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正念过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修炼的道路上,有喜悦,也有遗憾,磕磕绊绊,是师父的慈悲呵护让我走到了今天。能够成为大法的一个粒子,我由衷的感到自豪和神圣。我记下修炼历程的片段,以此证实:把一个重名利情的常人,转变成一个在矛盾面前能够向内找自己的好人,转变成一个为了众生能够放下自我的超常人,转变成一个参透生死轮回、明了生命真正意义的未来的觉者,是大法的无边法力,是师父的无量慈悲。

信师信法 正念过病业关

零九年七月十六日下午三时多钟,我和一同修到银行办完结算跨出门口时,顿觉四肢无力,不断的冒汗。当时我意识到是邪恶迫害我,立即心里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信师信法的大法弟子,不允许邪恶黑手迫害我,铲除迫害我的邪恶黑手烂鬼。那天很吃力的回到家里。

晚上七时许,我照常学法,突然冒出怕心,就打电话叫一同修来我家。同修一進我家门,就问我什么事,我说黑手烂鬼迫害我,她说是假相不要怕,于是俩人发正念解体迫害我身体的黑手烂鬼。同修要我向内找,我找到自己近段时间人心重,求安逸,夜十二点发正念都过了时间,因懒惰被黑手烂鬼钻了空子。不承认它,解体它,接着就俩人学法,到九点钟,同修说该回家了,我准备起来开门,觉的全身都不听使唤了,我对同修说;你好不好在这里过夜?同修见此状就答应留下。丈夫睡在二楼,为不让丈夫发觉,同修抓着我的手,从楼梯一步一级的把我拖上三楼,然后把我拉上床上,才发觉一只手握着拳,掰不开,一条腿已没有了知觉,象脑血栓的症状。

我俩心里明白,一切都是假相,没有一点害怕,俩人一直坐在床上发正念,学法。发完十二点的正念才睡觉。早上三时五十分起来炼功,我起不了床,就坐着炼动功,心想我是炼功人,不能站着炼坐着也要炼,左手举不起来,就用右手拉起来炼,发完六时正念的时候,手脚都动不了。丈夫上来见状哭了,叫我立即去医院,我的心已定了,信师信法,有法在我什么都不怕,一切由师父安排。我若无其事,坐在床上打坐,精神很好。丈夫劝不动我,就打电话给亲人亲戚来劝我。同修对我说;更大的考验是亲情,鼓励我要我把住这一关,守住正念,不要被人心亲情带动。

亲人陆陆续续来了,苦苦哀求我去医院,我告诉他们我修炼十多年了,我一定信师信法,只有师父才能帮的了我,谁都帮不了,叫他们不要担心。亲人见我决不去医院,就叫我吃两个“牛黄丸”观察两三天再说,我也拒绝他们,其间同修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同时同修给师父上香说:师父,在这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不许邪恶黑手烂鬼干扰该同修,而影响当地整体证实法救度众生,请师父加持该同修过好这一关。亲人们劝不了我就问同修:她不去医院医治谁能担保她无事?出了事谁负责?同修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正信回答他们:这事谁说都代替不了,只有她说话才算数,只要她信师信法,师父定能帮她,她已修炼十多年了,请你们不要强迫她去住院而废了她十多年修炼。说话中,我原握实拳头掰不开的手已伸开了,同修见状说:“你们看,握实拳头掰不开的手已伸开,谁能做,只有师父能做到,你们也可以给师父上香求师父帮。”丈夫、弟弟见到我好转了,就很高兴,马上给师父上香。两天后我已行走了。亲人亲戚探望也好,来电话问候也好,丈夫都说大法神奇,不用吃一粒药就好了,亲人、亲戚、海外的亲朋好友纷纷来电话赞法轮功真是好。有的亲人说:法轮功这么好,我也去炼了。丈夫的一位上司来我家探访,我将信师信法、正念过病业关的过程告诉他,丈夫接着说:“以前我不是十分信,这次我全信了,幸好她没去医院,否则就不得了了。”以前我曾多次向丈夫的那位上司讲真相,劝其退党他都不肯退,这次他退党了。

这次艰难过关,我觉的是一次正与邪的较量,正的力量终究会战胜邪恶。我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大法的威严,帮我过好了这一关,救了我。我深深的体会到在修炼的路上,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强,什么关,什么难都能过的去。

讲真相救世人 兑现史前大愿

讲真相、救众生是正法时期每个大法弟子的史前洪愿,是必须做和必须做好的一件大事。师父讲:“你们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所救度的生命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常人,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他引申的、连带的更深远的宇宙关系,所以救度的不是一个人,很可能是一个庞大生命的群体,甚至于是很高层次的庞大生命群体。”(《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世上所有的人都是为法而来的,冒着天胆下来是为了得法,但迷在常人中了。师父赋予了我们伟大的责任,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也是我们的史前大愿。我们要随师正法,由于不断在法理上提高,法理的内涵不断在头脑中展现出来,增强了我信师信法的正念,去掉了怕心。这几年来我一直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每次到娘家,见到父老乡亲就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又跟着喊法轮大法好。村中入了邪党组织的人很多都三退了。每天我和同修(有时我自己)到各个商场、菜市、街道、河堤、公园、娱乐广场讲真相、劝三退。我时时都把救人放在心上,走到哪讲到哪。有时看到随行而走的有缘人,也与他(她)搭上话,我也都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凡购物买东西都将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对方,并劝三退,外出坐摩托车,都跟摩托司机讲真相,劝三退。我的亲朋好友,街坊邻居,都明白了真相,三退了,海外子女,亲朋好友通电话时,我都告诉他们大法美好的真相,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做了三退。我还利用常人的酒宴、红白事、喜迁新居等机会讲真相。另外,我还常用真相纸币的形式讲真相。真相纸币我都用红色印油制作,“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念得福报”和“天灭中共 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等字句。

除了发资料外,我还粘不干胶真相,让世人随时随地看到真相,明白真相,大街小巷都贴上了不干胶真相,连公安局周围也贴上了,震慑了邪恶。有一次,我被便衣绑架到公安局,当时觉的救度众生是宇宙最正的事,心里没有一点害怕,静心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警察的邪恶,接着用纯净心态跟警察讲真相,警察说我粘不干胶真相是扰乱社会秩序,还说打压法轮功是“四•二五”请愿造成的。我耐心的向警察讲清真相,他们无话可讲。当天晚上就放我回家了。我心里明白,这一切是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