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童”到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在中国大陆,一提起法轮功,有很多人仍然会条件反射式的联想到中共的造谣宣传,或者担心自己被牵连,遭中共邪党迫害。但是,稍有思想的人也会思考:一个功法,在短短数年中就传遍全中国,十年间就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共产党十多年的残酷迫害下屹立不倒,那么他绝不可能象共产党宣传的那样。

也有很多人心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疑问: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是什么吸引了上亿的不同年龄、不同种族、不同阶层、不同文化层次的人投入了法轮功的修炼?又是什么使成千上万的原本只知道屈从于共产党淫威之下追求享乐的中国人忽然间看穿了生死,面对共产党的酷刑和虐杀依然誓不低头?

这里我只想把我不长的人生经历写出来,也许可以给有这方面疑惑的人一点启示。

一、神童

我出生在华北的农村,从上初中起就成了那里有名的“神童”,每天都是课下玩耍,课上捣乱,可是除了那个讨厌的政治课之外,数理化所有的理科科目,我都是“过目不忘”。每次期末考试,总分都在全校遥遥领先,第二名无论如何努力,都始终和我保持着几十分的差距。

初中毕业,我轻松的考入县一中,那是一所全省都闻名的高中。在那里,我不但贪玩,甚至还学会了逃课。但是每次考试,成绩依然在全校名列前茅。我们班上,有一个女生虽然靠着“铁人”式的学习强度排名在我前边,可是一跟我提起学习仍然羡慕不已:“你到底是怎么学习的?能教教我吗?”所有的任课老师也都对我另眼看待。教数学的老太太在课上公开宣布全班只有我可以不交作业。英语课我和其他同学一起迟到,教英语的男老师让我回座位,然后赏给其他人每人一记老拳,一边打还振振有词:“他不上课都能考九十多分,你们有什么资格迟到?”

“神童”的传奇故事随着老师和同学们口耳相传,很快传遍了方圆百里的小县,至今还时常有人提起。

高中还没有毕业,我就因为某一科成绩优异被国内一所重点大学特招。在高考前所有考生都废寝忘食的日子里,我却正在家里悠闲的度假。大学本科毕业,顺利的保送本校研究生。然后以一篇优秀的硕士论文毕业,深受导师青睐,很自然的留校任教。回首十余年的求学之路,虽然没有什么奇光异彩,但是这一帆风顺对大部份人而言,可能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二、迷茫

对于一般人,有了这超常的智力和不同寻常的际遇,或许正是应该大展宏图、成就一番事业的时候。然而对于我,这从来都不是我的人生目标,学习和工作似乎只是我生活中不得不完成的一项额外任务。从我懂事开始,内心就一直萦绕着另一种深深的追求和思考:人到底是为什么活着?生命到底是从何处来,向何处去?人生百年,难道只是为了那最终的寂灭?带着这种追求和思考,我曾经做了种种的探索和努力。

我通读过历史,然而历史告诉我的都是朝代的起落兴衰,世事的变幻无常,无论怎样的辉煌和成就,最终留下的都只是一片荒冢和万古的悲凉。

我研究过科学,然而我看到的是科学兴起带给世界的殖民扩张和深重灾难,带给地球的疯狂掠夺和生态破坏,带给人类的种种毁灭性的威胁,以及现代科学始终无法解释的生命之谜。我在日记中失望的写道:“科学就如同一群蚂蚁在堤坝中盲目的挖掘,总有一天会达到它最终的目标——整个堤坝的崩溃。”

我仔细研读过佛家的《金刚经》,道家的《南华经》,甚至用自己的理解给老子的《道德经》从头至尾做了详细的评注。然而,这些经典的藏头露尾和含糊其辞只能给我一种博大的感受和深深的向往,却无法领会其中真正的内涵,得到的仅仅限于一点点类似哲学的思考。

我练过各种气功,虽然没有见过什么大师,但是可能因为根基的关系,只要从哪本气功杂志上拿来一种功法去练,都会有各种神奇的感受。这让我猜想气功的背后或许会有解开生命之谜的钥匙。可是社会上流传的似乎都只是气功的皮毛,那把钥匙对我永远是那样的遥不可及。

……

十年的探索,十年的失望。找不到生存的目标,人生没有了希望,只能在社会大潮中随波逐流。色情、享乐、玩世不恭,各种污浊逐渐进入了我的头脑。伴随着学业的一帆风顺,堕落和悲观却主宰了我的生活。

三、惊梦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遇到了法轮大法,好似一杵洪亮的钟声,惊醒了我千年的迷梦。

那一天,我偶然间在同学的床上发现了一本书,书外面包了白色的书皮,上面用钢笔工整的写着三个字:《转法轮》。冥冥中一种强烈的愿望告诉我:这本书我一定要看。我把书拿下来,翻开了第一页,就再也没有放下。整整三天,我带着莫名的激动,如饥似渴的把书通读了一遍。

终于,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
终于,我明白了人生百年,还可以有别的追求;
终于,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
终于,我明白了人应该往哪里去;
终于,我明白了此生的目的——那就是返本归真,回到我真正的家园!

