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和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

普世的政治

中国人所说的“政治”实际上是指“政”和“治”两个方面的事情。

政,就是有关国家的政事、制度、秩序、政策法令等等。比如“政通人和,百废俱兴”(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政”就是这个意思。孔子说过:“政者,正也。子帅以政,孰敢不正?”(《论语•颜渊》)我们想想,如果当政者是正直之士,上行下效,那谁还敢违法乱纪呢?如果把持大权的都是些鸡鸣狗盗贪污腐败之徒,上梁不正下梁歪,还不腐败透顶吗?所以古人讲“公内修政而劝民,可以信于诸侯矣。”(《管子》)“上下肃然,称为政理。”(《后汉书•张衡传》)。

那么这个“治”呢?墨子说“天下兼相爱则治,相恶则乱。”(《墨子•兼爱上》)“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礼记•大学》)

《左传》中记载郑国有许多人到乡校里议论国家政治。有人建议子产(郑国的政治家)把乡校毁了。子产说:为什么要毁掉乡校呢?人们议论一下施政措施的好坏有什么不好?他把敢于说话的人称做自己的老师。结果郑国在子产宽厚仁道政策的治理之下经济发展,社会秩序井井有条。

《资治通鉴•唐记》中记载着这么一件事情:唐太宗非常喜好弓箭,有一回他把自己保存的十几把好弓拿给工匠看,工匠却说“都不是好弓”,唐太宗问其原因,工匠说:这些弓的木心不是直的,那么木头的纹理都不正,这样的弓射出去的箭即使再有力也会走偏的。唐太宗猛然醒悟:那么官员的品德如何对于整个国家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啊。

人类社会原来是没有“政治”的,只有以德治邦。后来古人所讲的政治也并不是权谋治人之术,更不是伏尸百万、千万的“政治运动”、权谋、整人,而是“心正”、“兼爱”、“明明德”,是“政者,正也”的道德境界。直到近代,孙中山先生还说:“政治两字的意思,浅而言之,政就是众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的事便是政治。”

“政治”在西方社会也是个很平和的词,人们将大家关心的公众事务叫政治,除宗教、商业外的社会活动都可视为政治活动。早在公元前5世纪的时候,在雅典城邦伯里克里为了鼓舞公民参与政治还给大家发放工资和“观剧津贴”。近代法国的《人权宣言》中规定:“任何政治结合的目的都在于保存人的自然的和不可动摇的权利。这些权利就是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联合国大会在1948年12月10日通过并颁布的《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就规定:“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

这不正是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吗?不正是“天赋人权”、“信仰自由”、“人身自由”、“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吗?这样的政治当然对人类是有益的,是人类不可缺少的,是应该肯定、维护和积极参与的。

共产党的“政治”

马克思说:“在政治上为了一定的目的,甚至可以同魔鬼结成联盟,只是必须肯定,是你领着魔鬼走而不是魔鬼领着你走。”(《科苏特、马志尼和路易—拿破仑》)为什么要这样干呢?马克思又说,“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共产党宣言》)恩格斯补充说:“任何政治斗争都是阶级斗争”。(《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于是列宁跟着说“政治就是各阶级之间的斗争”,斯大林说这种政治是“现代社会生活的轴心”,毛泽东说“都是阶级对阶级的斗争”。

于是,什么“共产国际运动”、“十月革命”、“大清洗”、红色高棉大屠杀,什么“工人运动”、“农民运动”、“整风运动”、“土改运动”、“镇压反革命运动”、“反右派运动”……“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迫害法轮功等等等等的“政治运动”就必然的发生了。

于是,什么“政治斗争”、“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思想斗争”、“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革命”、“消灭”、“打倒”、“大批判”、“批斗”、“表态”、“思想深处闹革命”、“洗脑”、“劳教”、“劳改”、“处决”、“阶级仇恨”、“苦大仇深”、“无产阶级专政”……什么“政治宣传”、“政治学习”、“政治工作”、“政治面貌”、“政治立场”、“政治生命”、“政治觉悟”、“政治目标”、“政治表现”、大中小学都有政治课程、搞政治工作有《党的建设》、《红旗》杂志、《思想政治工作》杂志,“搞政治运动”有“肃反委员会”“文革小组”“610办公室”、江泽民的“三讲”里头就有“讲政治”……堂而皇之的办“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重重叠叠的办各级党校……“政治挂帅,思想领先”、“政治是一切工作的生命线”……可真是“政治”满天飞、遍地跑。

