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路上 师父与我同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付出和呵护,离不开同修的正念加持和帮助。是师父赋予我全新的生命和助师正法的伟大使命,十四年来,没有了不起的壮举,只有修炼中的点滴,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跌倒了,爬起来

我曾于二零零四年被绑架,非法关押两年,在怕心驱使下写了所谓的“四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出来后,又徘徊了大半年时间,遭遇很大魔难。后来在一位同修的帮助下,从新走回大法中来。同修鼓励我背法,于是我从二零零六年秋天开始背《转法轮》并一直坚持下来。通过背法和大量学习师父讲法,我终于明白自己的使命和责任,自此开始了真正的修炼。

讲真相,救众生

利用工作之便,我于二零零七年建立了小资料点,下载、打印真相资料,印真相纸币、刻录光盘和破网软件,并面对面向接触的人讲真相。

记的第一次向人讲三退,紧张的手都发抖,结果可想而知,对方也吓的发抖。现在回想都觉的可笑。随着讲真相次数增多,怕心也逐渐消去。在这过程中,感觉自己快速提高着,师父不断在法理上点化我。我是自己开店的,每天接触的客户就是我要救度的众生,我尽可能不放过一次机会。

有一次一个平时很计较的客户来店里,我直接了当告诉他三退保命,他非常认真的听,完全相信,并告诉我他什么也没入过,但他父亲是党员。他的反应让我很意外也很感动,这件事使我明白不能用人的观念看众生,那根本是无法衡量的。不管他今天是什么样一个人,他首先是众生,是师父要救度的生命,不能因为我们的观念影响他得救。还有一次,我正在电脑上放歌曲“法轮大法好”,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客户公司财务人员来结款,我问他,您听这歌里唱的是什么,他说听不清,但感觉旋律很优美,我告诉他唱的是“法轮大法好”。然后跟他说大法是正法,共产邪党在骗人,大法在无辜受迫害,他很赞同。

印象很深的是一次店里招煮饭阿姨,来了两位女工面试,我知道是有缘人,就在谈完事情后,讲了真相。她们俩都听懂了,我说起个化名叫小红跟小青吧。其中一个惊讶的说:她名字就叫小红。我说:那更说明你们是有缘人哪。

我的本职是老师,讲真相时语言组织的好,能根据对方表现从不同方面去讲。前段时间,看完同修的交流文章,我觉的自己要在面对面讲真相上突破了。因为长期以来,我都要先跟人家聊天儿,说上半天才能切入正题。所以每天劝退人数总是那么几个,跟同修比差的太远。悟到了还得去做,于是那天清早,我走出家门,可是见了几个人都开不了口。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时间宝贵,我不能老是浪费时间去聊天儿,我得破除障碍直接开口,请师父给弟子机会。

这时从对面走来一位园林工人,我跟他打招呼,他看着我说:有事吗?我又开不了口了,说:没事。他失望的说:我以为你有什么事呢,然后就走了。我的心一震,这不就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吗?不能再错过了。我追上他,讲了真相,他很痛快退了团、队,知道了大法好。转过身来,我内心充满感激,泪水在眼里打转,谢谢师尊。从此我突破了自我执著,能直接开口讲真相了。

最近我又开始跟学生讲真相,因为小区里有所学校,有几千个孩子。小孩子心地纯净,容易听進去。我打比方给他们听:如果马路上有一摊血,你会拿块布去沾点血然后戴在脖子上吗?当然都说不会。我再告诉他们红领巾就是鲜血染成的,系在脖子上不吉利,好多小同学都退掉少先队了,这样才能有福份,更聪明、学习更好。起个好听的名字帮他们退掉,再告诉他们要按真、善、忍做个好孩子,记住法轮大法好。或者问他们:真、善、忍好还是假、恶、斗好?当然都选择真、善、忍。我就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让他们退队,都愿意。

前几天有个小孩子本来跟我的孩子不是同一个班的,可他非说要认识一下我的孩子。于是在同学的介绍下来我家玩儿。我意识到这孩子是有缘人,就给他讲真相,请他退掉少先队,做一个神眼里的好孩子,最后我想帮他起化名就问他:你将来想得到什么呢?他想了想说:我想做一个好孩子。那一刻我特别感动,深深体会到众生都在等着我们救度,我说那就用“好孩子”这个名字退掉少先队吧,永远平安。

前天在外面遇到一个小学生骑自行车从我身边过,我正在跟一个小姑娘讲真相,突然这孩子的车链子掉下来了,他只好停下来修车,我知道这是有缘人,就走过去帮他修。可是我不会骑自行车,也不会弄,就趁空讲了三退和大法好,他答应退队,就在这一瞬间,我一伸手,车链子一下子就和齿轮合上了。

