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迫害的一个缩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发表了一篇明慧通讯员发自河北的报道,题目为“被迫害卧床七年,县干部再遭绑架”。这篇报道叙述了河北省正定县法轮功学员郑兰瑞女士和她的丈夫宋健敏先生遭受迫害的经历。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曾被迫害卧床七年的郑兰瑞再次被中共绑架,而宋健敏则已身陷冤狱长达九年。宋健敏、郑兰瑞夫妇和他们的孩子的遭遇可以说是中共在过去十一年里对大陆修炼法轮功的民众的野蛮迫害的一个缩影。

这对五十六岁的夫妇都是主流社会的民众,郑兰瑞女士是正定县政府机关干部,宋健敏先生是正定县武装部干部。夫妇二人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本体弱多病的郑兰瑞获得健康,家庭得到和睦,夫妇俩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是乡邻同事眼里的好人。

在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的民众遍布各个阶层,有教授(师)、有医生、有律师、有工程师、有企业家、有工人、有农民,也有象宋健敏、郑兰瑞夫妇这样的政府干部。他们通过修炼法轮功获得身体的健康和道德的升华,得以更好的服务于社会。可是在过去十一年的时间里,数以千万计的这样的善良民众却遭到中共江泽民集团的反复的、残酷的迫害,宋健敏、郑兰瑞一家的遭遇就是一个例子。

二零零零年秋,宋健敏、郑兰瑞被正定县恶警绑架,郑兰瑞在看守所遭多人连续殴打,致使她因严重受伤而无法进食。郑兰瑞被折磨一个月后才被释放,体重原本一百二十斤的她瘦得不足八十斤,经家人照顾数月后才得以恢复。

对郑兰瑞进行迫害的为首的恶徒是“六一零办公室”的恶警胡军。这个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于纳粹的盖世太保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耗费着纳税人的钱财迫害着中国大陆最善良的一群公民。

二零零一年六月底,宋健敏、郑兰瑞夫妇又被恶警绑架,在看守所两人遭酷刑折磨,其中大棒殴打就超过十二个小时。郑兰瑞身受重伤,生命垂危。被释放后,卧病在床长达七年。而宋健敏则被非法判刑十年,被保定市第一监狱非法关押,至今已历九年。因为宋健敏坚持信仰,监狱禁止家人探视。

象宋健敏先生这样被非法判刑十年甚至更长的法轮功学员已不在少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即使根据中国目前的法律也找不到任何依据,被中共政法委和“六一零”操纵的所谓“法庭”对法轮功学员的“庭审”完全是走过场,目的是为了欺骗外界。除了非法判刑,还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未经任何法律程序被警察投入劳教所,很多人已经是第三次、第四次被非法劳教。

在监狱、劳教所和“六一零”在各地私设的洗脑班里,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迫违心表态放弃信仰,拒绝妥协的人则遭到凶残的折磨,很多人被折磨致残致死。到今天为止,已经至少有3406人被迫害致死,而这仅仅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传出来的案例。宋健敏已经被非法关押九年,他在狱中的安危令人忧心。

在过去十一年里,惨遭迫害的不仅仅是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家人也承受着苦难,尤其是无辜的孩子,更是悲苦和无助。宋健敏、郑兰瑞夫妇育有一男一女,女儿目前在上高中,儿子在上小学。两个孩子已经多年没有见到父亲。郑兰瑞被迫害重伤而卧病在床长达七年,女儿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一边打工一边上学,儿子为了照顾母亲,被迫放弃大部份课程,在家操持家务。

这两个孩子的凄苦发生在很多孩子的身上。那些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里的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尤其是那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孤儿,他们过早的承受着不该承受的痛苦。

近日,这两个多年没有见到父亲的孩子又被夺走了母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在“六一零”恶徒胡军的授意下,正定县恶警再次把郑兰瑞抓进了看守所。郑兰瑞本已被迫害得卧病七年,如今又陷囹圄,面临恶警的折磨。她的两个孩子的处境更是雪上加霜,令人担忧。

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人员也有妻子儿女,他们在享受着天伦之乐的时候,被他们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却妻离子散、备受摧残。参与迫害的中共恶徒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报应。

在中国大陆,难以计数的家庭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就和宋健敏、郑兰瑞一家一样遭受着反复的迫害。在中共的统治下,这样的迫害也会延伸到其他主流社会的民众身上,诸如“强拆”、“截访”等暴行不是一直在大陆发生吗?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谴责和抵制中共暴行,尽快结束这场持续了十一年的灾难,这不仅是为了修炼法轮功的民众,也是为了所有中国人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