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中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三日】在中共对法轮功和大法弟子长达十年之久的迫害中,我两次被迫流离失所。幸运的是,在这些年月中,我得到了当地同修的大力帮助,给我提供资料,有时我还能最先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同修们还经常与我進行切磋,使我在做三件事上都没落下,学法更专心,更精進。在这个过程中,我也逐渐去掉了怕心和很多其他人心,从中让我真的感受到了师尊的洪大慈悲和佛恩浩荡,我非常感谢那些同修对我的无私帮助。

破除恶党的经济迫害

流离失所期间,邪恶抓不到我,于是从零二年就冻结了我的退休金,以此逼迫我自己出面去领取。开始没有悟到,认为有饭吃就行,我若回去领就等于上了圈套。反正钱哪、利呀都是要放下的,而且早晚你得给我。后来学法悟到,大法弟子要有反迫害精神,不能消极承受。零五年《明慧周刊》刊登了几篇提醒同修要重视反经济迫害的交流文章,我才意识到自己完全是用人心对待这件事情了,我把它看作是人对人的迫害了,没在法上认识。消极承受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扣发我的退休金就是对我的经济迫害,就是江魔头“经济截断”政策的推行,承认不承认这种经济迫害不是能不能舍利的问题。大法修炼是不允许邪恶随意迫害的。

在法上认识上来了,我就着手准备返回家中追回被非法扣留的工资。我想,起码要做好以下几点:一,首先自己处理此事得符合常人状态,以常人的法律做依据;二,去单位解决问题前要高密度发正念(一个月);三,给单位各级有关人员写一封信,以这种形式尽量向他们讲清真相

几个熟悉的同修得知我的决定后纷纷打电话来劝我:“千万不要回去,现在正是紧的时候,回去危险。”有的还说:“你肯定是悟错了,绝对不能回单位,回去就抓你。”他们担心出事是因为他们知道三年来我单位配合“六一零”多次到外地几个省市抓过我。另外由于《九评共产党》的问世和散发,邪恶怕极了,疯狂抓人。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但我坚信我要做的这件事是在法上的,如果在法上,那就绝对没问题,师父会帮我。师父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这是破除旧势力的迫害和束缚,符合法。我坚信师父,正念很足,很快写好了文章。一天早晨,我天目中看到一面墙,突然墙面中央往外骨裂,就象小鸡叨解似的,然后冲破墙跳出一个人来站在地上,一看正是我自己,笑着看着我。当即悟到:自己的障碍要自己破除。这就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

带上了我写的书信,独自一人信心百倍的踏上了回单位的列车。到单位也很顺利的见到了老干办主任。我先把那封信交给她,让她传给有关领导看看,然后以自我介绍的形式开始给这位主任讲真相。我讲了炼功后的身心变化,多种疾病都消失了,身体和精神都非常好,也讲了她的前任和保卫处如何配合“六一零”逼我放弃修炼,到处抓我,使我在外地流离失所长达三年之久;他们如何多次骚扰我的子女们和亲戚朋友;我没犯法,信仰无罪,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扣发我的工资是没理由的,退休工资是我的一生劳动所得,谁也没权力这样做,要求尽快如数补发。这位主任耐心的听完我的这些话,分手时让我等她的电话。第二天她来电话说,明天保卫处处长要来看我。各部门领导都换届了,我都不认识,但我心不动,正念很强。次日,老干办主任、保卫处长带一科长准时来到我家。处长自我介绍是本校毕业的研究生,说了解过我,反映很好,称我是老前辈。我知道他是尽量表现他的人性一面。我则重点讲他们如何迫害我,尤其对我的家人伤害很大。揭露迫害是为了制止迫害。我问他们还抓我吗?他笑笑说:“不抓,不抓。你是自由的。看未来,看未来。”他告诉我工资没问题,党委同意补发,他们在办。他又说,听说你们家人都很好,我们想到你女儿家看看。我说:“对不起,你以这种身份去,我不能欢迎。因为这几年中,他们去了十几次,丈夫和女儿都担惊受怕的。”他又说:“能不能打个电话?”我说:“电话也别打。”“一年打一次?”“一次也别打。”反正我就是不配合。很快我被通知发工资那天去领钱。这件事就这样没让我跑一步就办成了。而且这些年来,他们真的一次电话没打过。

