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与活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中》披露了马克思主义源自一个撒旦教秘密组织的这一重要事实。据曝光的现代撒旦教内幕资料,撒旦教聚会常有的活动是男女纵欲狂欢;也经常有活人祭,被杀的人多数是魔教里不被信任的人。由此,共产国家和共产主义者以大量杀人为统治手段;杀人模式层出不穷;杀人手段极其残忍的这些共同特征的源头和起因就更加清楚了:杀人符合共产主义的魔性,是魔鬼对人类仇恨和破坏毁灭的具体表现。

恩格斯曾经说过马克思是“万魔附体”:“他的狂怒从不平息,就象有一万个魔鬼通过他的毛发占有了他。”马克思通过其对撒旦魔的信仰,行使魔鬼的职责,将无神论、唯物论、暴力论以及达尔文的进化论等邪说和魔鬼的邪恶信息包装成共产主义,把被美化和学术化了的邪恶主义传向全世界,让人们不信神而转而与魔鬼一起做恶。

马克思极为好斗。他颇为喜爱,且经常重复的一句话是:“世上再没有比噬咬敌人更大的快乐了。”

共产体制的杀人手法源自撒旦教的活人祭

接受了共产主义的国家,都有共同的杀人历史,而其对活人的迫害和折磨及针对人体器官的特殊爱好,又有其共同的相似之处。

斯大林的妻舅兼最亲密同志 Kaganovitch,在其日记中写道:斯大林向 Kaganovitch 描述了他的“灵性修练”。各宗教的信仰者在修法时,会想象美丽、智慧、善良的事物,以助他们变得更加慈悲;而斯大林则沉迷于恰恰相反的修习中。“当我要向某人道别时,我想象此人四肢着地,然后他变得非常恶心。有时我会觉得有点喜欢某个应该被清除的人,你猜我会怎么做?我会想象这人正在拉屎、发出恶臭、放屁、呕吐 --- 然后我就不会再对此人感到内疚。他越快停止在地球上发臭越好。于是,我会发自内心地处理掉此人。”

有现代撒旦教教会人员公开宣称:撒旦教徒可以在除掉一个令人厌恶和应该被处死的人时进行活人祭。如果同样的话从完全不同历史时期和社会阶层的人口中说出,只能证明这就是接受了撒旦教义的人的统一行为。

Lunatcharski,一位曾任苏联教育部长的哲学家,在《社会主义与信仰》中写道:马克思抛弃了与神有关的一切,并把撒旦放到了行进中的无产阶级队伍之前。贝利亚曾说:“当我们布尔什维克想要做成一件事,我们会对其他的一切都不顾。”

施行活人祭的撒旦教徒往往是被魔操控了的人,所以许多残忍的行为才难以被人所相信,因为这早已背离了正常的人性。

一些基督教五旬宗(Pentecostalism)信徒讲述了一件二战期间发生在俄国的事:他们的一位传教士曾为别人驱魔,那个魔鬼离开附身之人时,恐吓道:“我会报仇的。”数年后,那位驱魔的五旬宗传教士因信仰而被枪决了。执行枪决的军官在扣动扳机前说:“现在我们扯平了。”

共产党官员们是否有时被魔鬼附体了?他们是否成了撒旦的工具?答案是肯定的。

《九评共产党》中写道:“中共在文革的高潮阶段,活取心肝已积累了相当经验,加之吃过人肉的老游击队员传授,技术已臻于完善。譬如活人开膛,只须在软肋下用刀拉一‘人’字形口子,用脚往肚子上一踩,(如受害者是绑在树上,则用膝盖往肚子上一顶──)心与肚便豁然而出。为首者割心、肝、生殖器而去,余下的任人分割。红旗飘飘,口号声声,场面盛大而雄壮……”

柬埔寨首都金边罪恶馆的展柜前,陈列着S-21监狱,为了给柬共领导人进补,竟然由传自中共援柬的“专家与技术人员”特制的钻脑机,取人脑来制造补品。保健医生从人后脑钻开0.8公分的孔洞,再从头顶钻眼,即可取出完整的人脑,经中共专家加工,即是最佳的补脑品,可保证首长精力充沛地为“人民”服务。这种医疗术是否有效?无从查考。但已发现的几千枚钻孔人头骨却铭刻下一段柬共统治时期的真实历史。

西方出版社于1983年3月10日报导,在津巴布韦,共产独裁者Mugabe的军队杀害了三千名Ndebele部落的人。此军队是北韩指导员训练出来的。军队命令该部落的人射杀自己成年的儿子,若有不从,就将他们连同儿子一齐射杀。

