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七日】一九九八年五月,我在北京的一家旅店住宿,有幸遇到一个青岛来的法轮大法修炼人,从她那里知道“法轮功”。因我是陪丈夫看病,什么心情也没有,当时拿到《转法轮》没有什么想法,只是看到她们炼功,觉的很好,就跟着学了几下。同修看我学的快,一遍就会了,还能双盘腿四十几分钟,就把这本宝书叫我请来了。当时看书看到第三讲时,身体反应很大,有点承受不了的感觉,我当时没有明白是师尊给我净化身体。十一月份师尊再次给我机会,让我再次拿起书看,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从那以后,我真正走進大法修炼中来了。

由于悟性差,学法时间短,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又把我震蒙了,我怎么想也想不通,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了呢?经过反复思考,认定大法就是好功法,我就下决心跟随师尊一修到底。二零零零年底我被绑架,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回家后,因为知道了写“五书”是错误的,感到很绝望,消沉到了极点。是师尊无限慈悲,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承认旧势力的所谓考验。是同修无私的奉献,使我从新走上正法修炼的路。开始时,在怕心障碍下,三件事,我只做两件,直到师尊的《向世间转轮》发表后,我才真正的清醒。

刚开始做真相,不敢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我想我就用嘴讲。刚开始不会讲,就和亲戚朋友,熟人讲。因为我没有什么观念,只想告诉他们三退保平安,记住“真善忍好”。心里有了这个想法,嘴还不好张,真象同修的文章说的那样,有四个阶段四种心态。第一阶段是强迫自己必须讲,第二个阶段是带着怕心讲,第三阶段是带着完成任务的心讲,第四阶段也就是现在,是真正的慈悲心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这四个阶段,是在师尊不断点悟下走过来的。

还记的在一次生日宴会上,我强迫自己放下面子心去讲,我称她大姐,是个邪党书记,我知道她看过大法书,真相资料,我认为她明白很多,应该好讲,就和她讲了三退的事,让她声明退党,她同意了,问她起什么名字?她说回家想想告诉我,过几天没信,可是打电话一问,她说还没起呢,我心里有点不好受,就拖下来了,一想打电话就想明天再打,一拖再拖,最后我不管给谁打电话,拨号就是火警一一九,一次,两次,三次,我明白是师尊点化我,救人如救火,不能拖,明白后不再犹豫,打电话找到她直接说;没想好名字我帮你起,随后我就说;你叫小莲行吗?她急忙说行行。随后还把她丈夫,女儿也都退了。从这里我明白做事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一切都是师尊在做。

从那以后,我认识到救人的紧迫,一段时间后,我的亲友基本上都劝三退了。接下来只好面对顾客了,给人讲完走了,退了的还好,后怕少点,遇着不退的,心里就放不下,怕下次来用这事压货价,怕被举报,这时我就发正念,解体这些坏思想,归正自己。

慈悲的师尊看到我这些,给我安排两个好讲的,增加我的信心。有一次给个小伙子讲真相,他听明白后,不但退了,还管我要资料,说回去给别人讲,很遗憾我没有资料,因为那时我不拿资料,同修给我,我也不要,就认为讲就行,这次我认识到我的错,不发资料是缺项的。

开始还是不敢做,同修鼓励我,一次拿一份或一个不干胶,放下或贴完就走,还要把自己吓的腿直哆嗦。有次花真相币,字有点大,我一次给了四张,人家没看就收下了(因为是一元的),我走了很远了,发现自己还在怕。我在明慧看到同修的文章,如何解体怕,我也在每天发正念时,加上一句清除我空间场内所有怕的物质,渐渐的这种怕越来越少了,做什么事基本上不怕了,做事的基点越来越正。每天多发正念,做起事来也越来越轻松了。

每天上班来买车的(我打工的商店是卖车的),过路我能说上话的,我尽量抓紧时机讲真相,多半都能三退,也有讲不好不退的。那段时间抓的很紧,没有敏感日不敏感日的,什么奥运不奥运的,没有那个想法。做的好时,工作也轻松,因为也是冬天,我那个商店没有取暖,老板每天早早就给我下班。我知道这也是师尊的安排,因为我常年没有休息日,我又有一颗救人的心,师尊就给我安排了一切。有几天半天就下班,多半是下午两三点下班,我都不直接回家,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就去发资料。有一天刚十一点半就给我下班了,我一看,不回家吃饭,就拿了一些不干胶,一边走,一边贴,一点半贴完往家走,头脑中响起师尊《洪吟二》中的诗,我的脚步真是越走越轻。