如此众多的“政治”都是谁“搞”的呢?是哪个老百姓吗?绝对不是。老百姓有什么权利“搞政治”呢?江泽民不是说了吗?“生存权是最大的人权”,让你活着就不错了,还搞什么政治!数尽中国几十年以来的“政治运动”不都是共产党“搞”的吗?所以,在当今的中国“搞政治”从来就是共产党的专利,是它的看家本事和最基本的统治手段。

“搞政治”叫共产党兴奋不已,它情不自禁地说“与人斗,其乐无穷”、文化大革命“每隔七八年再来一次”(毛泽东语)。“搞政治”使更多的人们闻风丧胆唯恐避之不及。所以共产党的“政治”和我们人类的正常的政治是完全相反的格格不入的。

在共产党“搞”的“政治”中,作为农村生产的组织者和社会稳定的基石的乡绅们被扣上“地主阶级”的帽子加以消灭和专政,作为一个国家必不可少的资本家阶层被消灭,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张志新由于说了几句真话而被残酷的虐杀而且不准家人收尸,甚至是共产党自己的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只要稍不如共产党的意就可以随便将其致死而给人民甚至给自己的党徒都没有任何的交代……

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高蓉蓉,因为修炼法轮功于2003年7月被劫持至龙山劳动教养院,2004年5月7日下午3点被该教养院二大队队长姜兆华、副大队长唐玉宝在值班室连续电击了7小时。致使其面部严重毁容,满脸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变形,连朝夕相处的犯人都认不出她了。但是恶党还不罢手,在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直接指挥下于2005年6月16日终于把大家公认的好人高蓉蓉活活致死……

如此这般被害死的无辜的中国人仅从1949年到现在就有八千多万之众。

在共产党“搞”的“政治”中,中国的贪污腐败愈演愈烈,贫富分化越来越大,物价飞涨越来越惊人,房价之飙升令人瞠目结舌,高昂的学费、医疗费逼得多少人走投无路,无休止的拆迁、征地把多少人赶出了家园,巨大的就业压力及生活压力逼得多少人悲观绝望走上了绝路……多少腐败分子、多少特权新贵,多少流氓恶棍都是腰缠万贯、豪宅名车、挥金如土……而共产党却无耻的宣称他们是“人民的公仆”。

在共产党的“政治”中,中国人连信仰的自由都没有,甚至许多坚持自己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都变成了中共手里沉甸甸的钞票……多少诈骗、偷盗、抢劫、吸毒、卖淫、赌博、拐卖妇女儿童、行凶报复、杀人害命……多少土地荒漠化盐碱化、水质污染、大气污染、噪音污染、水灾、旱灾、虫灾、泥石流、地震以及各种传染病……多少矿难、虐杀儿童、虐待妇女、毒大米、毒面粉、毒奶粉、地沟油、垃圾猪的等等等等滚滚而来,真叫人防不胜防。而中共的高官们都是高高在上层层保护,或者早已把自己的子女、财产都转移国外,或者成批成批的时刻准备着逃之夭夭和已经成功的外逃了……难道说这一切不都是共产“搞”出来的吗?

可是,您万万想不到的是,共产党一直在到处宣传说法轮功在“搞政治”。法轮功学员依法上访被诬为搞政治、法轮功学员讲出自己的受迫害真相被诬为搞政治,法轮功学员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被诬为搞政治、传播《九评共产党》一书被诬为搞政治……。为什么共产党总是高举“搞政治”这块牌子来整它们想打击的对象呢?

