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得法近一年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刚得法的新学员。在出国留学以前,对大法没有什么过多的认识,还停留在中共邪党的造谣宣传那个层面上。来了美国以后,男朋友第一次告诉我他是修炼法轮功的时候,惊讶、害怕、担心各种各样的情绪一下子冒出来。但是慢慢的随着他向我讲真相,我对大法的误解慢慢的被清除。实际上,在有一次他给我看真相视频的时候,看着那些大法弟子交流他们修炼后的体会,不和人去争去斗,心态很平和,当时在对大法还存有偏见的情况下,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以后自己也会修炼。也许是当时缘份还没到吧,这个想法一闪而过就没了。去年暑假回家的时候见到了他的父母,也更加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与众不同,没有一点社会上的不良习气,为人谦逊,很替别人着想。在一次和他父母单独相处的时候,他爸爸对我说,“没事的时候看看书吧,即使不修炼对你也有好处。”我点点头,也并没怎么放在心上,但是实际上这句话却在我心里埋下了一个种子。

等到去年感恩节的时候,学校放假,也许到了该得法的时候了,我突然心血来潮的想要看书。一读到《论语》就觉得书里说的东西与众不同。接着往下读,越读越兴奋,越放不下,自己对于人生的所有思考都在书里找到了答案。真的就象师尊说的“那是埋藏在你心底的,就象那个电的插头一样,一下子碰到了就通了电了”(《加拿大法会讲法》)。就这样,我得法了。得法的初期,男友有些担心我不会坚持修炼下去,所以经常拉着我一起学法,包括《转法轮》和新经文。当时也有点觉得好象在逼我一样,可是现在想想,当时的学法,也许是师尊希望我赶快跟上正法進程吧。确实那段时间的学法让我在短时间内提高很大。第一遍看完《转法轮》以后,就象师尊在《转法轮》里说的那样,“我们好多人走出这个礼堂之后,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不能那样稀里糊涂了,保证是这样的。”以前很多不好的想法和执着都没有了,整个人就象褪了一层壳一样,变得沉静了。

后来慢慢的随着学法,明白了正法是怎么回事,也理解了为什么大法弟子总是说“救人”,要劝人“三退”。明白了这些之后,就很想做些什么。正好当时圣路易要办神韵了,男友想要在学校里贴一些神韵的海报,我和男友就来到一个神韵的卖票点,希望可以拿一些海报去学校里贴。后来卖票点的学员告诉我们还有集体学法,于是我和男友便加入了大组学法。没过多久放寒假了,我们去了趟纽约。在法拉盛看到学员在街头发报纸和神韵特刊。还有退党点讲真相的老奶奶年纪那么大了,天气也那么冷,可还在那坚持着,觉得挺感动的。后来看到一位老爷爷在那发神韵特刊,我们就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他说可以去剧院发神韵的传单。我们就坐地铁去林肯中心发传单。从纽约回来以后,觉得这个方法挺好的,就和另外几个同修一起在圣路易一个很好的剧场门口发传单。当时正好是一月份,大部份的演出都是晚上十点到十点半左右结束,一般在剧院外等观众出来的时候都会冷的发抖。可是说来也奇怪,等到观众一出来开始发的时候就一点也不冷了。有的时候遇到有人对演出感兴趣的时候,心里也会觉得挺高兴,很希望他们去看演出。有的时候站在剧场外等待观众出来的时候或者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时,也会在心里对他们说:“这是你们等待了很久的东西,千万别错过了。”除了发传单,在学校里我们也尽量和周围的同学介绍演出。十几个同学都去看了,包括两个中国人。

三月份的时候,我们又去了另外一个城市为神韵帮忙。那一天白天一直在外发传单,等到晚上回去了以后,好不容易收拾完正打算睡觉,本地的同修回来说没有人看演员乘坐的大巴,当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左右了,大部份人都已经睡了,虽然有些不情愿,可是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去的路上一肚子的埋怨同修没有安排好,可是后来想想,修炼人怎么能埋怨别人呢,可能就是应该我们那晚看车,修炼人多吃点苦是消业,是好事,为什么要不高兴呢,想到这,于是把心放下,“心甘情愿”的看车了。

暑假的时候丈夫(修炼后我和男友就结婚了)和我提议在中国超市门口设一个退党点。虽然是我们提出的建议,可是一开始并没有参与太多,都是一位同修单独流动着发材料。过了一段时间,几个同修一起去找超市的老板,希望可以在门口摆一张桌子,这样正规一些。老板同意了。有一张桌子就要求我们每个周末要整点到那并且要一直坚持下去。这样我也开始参与了超市门口讲真相发资料。一开始的时候要是长时间站在那没有人过来,我就觉得好象有点浪费时间,这样做事效率太低,总希望一直有人过来拿资料。后来看看周围的同修,没有人的时候也没有显示出着急,一直都是很有耐心,即使发不出去,我们站在那里本身就是真相了。后来慢慢的那种追求效率的急躁也就没了。发不出去也是面带微笑的站在那里,尽可能的和每一个来买菜的人问好。

有一次遇到一群刚刚从中国过来的学生,看到我们的材料,有的人拿了很多,有的人就有些害怕,我和其中一个女孩说:“国内的宣传好象那些炼法轮功的都是很极端的,不理智的,但是法轮功学员在国外又办报纸又办电视的,如果真是国内说的那样,能办这些媒体吗?”女孩同意我的说法,后来她也拿了一些材料回去了。

还有一次我们在门口和超市的老板讲真相的时候,一个男生在等他哥哥过来接他去纽约,我们给了他一张《风雨天地行》的光盘。他就一个人静静的呆在一边,打开电脑,聚精会神的看起了真相视频。看着他那么认真的样子,我心里也是一阵感动。也许他是专门来这里听真相的。只要我们一直在那,师尊就会安排有缘人过来了解真相。