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不断在法中归正自己才能做的更好,一有了不好的念头或是放不下的执著就会干扰众生得救。前段时间就是这样,连着几天讲真相别人不相信。我就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急于求成和执著于三退人数的心。带着这样的私心讲真相,能救众生吗?放下这些心后,情况就改变了。

读了师父《二零一零年在纽约法会的讲法》中关于讲真相的那段法后,我不再管三退人数了,只是用心告诉众生“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当我讲大法真相时,一定会告诉人大法的美好之处,大法教人“真、善、忍”,“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写到这里,我又看到执著结果的心冒出来了,但我清楚那不是我,我一定修去它。

也有很多时候,因为自身执著,错过了有缘众生,没能开口讲真相,非常后悔和遗憾。

学好法

由于自身的经历和讲真相的感受,我非常清楚学法的重要。坚持背《转法轮》已有四年了,此外还大量学习师父其他讲法。有时闭上眼睛背法,我就让一个字一个字显现在眼前,一心一意的背,一有干扰的念头出现,马上在意念中打出法轮解体它。这样背完法,浑身发热,身体轻飘飘的。学习师父其他讲法,我也很认真,常常觉的师父的法就是对着我讲的,句句入心,很多法我都能记住。但是这几个月来,自己变的不那么精進了,写文章对自己也是鞭策,一定不能懈怠。

放下自我

我们是家人同修在一起,与外界联系不多。在与同修相处的过程中,师父也不断暴露我的执著,从而去掉它。其实我们所有的执著归根结底就是对自我的执著,修去它的过程就是走向神的过程。

以前我总是强调让家中不太开口讲真相只做真相资料的同修走出去讲真相,以至于很长时间我们的打印机不好用,我也没太在意。直到师父发表讲法《再精進》,我才悟到,只要同修做的是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我就应无条件配合,做真相资料不也是救度众生吗?我为什么总是强调自己的观点呢?这不也是对自我的执著吗?于是我跟同修一起将打印机修好,现在我们的资料点又能正常运作了。

家中一位年轻同修在我家帮我带小孩儿,我发工资给她。很长一段时间,她总是说工作时间长,没时间带自己的孩子;或者吃饭时间太晚,她回家已经很晚了等等。开始时我的人心泛起:给人做保姆就是这样的,怎么可能什么都依着自己的想法来?在其它地方上班老是挑雇主毛病能行吗?我给的工资也不低,还想怎样呢?

渐渐冷静下来,我想到了师父的法:“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还有《转法轮》中讲的,“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

那么我的这些想法不是最自私的吗?同修想多点时间做资料我为什么不能理解跟配合呢?我在用人的想法看问题。我想到了这位同修,得法仅仅两年就承担起了做资料的责任,而且从不抱怨。因为她的付出,我才有更多时间做三件事,我应当感谢同修。她每天天不亮就要赶到我家来煮早饭,晚上很晚才能回家。哪有时间修炼呢?我只要配合一下,把时间变动一下,就可以为她省点时间出来。这么简单的事为何做不到?还用人心去对待。这还是修炼吗?放下自我,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想问题,师父一直要我们这样做,我做到了吗?我应当以法为大,为众生、为证实法,与同修协调好,就这样我们商量好把工作时间减少,尽量让她每天下午就下班回家。调整后,同修的状态好了很多,我也感到很高兴。

现在我真的感到遇到任何矛盾,都得无条件向内找,那一定与自己的心性有关。当我们真正找到自己的问题时,对方也会随之改变。因为我们符合了法,大法的力量就在展现,一切不正都会被归正。也只有当我们配合的好时,我们才能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我悟到,当我们向内找时,就能破除邪恶,救度我们世界中的众生,当我们讲真相时就是在救度外在的众生。所以向内找不仅仅是找到执著,那实在是救度众生所必需的。

写到这里,想起一位同修文章,他说在梦中看到很多人在爬山,每个人都在把石头往下踢,砸的别人头破血流;每个人也被别人砸的头破血流。我看过这篇心得体会后,就暗下决心不在背后说同修不是,有问题当面说。我感觉在党文化中成长的我们习惯于背后议论他人,是是非非的心很重,期望同修们都能认识到这一点,不再人为间隔整体,给邪恶钻空子,让师父痛心,珍惜同修,也是珍惜自己,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想写的太多,用什么语言也无法表达师父的伟大和慈悲,唯有借明慧一角向师父合十,弟子一定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期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