这件事使我认识到,修炼中就是要把遇到的难、麻烦都看作是自己提高的好机会,当然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是从思想上的否定,但既成事实的,就得正念去面对,在行为上一定要破除它的所为。这就是从破除旧势力的束缚中走出来。修炼就是一关一难的闯过来,没有这些关、难还修不成。

人心一定得去,也一定能去

在闯关的过程中,暴露出很多不足,特别表现在说话口气生硬、不善、不祥和,根本不象个修炼人,不论做什么总要占上风,有理不饶人,比常人还不如,这就是争斗心、争强好胜心,都暴露出来了。对待迫害我们的邪恶之人我们不能太软,但在这其中养成争斗的习惯,依此态度对待其他人是绝对不行的。关、难也可能是用师父留下的这点东西过来了,邪恶没敢动我,几乎几个闯关过程都是我说了算,演了主角。但师父要求从现在开始必须做好。一定要去掉。我有决心一定去掉,但有时一碰还不行。我不灰心,争取尽快做好,达到要求。还有爱听好听的,不爱听不好听的,说自己不好就不高兴。自修炼以来,同修认为我修的还不错,有什么都想和我说说,自己也觉的不错,沾沾自喜,有时说话居高临下、好教训别人,不考虑别人能否接受得了,说完就后悔,又想去道歉。

我们学法组有五、六个人,最近在和三个同修接触中我都不同程度的表现出了这些不好的人心,说甲同修“自私”,说乙同修“就你都对”,说丙同修“主观,总要自己说了算”。不久,从几个同修那里都得到了反馈:甲同修说我在对常人讲真相中“讲高了”;乙同修说我对世人“不善”;丙说“你不要那么讲”,“不能”这样、“不能”那样;丁说“你应该配合我”,一时间似乎大家都冲我来了。有的我忍住了,没说什么,比较坦然,有的就辩解一下,甚至有的还顶回去。事后向内找自己,这不是师父安排去我的人心吗?我们小组一直都很溶洽,我怎么那么说她们呢?要尊重、爱护同修。我应该非常感激她们给了我提高的机会,是我没把握住,推出去了,还伤了同修。师尊在《曼哈顿讲法》中这样说:“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鼓掌)面对再大的委屈都能够很坦然的对待,都能够心不动,都不为自己找借口,有很多事情甚至于你不需要争辩,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众笑)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笑)(众笑,鼓掌)咱们今天就说到这儿。东西我可以给你们统统都拿下去,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师父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还做不好吗?师尊把那个物质拿掉了,还没信心吗?我相信我的这些人心一定能去,一定能去。

做到“修炼如初”

由于重视学法,打下了比较坚实的基础,正念也很强,所以大的关、难也没觉难就过去了。可是回到常人中,时间一长,不知不觉就放松了,渐渐的就不精進了,实际上就是对常人社会的各种诱惑产生了执著。被社会中的吸引给拖下去了。其实是对大法修炼形式认识不清。师父《曼哈顿讲法》讲法对我触动很大。修炼是严肃的。对照自己这几年的修炼状态真可怕,懈怠、图安逸,对自己要求不严,今后一定要严格约束自己,尽快达到标准,象开始得法时那样精進、再精進,做到“修炼如初”。

我知道讲真相、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救人是最紧迫的,是师父再三强调要做好的,我一定按师父要求不能放松,力度要越来越大,不能对不起众生,对不起自己史前立下的誓约。我们正在努力做,有的同修做的很好(我做的较差)。我们从零八年开始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以来,有的同修每周出去几次,有的天天下午出去讲,每月全小组讲下来多则劝退四、五百人,少则七、八十人。我们讲真相的力度还不大,今后会做的越来越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