十余载的追求终于找到了答案,无边的黑暗中终于亮起了一盏明灯!我永远会记的第一次读完《转法轮》之后的欣喜、感动、兴奋和幸福,那种强烈的感受使我一连几夜没有睡好觉。写到这里的时候,仍然禁不住的眼睛有些湿润。

几天之后,我开始到炼功点炼功。辅导员问我为什么要炼功,我告诉他:“我的内心有种感受:我这一生就是为他来的。”

是的,我这一生就是为法轮大法而来,返本归真就是我此生的目的!

四、新生

从此以后,我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开始了一段崭新的生命历程。

然而,要修炼就要净化心灵,同化“真、善、忍”,扫除几十年浊世污水中沾染的恶习,这又谈何容易?

在社会上各种败坏的思想诱惑下,要把握自己,超脱出来;在切身利益的冲突中,要宽容忍耐,先他后我;在别人给自己制造的各种痛苦和不公中,要无怨无恨,以德报怨……这一切,要做起来都很苦很难,但又是无比的幸福。

因为,在这一次次的苦和难中,在一次次的学法中,我真的一次次的感受到了心灵的净化和升华。在一九九九年以前短短的几年修炼中,我头脑中的污浊和阴暗就被驱散,性格中的消极和悲观似乎一扫而空,待人接物中有了更多的善意和宽容,心境一天一天的开朗,一天一天接近孩童般的纯净和天真。身边越来越多的同学和朋友喜欢和我接近,诉说心中的快乐和苦恼。我感到了生活从来没有过的乐观和充实。

记的研究生毕业前,我发现学校给我们多发了一个月的补助,就和也是修炼法轮功的几个同学找到财务科去退钱。那个女财务员连声道谢,因为一旦我们毕业离校,她个人失误造成的这个损失就要自己赔出来了。看着她的感动,我的心里也一阵感动:“我们幸运,此生遇到了法轮大法。我们有幸让自己的心灵更加的纯净和善良,我们也有幸让自己的纯净和善良感动更多的人,让这个世界更多一份温暖,更多一份关爱。”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早晨,我从炼功点得到消息:天津公安局非法关押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很多学员要去北京请愿。(因为我所在城市离北京比较远,得到消息太晚。实际上请愿已经在前一天晚上结束,被抓学员已经由朱镕基总理批示释放了。)我安排了一下本周的工作,就登上了进京的列车。

坐在列车上,头脑中突然浮现出八九年学潮中坦克车碾过学生身体的镜头。“我这次进京还能不能再回来?”这个念头一闪,很快就被内心深处生出的纯净而坚定的一念所代替:生命的回归和救赎是每个人内心的追求,同化“真、善、忍”是每个人本性的选择,这是任何人和政府都无权干涉和剥夺的权利。如果为了真理付出了生命,那是死得其所!此念一出,心中同时升起一种莫名的感动,泪水奔涌而出,这一路上眼泪就再没有停过。

五、风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疯狂的迫害开始了。一时间,抓人、截访、大批判,乌云压顶而来,污蔑法轮功的谣言铺天盖地。

开始的时候,我也有过困惑,有过迷茫。然而我知道自己内心的追求是什么,我深深的明白能够净化和救赎我心灵的“真、善、忍”法理是什么,不管外界是如何的纷扰和迷乱,什么也阻挡不了我内心深处“返本归真”的愿望。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法轮功的种种造谣和谎言被一个个揭穿,对法轮功迫害的残酷逐渐被曝光,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一直把持着我们中华大地的这个政权是如此的邪恶和无耻。我对中共迫害法轮大法的原因也因此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人间自古正邪不两立,几十年来一直靠着“假、恶、斗”维持统治的共产党自然容不下“真、善、忍”。

为了维护“真、善、忍”,更为了让那些在谎言与迫害中迷失本性的世人了解真相从而分清善恶而选择光明的归途,我和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们一起,走上了讲清真相、反迫害的路。

回首十年,我经历了很多。我上过天安门,印发过真相资料、光盘,发过短信,做过网站,为“讲真相、促三退”尽着自己的一份力。我为此失去了优越的工作,被数次非法劳教、关押,在残酷的迫害中,身上留下过一道道伤痕,骨头几次被折断,也曾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在生死线上挣扎……

但是我无怨无悔。对于给予我新生,救赎我心灵的法轮大法,我知道我付出的还太少;面对国内还在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面对那些仍然被共产党的谎言蒙蔽、误解和仇视信仰“真、善、忍”的同胞、有意无意间为自己种植恶果的中国人,我还心怀愧疚,因为这一切还在发生,是我努力的还不够。