由此,许多共产党国家中发生的大规模杀人的残酷与邪恶,其真实原因是:共产邪教劫持国家机器进行大规模活人祭,威慑人民以达到其政权稳定,而魔鬼借助共产体制杀人搞活人祭以充实魔鬼的邪恶能量。

中共活摘器官是末世神魔之战的一部份

现代器官移植起源于前共产苏联,1936年前苏联医生沃罗诺夫将一个尸体的肾脏移植到一位因汞中毒而肾衰竭、病入膏肓、无药可救年轻人体内,病人在48小时后死去了。1936年正是斯大林大清洗中,第一次莫斯科审判发生的时候。上百万人死于大清洗,16.5万名神父因传教被捕,其中10.6万人被枪决。

中共建政初期,以共产苏联培养医疗卫生人才的方法为蓝本,改造了中国传统的医学教育模式,建立起高等教育的制度与体制。中国的器官移植体制来源于共产体制,既没有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中天理对医生医德的要求,也没有西方传统医学中希波克拉底誓词道德伦理规范,从开始就是不受任何道德伦理约束的畸形体系。

东方自古要求医德,唐代名医孙思邈的《大医精诚》中提到,“先发大慈恻隐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并讲到,杀死一生命以救活另一生命,那么,你和他的生命反而远离生存而早死。明白此理者为“大哲”(大智慧)之人。

西医中来自希波克拉底誓词中的伦理观要求避免一切堕落害人之败行,因此,西方器官移植中对于捐赠器官者的同意书和判断脑死亡标准看得非常之重,就是为了避免活摘器官和杀生害命。

由于中共医学体制内器官来源不明,其关于移植研究的文章一直不被国际社会所接受。在活摘器官曝光之后,许多美国大移植中心停止了对中国医生的培训,不愿再把训练移植技术作为魔鬼行恶的工具。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用各种手段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的整个医务体系中的人员因为丧失了“救死扶伤”这最基本的医德,魔变成了“含灵巨贼”,也就是含有共产党那邪恶的魔灵的巨贼。

那么,共产党这邪恶的魔灵为何要迫害法轮功呢?

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李洪志先生所传的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修炼法轮功的学员,是同化宇宙特性,走在神路上的人,不但自己摆脱了共产邪灵的操控,也带动着身边的亲朋好友向善受益。神和魔对待人的态度是完全相反的,神要让人修心向善,为的是救度众生,而马克思和撒旦魔一样,想将全人类投入地狱之中。在共产邪灵的眼中,法轮功学员当然是令其厌恶的,对其转化不了又无计可施的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就成为了中共迫害的重要手段,其巨大经济利益又维持迫害,并吸引全世界的人为了器官到中国进行移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用钱买活体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帮助中共杀人害命,达到魔毁灭全世界人的目的。

二零零九年,曾在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的一目击者披露中共邪党系统活摘学员器官的证据中提到,军医在活摘器官时没有打麻药,有些人不理解。这是因为这些人用善良的正常人角度来判断中共活摘器官系统,而撒旦教搞活人祭从来就没用过麻药,含中共魔灵的巨贼又怎么会在活摘器官时讲人道呢?

法轮功学员在向全世界讲清真相中,将中共的邪恶迫害告诉了全世界,善良的人们纷纷认清中共的魔性和邪恶,反对这场迫害,选择了抛弃魔,走向神,选择了光明的未来。

马克思身为犹太人,却仇视犹太人和犹太人的信仰,写了一本反犹太的书。而被马克思仇视的犹太人反对其邪恶主义,并声援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初,以色列医疗保险运营商停止送病人去中国进行器官移植。2008年7月,古犹太最高法庭在累计的各类证词和间接证据基础上得出结论:无数的无辜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杀害,其中有些是出于活摘器官的利润而进行的。九十七岁的犹太教牧师约瑟夫•撒冷•艾莉亚斯(Rabbi Yosef Shalom Eliashiv)是立陶宛正统犹太教的法典专家和宗教领袖。他坚定的禁止犹太教徒从中共摘取器官的暴行中受益,艾莉亚斯要求教徒们即使是在性命攸关的情况下也不允许通过这种途径寻求治疗。

犹太人可以做到抛弃其宗族内部魔变的成员、走向神,而马克思不是中国人,共产主义是西来的魔灵,与中国五千年文明没有任何关系,作为一个中国人,为何要为非己族类的共产邪灵买单,陪其一起被淘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