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吉言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很多人都见过或听说过“法轮大法好”这句话,也有相当一部份世人在静心诚念“法轮大法好”时出现过诸如好病等逢凶化吉的奇迹。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功法,讲述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法轮大法受残酷迫害的情况下,世人对佛法的颂扬自然会得到神佛的呵护,敬念“法轮大法好”其实也就是对法轮大法的认可和赞扬。

虽说相当多的世人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效应,可是有多少人能知道法轮功学员为了坚定的守护法轮大法所经历的非人的迫害?他们很多时候是把自己的生命和“法轮大法好”这句话溶在了一起。在险恶的环境中,在野蛮的酷刑下,法轮功学员们用对法轮大法的歌颂来表达自己修炼的坚定。当人真正的了解了“法轮大法好”这句话是怎样伴随着法轮功学员度过的魔难后,也许会更加珍惜法轮功学员所传达给您的这句救命吉言。

天安门是中国的窗口。中共迫害法轮功,最怕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高呼“法轮大法好”。在迫害的最初几年里,每天都有数起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喊出“法轮大法好”。天安门广场布满了特务,只要一听见有人喊“法轮大法好”,特务们就不由分说把法轮功学员打倒在地,然后再绑架到车上迅速拉走。前女篮宿将、现居住在加拿大的王金菊讲述过这样一件事:“我接待过一些从外地来为法轮功请愿的同修。其中一位文弱的女孩让我帮她找根绳子,原来她想把准备好的小喇叭绑在自己的脖子上,她说这样警察就不易抢走喇叭,哪怕被打倒在地,也能多喊几声‘法轮大法好’。第二天,她就那样去了,后来听人讲,当她被警察扑倒在地、狠命踢打,还不住的高喊‘法轮大法好’,她的声音在广场上久久回荡着……。”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被劫持到了监狱和劳教所进行迫害。在中共邪恶的监牢中,“法轮大法好”的呼声仍然没有停息过。吉林省松原市法轮功学员董凤山,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关押在四平监狱,仅六天即被迫害致死。参与打死董凤山的犯人韩双讲:“董凤山这个名字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他给我的触动太深了,我在监狱呆了十多年,也见过很多有刚、有魄的,但没见过他这样的,直到被打死,除了喊‘法轮大法好’,至终都没有哼一声,不知是什么力量能使他这样。”

是什么力量使他这样呢?不修炼的人是无法理解的,那是修炼者的本性同化于佛法后体现出来的金刚意志。法轮功学员对信仰的坚定使他们坦然无视恶党设置的种种劫难!

四川省阿坝州黑水县公安局森林警察陆智勇曾在绵阳新华劳教所受到过多种残酷的刑罚:例如曾同时受到四根电棒的电击;曾被用狼牙棒打,狼牙棒上面满是钉子,一打一拉皮肉就被带下来。一次陆智勇在被狼牙棒打了四十多分钟后,在被打的体无完肤的情况下竟然高声唱起了法轮功学员创作的歌曲——《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是正法
佛光普照”

施刑者被惊呆了。这是一个什么人啊?受到了如此致命的折磨,竟然还在酷刑下歌唱自己心中的信仰!这慈悲纯正的歌声传出,遂引起其他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的合唱:“法轮大法好……”

在监牢中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时面临的是恶毒的迫害,可是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们对法轮大法的坚守,有时他们一个人喊,有时是一群人在高呼。

二零零五年一月,马三家教养院二大队成立“严管队”。许清焱和三十多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押到严管队迫害:不让洗澡、不让洗衣服、吃的是黑窝头;三九天不给供暖。大家集体绝食抗议并高声喊:“法轮大法好。”那气势震动整个劳教所。十几个恶人冲进来想把法轮功学员分开带走,大家围成人墙决不让他们把人拆开,恶人的图谋没有得逞,“法轮大法好”的呼声却久久地回荡在劳教所的上空。

四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邱丽要被拉出去灌食,许清焱高喊“法轮大法好”,队长李明玉扒拉着她的头说:“给她灌食,你喊啥?”许清焱说:“我师父说了,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他的事就是你的事。”结果,许清焱被拉到值班室,被恶警谢成栋毒打。许清焱两侧的大牙被打活动了,耳朵再次失聪。谢成栋一拳打在她胸口,她差点背过气去、眼冒金星、胸中直翻、痛的大汗淋漓。

在邪恶的监牢中,法轮功学员用“法轮大法好”来捍卫自己的信仰,同时也用“法轮大法好”来声援救助其他正在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平度市原金华元种业有限公司会计陈振波,在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受尽酷刑,最后被迫害致残。她在劳教所经受酷刑时都是高呼“法轮大法好”。为了不让她呼喊口号,警察夏丽曾用胶带把她的口缠起来。为了加重对她的迫害和侮辱,恶警们曾强逼她在厕所里呆了八个多月。

