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副市长访台是对社会自由与人权的亵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又一个在人权方面犯下了罪恶的中共高官访问台湾,他就是北京副市长吉林。吉林访台是对台湾社会自由与人权的亵渎。

自由社会的基础与形成都少不了对人的尊重和关爱,当然也必然有公民对公共事务的积极参与与理性监督。那么一个在人权方面有着严重污点的外地高官踏上台湾的自由社会时,本身就是对台湾自由与人权的亵渎。

吉林到台湾来,他的身份是北京副市长,这是他的政治身份。可是他因迫害法轮功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那就是人权恶棍。他在進入台湾境内时,不可能只以官员的身份,尽管他是以北京副市长的身份应邀抵台,可是他同样脱不掉他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权恶棍的身份。

当然,台湾方面在作出邀请时可能没有考虑到他在人权方面的劣迹,但是这不能掩盖他的罪恶。就如同台湾商人在大陆发了财,他没有意识到这是中共对台湾搞统战的一个手段,可不能因为他没有意识到就否定了中共的伎俩与图谋。

不管吉林和台湾官方谈什么,他回避不了他人权恶棍的身份,台湾方面也回避不了。他在步步高升的过程中,其升迁的政治条件之一就是有严重镇压法轮功的政治筹码。他在访台取得成果后,也可能是他下一步高升中的一个政治筹码,最起码是他巩固其势力与权力的一个基础。当然,在他回大陆巩固其势力的同时,他仍然有可能在迫害法轮功方面继续他以前的作为。所以台湾官方的邀请实质是对他迫害人权方面的一个变相肯定,而无论邀请方是否意识到。

台湾与大陆一水之隔,同为华人,同胞的关爱不可能因为地域和政治的局限而隔绝。人性的相通使台湾同胞不可能对大陆严重迫害人权的现状熟视无睹,而邀请这样的中共高官访台不但是台湾政府方面对中共迫害人权的无视,同样是对台湾同胞人权的蔑视。

台湾政府也好,工商界人士也好,商人也好,他们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都是与台湾享有充份的人权与充份的社会自由分不开的,怎么能拿着因台湾的自由与尊重人权所取得的成果和迫害人权的中共高官做交易呢?吉林能作为一个受台湾方面邀请的人权恶棍访台,对台湾社会的自由和人权就是变相的践踏!在这方面台湾政府负有责任。

其实,岂止吉林一人如此,那些到台湾访问的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不都是在亵渎着台湾的自由与人权吗?而台湾民众并不是一概地听任这些人权恶棍到台湾来践踏台湾的自由与人权,台湾立法院以及多地议会已经通过了拒绝中共迫害人权的恶棍入境的提案。

吉林抵台前几天,台湾国会无异议通过一项划时代的人权提案,要求政府在执行面上,对严重违犯国际人权的中共官员及高干表态不欢迎入境。民间司改会执行长林峰正说:“如果把流氓邀到家中做客,我们要怎么教自己的小孩?邀请在中国有显著侵犯人权纪录的人来台奉为上宾,我们要怎么教自己的小孩?”其实说白了,邀请流氓到家中做客不就是在亵渎全家人的人权吗?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亚洲分团”副团长邱晃泉律师曾说:“无论是哪国人,如让犯下反人类、酷刑或散播仇恨的国际重罪者進入台湾,则是政府对人民权利的不尊重,入境来可能会侵犯人权,这不能说政府是在保护人民的权利。”

拒绝人权恶棍進入台湾已经成为台湾人的共识。吉林就在台湾出台拒绝人权恶棍入境提案的这个关节点上来到台湾,自然成为台湾民众关注的焦点。这同时也给了台湾人民审视自己是否欢迎人权恶棍到自己家中做客的机会。希望吉林成为最后一个访问台湾的迫害人权的中共高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