还有一次我们给一位老奶奶退了团,过了一会儿一位老爷爷过来了,问我们是不是可以帮助三退,他说他国内有好多亲戚朋友都想退,可是不知道怎么退。于是我们说他们可以自己取好名字拿来我们帮着退,过了一阵子,他拿了十几人的名单过来了。前几天看见他,他说家里还有人想退。

刚刚得法的时候就开始想着要给亲朋好友讲真相。一开始的时候心里很急,也不知道怎么讲,有的时候讲的太高,特别是和家里人讲的时候,讲的急起来嗓门也大了,争斗心,显示心,还有放不下亲情的心都出来了。有一次和爸爸打电话的时候,劝爸爸看看《九评》,可是爸爸很凶的跟我说把自己的事情管好就行了,不要管别人。挂了电话以后,知道肯定是自己哪里有问题了,向内找以后发现自己和爸爸说话的时候实际上带着一种看不起他的情绪在里面,连常人基本的尊敬父母都没有做到,更何况修炼人的慈悲心。和同学讲真相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我在救你,你得救了要感谢我”的心在里面。意识到了慢慢的克服渐渐也就没了。

有的时候打电话会很紧张,心跳的会很快,讲真相的时候感觉自己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后来就每次打电话之前先发正念,现在基本上也能比较自然的和同学讲真相了。在我讲过真相的同学当中,有一个在美国的同学刚毕业就找到了工作;还有一个同学三退了以后拿到了一个很好大学的录取通知;还有一个同学实验室的锥形瓶爆炸了他却安然无恙,我知道这些都是他们三退以后得到的福报。

前几天早上突然想起了高中的同桌,觉得应该跟她讲真相,可是却没有她的联系方式。于是赶紧打开QQ,打算问另外一个同学有没有她的电话。可是没想到当时她就在线而且加入了我的QQ,我赶紧问了她的手机准备给她打电话。后来整个过程也很顺利,她同意退团了。我知道这个同学平时应该是很少上网的,这一切巧合都是师尊安排的。世人都在等着得救。

其实从我自己的经历我也体会到,得法之前我是相信无神论的,以前受中共的毒害也曾对大法有过偏见,一开始丈夫劝我三退的时候我也是很不屑,觉得只是知道邪党不好就行了,我又没有做坏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在接触世人的过程当中,发现很多人和我以前的想法都是很类似的。但是一旦接触了真相,我相信他们的态度就会转变。现在还能救人就是因为人还存在着一丝善念。所以即使他们一时拒绝真相或者不愿意三退,那也是假相,但是绝对不能被那假相干扰了我们要做的事情。

我的得法对丈夫来说也是一种促進,他也从新精進起来。以前在大学里没有修炼的环境他就一直带修不修的。两个人在一起也是一个修炼的环境。以前总是和他发脾气和打仗,修炼了以后很少对他发脾气了,每次要发脾气的时候就想自己是个修炼人不应该发脾气。可是有时看到他做事效率太低,学法老犯困,炼功也不勤快,心里就很急,觉得他好不容易从新走回大法修炼多么不容易啊,现在怎么还不精進,他世界里的众生怎么办。后来和同修交流的时候,发现自己对他的情太重了,为什么我对别人不那样呢?单单盯着他的执着不放。而且老爱用自己的标准要求他,对他这不满意,那不满意的,老是挑他的毛病。这不是向外修了吗?其实向内找找,他的那些毛病我也都有。但是就是放不下对他的那些执着。有的时候怪他没有责任感,他会开玩笑的说一山不容二虎,既然我要当母老虎那他只好把位子让出来了。其实也许就是我的心还没有去掉才加深了他的执着。如果我对他的态度缓和一些,温柔一些,不是站在情中对待他,而是象对待其他同修一样,用慈悲的角度看待他,也许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有一位同修和我说过,我有责任帮助他成为一个更好的修炼人,其实在善意的指出他的不足的时候,向内找自己,修自己也是在慈悲的帮助他。

一开始总觉得正法都到尾声了,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得救怎么办,心里很急,会有一些消极的情绪。后来意识到这种想法是没有完全的信师信法。师尊在掌握着一切,关键是我们大法弟子如何克服各种执着和人心更好的履行自己的历史使命。只要在法中修,按着师尊的要求做,能做多少做多少,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去做。“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转法轮》)对于现在来说,天象就是最后正法形势的改变,而大法弟子就是真正那些配合天象变化救度众生的主角。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得法近一年的时间了。回首这一年的时间我的变化也很大。最初自己更象是一种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就是向前冲的“热情”,而不是理智的,智慧的证实法。随着学法的深入,对法的理解也慢慢由感性变的越来越理性。修炼不仅仅是有一种愿望,而是如何按照法的要求真正的改变自己人的观念,去掉各种执着心升华上来。得法初期,很多老学员和我说“你很幸运”。当时也没有什么感触。实际上,在修炼的过程中,我确实想起了以前经历的很多事情都是在为后来的得法做准备。还没有得法以前,有一次男友在车上放普度的音乐,我无意中跟着调子在心里哼了起来,顿时就感觉肚子那热乎乎的。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在想是不是法轮。我想以前虽然还没有得法,可是师尊已经在管我了。有一次还想起了自己初中时做过的一个梦,梦到自己回到了恐龙时代,而自己却是小小的一个人。也许这是自己在史前文明中残留的一点记忆吧,而师尊让我在这个时候想起这个梦也许是点化我为了得法已经经历了那么漫长的岁月,能够在现在得法真的是太幸运了,我更应该珍惜这一切。今后,我应该学好法,更加精進实修,更好的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二零一零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