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我是在九五年得法修炼的,十几年的修炼历程中,有心性魔炼中刻骨铭心的感受,有师父借常人嘴对自己的苦心点悟,有自己走在危险边缘时师父对自己的不离不弃,可以说今天我们所在境界的一切都是伟大的师尊给我们开创的。

一、纵欲致恶疾 法中获新生

我从小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在农村的环境里书籍很少,童年的我非常喜欢读书,无论什么书拿过来就看,在吸取知识的同时,在书籍中也形成了许多观念和对世间所谓美好感情的向往之心,男女情就是这些作品中主要描写的东西,不知不觉中养成了非常不好的手淫习惯,加上邪党邪灵在有意放纵这方面的东西,使自己从开始的羞愧到后来认为这种行为正常的观念变异,到高中时,身体严重透支,患上了萎缩性鼻炎的恶疾,当时的痛苦是苦不堪言,走了几家大医院,大夫表示根本就不能治好,那时候听说气功能够治病,就学了一个假气功,结果把身体搞的更糟,甚至出现了很危险的现象。九五年考上大学以后,有两位老乡曾经参加过师父延吉讲法班,带着我走入了大法修炼,记的那时是周末,在大学的阶梯教室里几位老学员教我们新学员学习第五套功法,当时我在想,嗨,我这腿又硬又长能盘的上吗?结果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一下子就把腿搬了上来,当时就是心里一阵高兴,能炼了。就在这样一想的时候,一股热流从小腹处冲了出来,眼泪鼻涕都出来了(由于鼻炎我已经好多年没有鼻涕了)。从那以后多方求医无效的恶疾竟一扫而光,像换了一个人,从那以后到现在没有吃过一粒药。从小体弱多病的身体也好了。从此我的身心沐浴在佛恩下,走上了一条光明、圣洁的修炼之路。

二、放下生死,走出病业关

摆在我修炼路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消除病业这一关,得法前每年都要花上近千元医药费用,修炼一开始,就出现了反复消业的现象,有时全身发冷,有时抽筋扒骨般的难受,严重时开始闹心,坐都坐不稳,消除病业也是个修心的过程,第一次意识到是消业很快就过去了,第二次就要严重些,第三次认为是消业心里还惦记吃点啥,喝点啥缓解缓解症状,后来意识到这种想法不对,马上身体就好了,到后来严重时,把心一横,死掉也不怕,就是消业,结果一切不好的症状都没了,还有几次表面上好象在法上悟,而心里实质上是想让身体尽快好,当意识到不应该有这个心时,身体有病的症状才会消失。消除病业的过程也是心性提高的过程,心性提高上来了,身体马上就转变过来,从当初有意去消除病业,到后来的无为,直到完全跳出“病”这种意识为止。

三、认清人“情”,摆脱缰锁

大学几年的修炼在轻松、祥和的环境中度过,几次比较大的教训都是“情”上出现的,在高中时候,认识一位女同学,在大学那种浪漫多彩的生活中,不知不觉就想到她,记的有一年暑假,回到农村,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她的影子,结果几天后牙出奇的痛,痛的我坐卧不宁,只有打坐时才稍稍缓解。我知道这是师父看我实在不争气才点化我,从那以后脑子里再出现她的影像就想起了牙痛的教训,马上就不敢想了。慢慢也就放弃了,九九年毕业时,受到当时学友情的影响,回到家中总是怀念学校中的事情,后来发展到在干农活时竟然神情恍惚,我知道自己被干扰,但是就是沉浸在其中不肯自拔,慈悲的师父在梦中点化我,在梦中看见我的同学,我所执着的一切都是在地狱以下的标准,才彻底清醒过来。现在我的正念使我明白,情的一切构成因素都是有为、执着的,从而使低层生命在无知中造业。而大法弟子的修炼是要走出它、超越它,真正跳出来,成为真正纯善、无我、为他的生命。

