佩蓉说:“以前常常别人讲话我不太愿意去听,所以常听不懂,然后又不管别人受不受得了,总是自顾自地把自己的主见哗啦啦讲出来,有时会不自觉说些不好听的话伤到对方。修炼后不再情绪化,会去倾听对方并且体谅,接触的人称赞说我很聪明,其实是我用真善忍的心思与态度去对待的结果。朋友说我修炼法轮功后变的很理性、成熟很多,所以都很支持、也很鼓励我修炼大法。”

最具意义与最大的收获

沉浸在真善忍法理中快乐修炼的佩蓉,课业顺利,大四还利用课余时间打工贴补家用,她B型肝炎带原的症状消失了,原本困扰不断的满脸青春痘不药而愈,嘴唇开始红润起来,皮肤细嫩光滑,她活的明媚灿烂有活力。佩蓉说:“现在常常笑,以前也会笑,但都不象现在这么坦然的、彻底的、这么放开心怀的笑。以前就是那种为了面子不服输、要让别人觉得我很快乐、过得很好的那种不由衷的笑,现在是完全没有任何负担的、真正打从心底发出来的坦然的笑,非常轻松自在。”

佩蓉说:“如果没有修炼,我不知道这辈子为什么而来。我在真善忍的法理中找到生命的意义,人生真正的方向,能够修炼法轮大法,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收获和最有意义的事了,我是个幸运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