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同修不要用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近来我地被旧势力以病业方式迫害的同修有好几例,并且有几人已离世,给长期法学的不好的、不懂得如何修炼的同修造成一些迷惑与不解。

我地一协调人被病业方式干扰已经两年了,发展到现在已住院多次,同修都很着急,曾数次组织多位做协调的同修面对面地对他发正念和学法,也多次组织整体为他发正念。也有许多同修主动前去发正念和帮助,可以说惊动了全市所有的同修,大家都知道这个事情,在一定程度上牵扯到了许多同修。现在又传出话要求帮其发正念,并说:这位同修要求救救他。

时间拖得这么长,许多学员被牵扯了许多精力,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我们做的正不正,有没有漏被旧势力钻空子,从而加长和加重了同修的迫害?

帮同修是必要的,但我们自己不能动心。从我们现在的情况看,我们不是不动心,而是很大范围的同修都动心了:焦急的心、怕影响不好的心、对同修的感情,埋怨指责的心,分别心等等。这个分别心在这表现的也是比较突出的,我地到目前为止已有数位同修受到病业干扰,有的甚至离世,也没组织过帮其发正念,也没影响到这么大范围,而这位同修之所以能让这么多人而动心,是因为他是协调人,这是不是分别心,是不是人心呢?大家都心里焦急希望他快点突破,快点好起来,都担心他给大法造成的影响不好,这是不是又是怕心?虽然也帮其学法,希望他从法上提高,这是对的,但做的过程中,是不是我们又掺杂了很大的求心?埋怨他、指责他不在法上提高、放不下生死,而那种指责的心并不是出自纯善啊。人心都返出来了,甚至影响到证实法的事。这些状态,是不是也能成为旧势力迫害同修的借口呢?成为它们继续迫害同修的把柄呢?大家这么大范围的人心浮动,为其所思,为其所动,而且动的是人心(不是说不做该做的帮助同修的事,而是不能出于人心去做、更不能掺杂强烈的人心当成常人事去做,这是修炼啊。他在修炼,我们每个听到、看到此事的人也要修自己)。旧势力是不是也会说他们做对了,非要这样做才能去我们这些人的人心呢?才使同修拖得这么久?

同修遇到魔难,帮助同修是我们的责任,问题是如果我们不在法上做,可能就会帮倒忙。

拖了这么长的时间,牵扯到整体这么大的精力,同修的病业不但没轻反而加重,这不足以引起我们的深思吗?我们还不静下心来各自找一找我们自己存在的问题吗?该冷静下来了,该理智思考了。

正法已近尾声,要求也异常严格。近段时间我们多位同修遭到病业迫害和数位同修离世,应该引起我们对学法和修炼的重视了。修炼中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发生,每一个关难都需要我们用大法来衡量。问题并不可怕,关键是我们各自都修去人心提高上来,也许什么问题也就解决了。希望我们每个同修都把自己摆進去悟一悟,在矛盾面前和过关当中,真正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思考和行事。

当然问题发生后肯定有当事人自己的原因,例如有的同修怕肉身吃苦放不下生死,不想承受;有的遇到魔难正念不足,带着求心学法和做三件事;有的法理不清,觉的先走也是圆满,怕吃苦轻言放弃肉身;有的信师信法心不到位,三番二次住院也没好,最后在医院去世。

和魔难中的同修一起重温师父教给我们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再在思想中加上一念:我的修炼与其它生命一点关系也没有,如果我以前和什么生命签过什么约定,保证过什么,我今天郑重宣布全部作废,我只听我师父的安排,其它的都不要都不承认。真能做到它们就不敢下狠手。

以上是自己所悟,层次所限不正确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和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