对资料点遍地开花,我认为都是这个怕心障碍着自己,有条件上网,就是不敢上。有一段时间家里的淋浴头漏水,开始没有意识到,有一天我都关闭了,还往下漏水,我觉的不对了,开始向内找,找不到根源,很纳闷。有一天我想去发资料,一看没有东西了,以前我也是什么都是伸手要的,还得同修拿给我,一想真有点惭愧,同修从来没有怨言。一想不行,我也得自己做了,自己做能减轻多少同修的负担啊。有了这样的想法后,发现水不漏了,我这才悟到是师尊点我,让我也成为一朵小花。和家人一商量,我要买打印机,因家人观念少,也不问我具体做什么,就答应了,我上网还是家人教的呢。

因为有怕心,在买设备上又出现了问题。自己不懂,也没见过打印机什么样,想求常人买,找两个认为可靠的,平时觉的关系好的,都没时间,(后来悟到是我用人的想法,当然办不到的)买不上。我找了三个人都不行,我仔细一想还是在去我的怕心,(写到这里发现自己依赖心太强,当时并没悟到)我下决心自己解决,天天清理自己空间场中怕的物质。过了几天发现自己空间场清亮许多,在一天中午吃饭时间,我就跑到商场买了打印机。在这件事上,我又去掉了一个怕心,又前進了一步。

学习打印也很费劲,因为我不认识技术同修,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就东学点,西学点,都是和常人学的,回家再慢慢摸索,现在基本可以做了,但是补书单页还不会,只会做真相纸币。因为我在讲真相中,有两个人想学,我也拿不到书,把我唯一的一本《转法轮》给了一人,又把同修在外地给我背回来的书给了另一个人,所以我没有书看了,我在网上下载下来,在打印时,因为有几张卡纸,所以需要补页。在这里我也非常感谢明慧同修,在明慧网上给我发打印机的使用,书的制作,我知道是师尊看我实在不会,让明慧同修在网上教我,现在我已经不犯愁了,师尊把一个技术同修安排过来。说到这些我真是感到修炼的神奇,用语言真是不知道如何表达。

在学法上,有很长时间学的不好,一学就困或思想溜号,通过上网,读同修文章,我发现多半做的好的同修都背法。我也想背,知道学不進去,不对劲,读一遍和没学一样,放下书什么都忘了。可是背书对我来说太难,从小就不爱学语文,连平,翘舌都不分,作文基本上不及格,但学法状态不对,在同修文章的启发下,我决心背法。用了八个多月的时间,终于背下一遍。在背法的过程中和读法收效差别太大了,背法对法理的理性认识要加快了许多,有时一段法师尊就让我明白一个理。当背到第七讲时,从前走过的路,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在我这一层上师尊基本上都点给了我。有一天头脑中突然有个问题,什么叫法门?为什么师尊传法开的已经没有门了?我的认识是,从前以为得法了,就是進门了,其实不然,得了高深大法,没有悟道,不知法理,就象人来到房前不知進屋一样。只要实修这颗心,在法理上去找自己还有什么样的人心,把它修去,就是真正的同化了大法。把法记在心里,才能时时刻刻想着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做具体事时,才容易做好。我明白这个法理,今后更要严格要求自己,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同修间切磋也很重要,我和同修见面,我总是快点把我的想法和做法说出来,有不足同修好告诉我。我总讲梦,一次和同修甲讲梦如何,我该如何做?甲对乙讲了我的梦,乙来找我,(当时我还不认识乙)并无私的指出了我对梦的执着,让我去掉这个心,前進了一大步。因我对梦已执着四十几年了,自己还不知道。

我磕磕绊绊走到今天,真的是非常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同修的无私的帮助。我今后也要把这个私彻底修去,其实,我对自己的各种怕,往深挖根,发现就是私,都是从私字中发出的,它是旧宇宙的理,清除这个私,为私为我是真正障碍我们修炼的原因。在社会中,在做三件事上,我要除去这个私,按照师尊的要求做,走师尊安排的路。

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让我们后進生也能快快成熟起来,跟上正法進程,一同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