回首十年,我也看到了很多。有太多的苦难和泪水,也有太多的伤痛和鲜血。我曾经有三位熟悉的年轻同修好友在残酷的迫害中离世。一个被警察枪击致残,后来在监狱漫长的折磨中离去;一个在惨无人道的刑讯中,被高压电棍插入肠道电击内脏而死;一个被公安刑讯致死后,从六楼扔下,被污蔑为“跳楼自杀”,随后为了灭口,警察又把和他同时绑架的母亲杀死,到医院开了一张“病亡证明”。其中第三个同修在被绑架前的一段时间,曾经到单位找过我,如果我当时能够给他妥善安排住所的话,也许就不会再发生那残忍的一幕。这些想起来就有些痛心。

然而,不论迫害是如何残酷,前面的路是多么艰难,我坚信:邪不胜正是亘古不变的天理。邪恶虽然能逞凶一时,最终也逃脱不了覆灭的命运。在正与邪的较量中,必然会有鲜血和付出,也会有成功和收获;会有心酸和眼泪,也会有欣慰和感动。这一切也必然会在人间演绎一段悲壮的历史,给未来留下一首可歌可泣的史诗。

我们有幸走入了法轮大法,生在了这个正邪交战的时代,扫除邪恶、维护正信就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是我们的荣耀和使命。

六、圣洁

在十年的风风雨雨中,我也在继续着自己返本归真的路。

我去天安门打过横幅,被非法关进派出所。我就在那里炼功,没有人再敢正眼看我。后来转到看守所,有个年轻警察偷偷对我说:“其实我真的很佩服你们。不过我就是干这个的,没办法。”另一个警察看我没鞋穿,找了自己的一双鞋给我,告诉我:“回去以后千万别再来了!”

在劳教所里,我绝食反迫害,给劳教所写了一篇申诉书,说明法轮功的清白。有个犯人问我:“你吃这个苦干什么?胳膊能扭过大腿吗?”我告诉他:“你可以把我的身体撕成碎片,但是永远无法动摇我的信仰!”一时间,满室的犯人没有人再说话。问话的犯人若有所思的一直点头,从那以后,他对我一直很尊敬和爱护,我在监室里炼功,他站在门口给我“保驾”。

还是那个劳教所,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被狱警酷刑折磨,他们使用几根高压电棍电击我们的全身,却没有能让我们屈服。从那以后,所有的犯人都对我们很尊敬。负责看管我们的犯人——一个惯偷,不知从哪里找来《读者》、《知音》等杂志,专门挑选那些褒扬人间真诚善良的故事读给我们听,然后陪我们一起感动。

……

我深深的体会到:在苦难中,在生与死的抉择中,为了生命的回归舍尽一切,那是一种心灵的真正升华。这种磐石般的坚定和纯洁,能使邪恶胆寒,也能触动世人内心尚存的良知,照亮身边的一片天地。因为一个人只要本性尚存,在他的心灵深处,就还会封存着渴望被唤醒的善良。

这十年来,通过大法弟子们锲而不舍的讲清真相,我在亲友的态度、手机的回信和网站的留言中,也越来越感受到世人的变化:从开始的一味谩骂攻击,到越来越多的理解和支持,越来越多的对“真、善、忍”的认同,有的人表现出来的善良和正义感也经常让我感动。在迫害的惊涛骇浪中,大法弟子们巨大的付出没有白做,世人的良知在复苏。

记的两年前,我有一次聆听大法弟子创作的二胡曲《苦度》,伴随着凄婉悲壮的音乐,突然从内心深处奔涌而出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那是一种对众生无尽的怜悯,为救苍生苦难随时可以舍尽一切的坚定,泪水随之潸然而下。那一刻,我知道了什么是“慈悲”,体会到了生命本性的圣洁和高贵,对返本归真、同化“真、善、忍”又有了更深的理解。那一刻,我也真正明白了大法弟子们为什么要无怨无悔、前仆后继的弘扬“真、善、忍”、讲清真相,那就是:在毁灭苍生的邪恶猖狂中,用自己的一切为世人撑起一片希望!

法轮大法修炼者已经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十多年,也在坚忍悲壮中走过了十多年。这十多年中,法轮大法传播到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了国际社会普遍的认可和支持,但是在他的发源地——中国大陆,仍然在遭受着共产邪党史无前例的污蔑和迫害,还有无数的中国人仍然受中共蒙蔽,对信仰“真、善、忍”的亲人和同胞们抱着各种各样的误解和仇视。一个民族,在一场煽动和制造出来的“莫须有”的仇恨中,敌视“真善忍”,残杀善良的主流社会民众,这真是一个莫大的悲剧。

最后写给有缘看到本文的朋友几句话:每个心灵都在等待着回归,每个生命都在等待着救度,而法轮大法就给人铺就了这样一条返本归真的金光大道。不要被利益冲昏了理智,不要被谎言迷住了良知,珍惜这稍纵即逝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