四、迫害发生,提高认识,由被动承受到解体迫害

九九年邪恶开始迫不及待的進行迫害,记的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的第一念就是感觉几年修炼的付出都白费了(为了得到人世间认可的执着心),但是自己还是要修下去,毕业后回到家乡,家中的干扰很大,那时候真有天要塌下来的感觉,只觉的很压抑,有时也有想上北京证实法的念头,由于种种原因还是放弃了,当时还不知道是自己的人心太重促成的当时周围环境,在以后走向社会的几年生活中逐渐放松了自己的精進意识,开始忙于人中的事情,旧势力在这时开始把我往下拖,先是让我沉溺于世间的名利之中,之后又让我沉溺在网络里,沉溺于游戏、暴力、色情之中。那时的我心里只剩下大法是好的这一点正念,严重时,有一次在神情恍惚下竟然说出对师尊不敬的话,说后就感觉心里猛的一震,马上就知道说错话了,旧势力抓住了这一点,开始对我狠命的打击,是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几次取命的危险都化险为夷,同时在梦中不断的点悟我,一天晚上在梦中师父给我演化出了法正人间的一幕,在梦境中我拉着现在妻子的手拼命的跑着,后面跟了几百人,始终不肯放过我,后来我解脱不了从山崖上跳下去,身体化成火炸碎了。在那一刻我一下醒了过来,梦中的景象历历在目,半年后,当我看见师父(《洪吟二》〈法正人间预〉)时,梦中的一切和师父说的一样。在这里提醒一下大家,特别是还没有重视起来讲真相和劝三退的同修,那真的是你的责任,千万不要辜负了当初对我们寄托无限希望的众生,真相一到,悔之晚矣。

后来在师父的安排下认识了一个外地同修,在他那里拿到了师父九九年后的新经文和《九评》,对我内心的触动很大,开始从新认识和对照自己的修炼状态与环境,发现真的象师父所说的那样,自己周围的环境都是自己心造成的,首先我对我的家人有强烈的执着心,造成他们对我修大法的反对,我喜欢佛教中的东西经常到寺院中去,造成世间我的岳母走入佛教并且抵触大法,发现这些原因后,我开始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内一切对家里亲人的执著和佛教的执着,清除破坏大法的一切乱神,同时向世人讲清真相并谈出自己在大法中悟到他们能接受的法理,现在他们大多都能正确面对大法,并且为自己的未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五、讲真相,救众生,助师行

《九评》发表后,一次偶然的机会看见同修们散发的关于退党、团、队的纸单,我赶紧把自己的小名写在纸上,扔了出去(当时不知道怎样退出)。当时觉的在后背嗖的一下出去一个东西,后来才知道应该是共产邪灵。我也试着开始劝周围朋友三退,大多都能认可并且同意退出,也有用真名的。在面对面劝三退时,才知道原来许多可敬的同修早已做好了讲清真相的工作。就差我们帮助退出的那句话了。由于自己工作的关系经常出差,我就试着在火车上劝退,当自己正念足、心态纯净时劝退的效果就非常好,心态不稳时就要差一些,最近几年经常和农民打交道,我看到农村还是目前讲真相的盲点,许多地方听到真相还很少,或者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有时我是正面的讲,有时是侧面谈,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同时注意安全,尽量少和对方争辩。不相信三退就给他讲大法弟子的被迫害情况和自焚伪案,为将来其他同修劝退打下基础。也有懈怠的时候和分别心,有时候怎么想让自己讲也入不了正题,有时看见对方面相不善就不想说,同时还有懒惰心、安逸心、怕心、妒嫉心、色欲心、维护自我的私心等人心在作怪。这些心已经开始严重阻碍我证实法和救度众生。今天写出来也是曝光自己空间场上的这些肮脏的人心,去掉它,纯净自己,在助师正法的道路上走出更加神圣的脚步。

最后祝愿我们每一位同修都能在世间余下不多的时间里正念正行,把自己的一思一念都放在法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无愧苍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