中国人叫共产党的“政治”搞怕了,一提“政治”大家就不寒而栗谈虎色变,认为人类的政治都是这样的。于是共产党一高喊法轮功“搞政治”的时候,多少人在杯弓蛇影的恐惧中把仇恨无端的转移到法轮功身上。不敢说共产党不好,一说就是“反党分子”“反革命”,是“政治问题”要杀头的。你宣传“共产党迫害了法轮功、欺骗了民众”不是“搞政治”吗?你“搞政治”人家就要杀你——这是共产党几十年如一日的“搞政治”强加给人们的一个歪理。

一个“搞政治”的专家现在要把“搞政治”当作脏水来泼好人,这不是耍流氓吗?

讲真相不是“搞政治”

朋友,我们法轮大法弟子是真正修炼的人,我们对于个人的利益得失是放弃的,超脱的,如同所有真正返本归真的法门中的人们一样,这是修炼人的本份。

可是当我们正当的修炼权利被剥夺的时候,当我们的师父被肆意污蔑,我们的信仰被任意践踏的时候,当大法被许多人误解的时候,当成千上万要做好人的人被抓被劳教被判刑被虐杀甚至活摘器官还被人们认为是“活该”的时候,我们应不应该出来说明一下事实真相?我们应不应该向大家说明法轮大法是什么,迫害我们的共产党是什么呢?我们应不应该对那些正在做恶的人说一声“住手,你这样做首先害的是你自己”的忠告呢?难道说我们任人宰割才是正理?难道说神圣的大法就应该被侮辱?难道说修炼人就该打该杀?难道说看人做坏事将来遭恶报不声不响才对?难道说一旦说明事实真相了就是“搞政治”而且是共产党式的“政治”?这是什么道理啊?!我们在说明真相中就必须要说清楚是谁在欺骗大家在迫害我们,谁在连常识都不管的编造“天安门自焚事件”?是谁在几十年来从不间断的戕害人命?它是个什么东西?它为什么要这样干?这不是为了维护大家的知情权吗?古人讲“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不对吗?

所以讲真相、传播真相是顺天意得人心的利国利民积德行善的大好事,是天经地义的,是当今真正的修炼人、正义的人们完全应该做的,就象当年基督徒在虐杀面前、佛教徒在法难面前坚持真理不屈不挠的那样。

朋友,我们想想,道理是不是这样?

朋友,请您选择

在人类正常的普世的政治观的角度上看,“政通人和”才能“百废俱兴”,“先正其心”才能“而后天下平”,孔子认为子产不毁乡校就是仁政,唐太宗要求官员们必须正直才能有益于国家政治,西方的民主政治、《人权宣言》、《世界人权宣言》不都是把从事政治作为人的基本权利的吗?那么我们传播《九评》讲事实真相不也是为了人们的“安全和反抗压迫”的基本权利而行的正义之举吗?这怎么能和共产党一杀就是几十万几百万的“搞政治”相提并论呢?就算是涉及到了政治,那也决不是共产党的那种“领着魔鬼走”的害人的“政治”,而是向着“政者,正也”、“兼相爱”之正统的回归,是破除谎言救度世人的说明真相,是拨开乌云见青天的义举。

朋友,如果可以选择,您是选择文革呢还是选择文景之治、贞观之治或康乾盛世呢?如果可以选择,您是选择西方的民主政治还是毛泽东式的“人民民主专政”?如果可以选择,您愿意做跟着林肯的普通一兵还是甘愿做毛泽东手下的红卫兵头头?您愿意奔赴在反法西斯战争的前线还是甘愿做江泽民的“610组织”的马列恶徒呢?我们应该做一个真正的炎黄后代呢还是认贼作父做马列子孙呢?在普世的正义的政治和共产党邪恶的魔鬼“政治”之间您应该选择哪一个?

虽然历史不能选择,但是做怎么样的人走什么样的路我们完全可以选择。

朋友,如果您选择的是一个有健康的人格和完整的政治权利的人,而不是一个时刻都可能被“政治”“搞”掉的炮灰;那么就请您退出共产党的党团队组织,迎接上苍给予我们每一个人应有的自由、幸福、光明和殊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