山东省临朐县冶源镇法轮功学员张成美,二零一零年元旦前后,被投进这个劳教所,编入二大队二班,却一直被关押在警察办公室内。这个办公室正对着关押陈振波的厕所。二大队恶警指使数个劳教人员长期暴打张成美,天天打,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不让洗漱,长期罚站,往嘴里抹尿,用蘸满尿的抹布堵在她嘴里。这些恶人强迫张成美骂师父骂大法,张成美就喊:“大法好!”陈振波在厕所这边就能听到她们打她,咣当咣当撞墙和倒地的声音。而专门负责监管陈振波的孙晓莉在恶警赵文辉和郑金霞的指挥下经常去毒打张成美。为了减轻对张成美的毒打,孙晓莉一过去,陈振波就喊:“大法好!”孙晓莉就跑回来打陈振波。

有一次,恶人们又在打张成美了,孙晓莉也跑过去打,陈振波就高喊“大法好”,恶警赵文辉和孙晓莉同时冲进厕所,孙晓莉用拳头打陈振波的后背,赵文辉更加野蛮地摔打她,不准她喊“大法好”。陈振波说:“你们已经把我打残废了……”。

每次陈振波在监室里喊“大法好”的时候,张成美在对面也喊“大法好”。后来陈振波再喊“法轮大法好”时,却听不到张成美的声音了,原来张成美被打死了。

直到陈振波走出劳教所后才打听到,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张成美被迫害致死在劳教所里。张成美刚被劫持到劳教所的时候,是一个很壮实的人,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被迫害死了。家属见到张成美的遗体,发现她被打掉了牙,打断了胳膊,瘦的皮包骨……警察不让家属照相,逼着火化遗体。

陈振波被迫害的下身瘫痪,颈椎、胸椎严重损伤,头只能在肩上耷拉着。可是在她非法劳教期满走出劳教所时,竟又被劫持到了青岛市绍兴路67号“610”办的洗脑班。下车时更被他们拽着四肢抬下车再抬到楼上。在那里,她每天都喊“法轮大法好”。恶人们非常恐惧,把窗户紧紧地关闭。

当然,有些犯人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后,在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时也出了许多奇迹。在银川监狱,有个犯人有失眠症,十几年了没法治,很苦恼。法轮功学员知道后,就告诉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第二天一大早他高兴地对法轮功学员说:因为念了这九个字,晚上睡得很香,十几年来第一次没有失眠,太神奇了。一个月后他又高兴的说因为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睡得好了,这一个月他的体重增加了十几斤。其他念诵过“法轮大法好”的人,反馈也很好,有的说戒掉了烟,有的说病好了。

当然,修炼人修炼的境界不一样,念出的“法轮大法好”的威力也不一样。有个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心得体会中讲述是这样喊“法轮大法好”的:从丹田发出底气最洪亮的声音喊出来,每天不停地喊。那个黑窝不几天就解体了。我深深地感到,口出利剑,直穿邪恶的心脏,整个黑窝在“大法好”的呼声中颤抖。前来提问的恶警调头而跑,所长见我后会双手抱拳说 “大法好!”武警低头靠着边上溜走,我在的号子里的人随着形势的变化,他们和我一起喊“大法好”,并且全部三退。每天点名报数,轮到我是“大法好”,所以队也不要我站,什么都不要我参加……。

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在残酷的迫害中始终没有忘记对信仰的赞颂。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也在用种种方式揭露邪恶的迫害,讲给人们大法的真相。他们告诉人们最多的恐怕也是这句“法轮大法好”了。

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也曾来到中国,来到天安门广场,面向全世界喊出“法轮大法好”。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下午二时许,三十六名来自英国、瑞士、德国、法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十二个国家的西人法轮功弟子在天安门广场打出“真善忍”横幅,为法轮功进行和平请愿,并于广场就地打坐,数分钟后全部遭到中共警察非法拘捕。在抓捕他们时,用中文喊出了“法轮大法好”!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泽农在前一天写的一封致所有中国人的信“我为什么要去天安门?”时谈到:“法轮大法来自于你们中国那块土地和中华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没有他,我不会是今天这样一个人的。带着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们的国土,为了你们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纯净的心能够唤起你们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请不要追随江泽民和他的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这对你们真的不好。”

后来,法轮功学员为此专门谱写了一首歌曲《为你而来》:

跨越千山万水
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
我因为爱你而来
可贵的中国人啊
请静心倾听我的心声
法轮大法好啊
法轮大法好
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谎言
……

目前,法轮大法已经弘传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所到之处备受推崇。“法轮大法好”成了人们赞颂法轮功的一句最普通却又最崇高的话。在大陆,中共恶党虽然仍然在迫害法轮功,可是“法轮大法好”却频频出现在传单上,墙壁上,横幅上,钱币上,和世人接听的电话里,以及法轮功学员真诚的祝愿中。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恶党的歹意,认同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神奇。“法轮大法好”早已不是法轮功学员们自己在歌颂了,更有许许多多的中国人在真心地抱着尊崇的心态在念诵着 “法轮大法好”!

在“法轮大法好”的敬颂当中,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