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放下急于摆脱身体痛苦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至今,原本在我身上发生了许多奇迹,曾患十二指肠溃疡、脉管炎和长年头疼病等许多疾病修炼后都不翼而飞了。可就在今年六月份身体出现严重病业干扰,在如何闯过生死关摆脱病业痛苦的过程中给我留下深刻教训。

今年六月二十日半夜,我突然间出现心绞痛,由于自己有多年的中医经验,自己按心部脉,脉弱四十次/分左右。当时怕心上来感到心脏要停,心性一下掉到常人中,紧忙喊女儿煎中药服下,坚持到天亮。由于自己心态不稳,觉的师父不会管我,认为自己修的不好,放不下生死,动了去医院急救的念头。不料到了急救中心医院,医生量我的血压一百二十/七十属正常。医生让我住院,并给我做了二十四小时观察,诊断结果“早搏”,给打点滴(硝酸甘油)。住了四天医院病情未见好转。

女儿学过护士专业,提出开药回家打点滴就出院了。在家打了四十余天,病情还是反复,尤其是经常出现心慌,我的心性完全掉到常人中,心里没底了。我开始动了去省城医院找专家做彻底检查的念头,在省城医院做了心电图,医生对我女儿说;“心电看不出什么问题”。由于渴望急于摆脱身体病痛的折磨,还希望医生对我有好的治疗方案,我对医生说;我点滴硝酸甘油无效,希望大夫根据我的病情换一下治疗方案。然而直到第二天,医生仍然给我点滴和硝酸甘油同类族的药,点三分之一,我就感觉心里难受,心发慌把针拔下来了,同时,我对女儿说:“我要出院,你去给我办出院手续”,因为我已经对医院不抱任何希望了。

住院的第三、四天,我已经不配合治疗,第四天晚上后半夜两点多,我坐起身来,心想我是炼功人,我还得炼功。我来到走廊里,炼起动功,并求师父加持,我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师父救救弟子吧,这时心里感觉敞亮多了。早晨我催女儿办出院手续,然而女儿说;爸,你到这里来得听大夫的,怎么也得坚持一个疗程啊,什么药也不能打上马上就好,你不配合治疗,病又这么重,还要出院,回家去你叫我们做儿女的怎么能放心。这时同病房病友也劝我,别性急,慢慢来,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当时我表面点头,内心想;“我跟你们不同,我是炼功人,我打针不服,我还在这里干什么。”

回家后,中药我吃了七十多副,针剂也没少打,还是时好时坏。直到三个月后的一天,我看到师父讲法中的一段:“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洛杉矶市法会讲法》)这段法师父指的就是我,我如梦初醒。后来我悟到;我是炼功人,我必须真正放下生死,人活百岁难免一死。从这一天起我下定恒心不再采用常人的办法打吃药了。身体难受时,我就坚持正念足,心里背《洪吟》。并且我在师父法像前上香、合十,跟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没修好掉到常人中,弟子悟性太差了,师父救救弟子吧,帮我过去这一关吧。”当时就感觉一股暖流从头上下来,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无病一身轻了,是师父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我写出我的经历,是希望处在病业魔难中同修,吸取我的教训,不折不扣的坚定的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生死关。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