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伟在江苏方强劳教所被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我和法轮功学员李中伟在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共同熬过了一段非常艰难、感觉非常漫长的时间,亲身感受和亲眼看到了恶警怎样把一个身体非常健康的李中伟迫害成一个“老病号”。

2006年下半年,李中伟被非法关进了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受尽了劳教所精神与肉体的迫害。

方强劳教所把法轮功学员全部关进四大队。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四大队的恶警把法轮功学员从底楼的入所队分批逐个关进三楼的四大队。每个被劫持进来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在严管组。由恶警指定的组长(犯人)带领组内6-7个犯人对信仰真善忍、真心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不分昼夜的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不断翻新迫害方法,直至受害者被逼所谓“转化”—— 讲违心话做违心事。

其手段有:

1、不准法轮功学员睡觉或只睡一点觉;长时间面墙而站或蹲,稍有不从或姿势不对就拳打脚踢(有个常州金坛的法轮功学员顾锁强被逼站了五天五夜)。

2、把组内所有的事包括每个人的饭盒、每天马桶的清倒洗刷、每天抹地等组内所有的卫生打扫都逼迫法轮功学员一人承担,并故意找茬迫害,任意打骂。而且做任何事都有前后两个夹攻看管,不准与组内组外任何人讲话,否则就遭到更严厉的迫害,连上厕所也跟进去看着。

3、不断制造恐怖环境,更新整人手段,甚至不准大小便(有个叫路通的苏州法轮功学员被组长宁军迫害的尿和屎都只能拉在裤裆里)。

4、如果这样还不放弃信仰将被关进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康复楼”(所谓康复楼就是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封闭黑窝),进行精神与肉体长时间的高强度高密度的迫害。而恶警将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组长)根据其完成迫害的“成绩”的大小进行表扬、加分和减期。

有个吸毒的组长蒋国璋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坏事干绝,用他自己的话讲:警察不用我干活,就是想各种招指挥组员对这些法轮功进行折磨,既轻松又快乐,只要不弄死都没事。其间他迫害了许多法轮功学员,连云港的法轮功学员刘乃和就被他迫害的皮包骨头奄奄一息,而蒋国璋却被减期八个月。

四大队有个叫徐育鸿的指导员(27岁左右),个子不高,阴险恶毒,每个在四大队被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都见证了其邪恶,他就是迫害李中伟的直接责任人。

李中伟从入所队调到四大队时身体健康,先后在四组和一组。徐育鸿把李中伟叫到办公室逼其写“四书五稿”,李中伟不肯写,徐育鸿就叫组长王祥(盗窃罪)不许其睡觉,坐在小塑凳上不准站立,不准跟任何人讲话,其间徐育鸿不断施压,这样迫害了一段时间,李中伟受不了精神与肉体的迫害,在这种高压下违心地写了一点,结果肚子一直难受,经常看到他捧着肚子,吃不下东西。接着就看到徐育鸿强迫李中伟去看“病”。看到王祥每餐去拿药给李中伟吃,同时又逼他继续写,李中伟拒绝,徐育鸿就指令组长王祥逼他写第一稿,那段时间一直看到李中伟吃不下东西,坐在小凳子上。有一次,稍一站起来,正巧被徐育鸿看到,就把王祥叫去训了一顿。回来后就更不准其睡觉,逼其写。

有天早晨起床他讲话沙哑,吐了很多痰,我问他身体怎么啦,他说晚上十点多写了一稿,后睡觉至半夜喉咙就塞闷,头晕脑胀,做恶梦,我心疼的说:要坚定正念。可是迫害没完没了。紧接着徐育鸿就让王祥逼其写第二稿,这时,李中伟已被徐育鸿迫害的路都走不动了,他就找徐育鸿声明,我不写了,要求保外就医,结果徐育鸿又去配了许多胃药,由王祥逼他吃,更逼着他写。这时正是寒冬腊月,就李中伟那样的身体,徐育鸿就不让他睡觉,折磨他。

有一次中午睡觉时间,李中伟稍一瞌睡,被徐育鸿看到了,结果把值班人叫去骂了一顿,并扣分处理,从此以后迫害更严重了。这期间,李中伟不断去要求睡觉,徐育鸿就是不准睡觉。

07年元旦前,李中伟的单位来人看望,徐育鸿与潘月华不准探视,深怕被看到半年多未见的李中伟如今被迫害成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他当时只有四十多岁)。

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没完没了的,除了劳动外还要不停的灌毒洗脑,做邪恶的“作业”。特别是07年8月底,徐育鸿为了完成省劳教局对转化人员的“验收”,逼迫在复印的师父像上打叉,李中伟自从做了这最为耻辱的事之后,身体每况愈下,精神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煎熬和不安,徐育鸿这时带他到医务室配药。

07年9月上旬,在一次拔草的劳动中,看到李中伟的腿突然不能走路,结果被恶警关进了盐城医院,说是所谓“中风”被迫害了十多天,回来时大家看了都心疼,这时组长叫法轮功学员李金刚照顾他。此时组内的环境已有所改善,法轮功学员都在心里背法。李中伟也开始背法,随着不断地背法,我们看到他的正念愈来愈强,这时看到李中伟拒绝上邪课,什么都不参加。在组内不停的背法,身体逐步好转,能经常看见他在大厅里走步锻炼。

07年11月底江苏省劳教局来搞所谓的“验收”。明知劳教所搞的所谓“转化”都是在高压折磨迫害下强迫的,全是假的。还要搞所谓的“验收”,这不是明摆着的迫害吗?在这关键时刻,李中伟把握的很好。恶警大队长惠红卫把李中伟叫到办公室逼他验收,遭严正拒绝,后恶警书记王菲又威逼他,同样不去。结果在12月2日上午所谓的“验收”开始。李中伟坐在床沿上,这时魏红卫、王菲、徐育鸿、郭队长、朱康林先后来到一组,气势汹汹的强逼李中伟去“验收”,李中伟都平静的回答:我不去。这时只听魏红卫讲“把他拖去”。组长与夹攻二个人上去把李中伟往外拖,而李中伟拉住铁床架不放,组长把李中伟的手掰开,两个人拼命往外拖,李中伟就往下蹲拼命抗争,没顶住,结果被他们拖到了大厅按在凳子上,逼其验收,李中伟站起就走,被夹攻强按住,这时坐在位子上的同修孙正声站起高声质问江苏省劳教局的唐国防:“你们不是说验收时自愿的吗?怎么如此强迫?我也不愿验收”。这时恶警书记王菲快步从走廊冲到大厅,凶狠的对着李中伟的脑袋就是两拳。李中伟猛然站起,冲破两个夹攻挣脱出来。这时唐在前台讲:‘把他拖到后面去’,夹攻拉着李中伟就走,这时王菲怒气冲冲对着李中伟的后脑又是一拳,李中伟叫了一声。整个过程许多人都亲眼目睹。而作为上级主管局的领导唐国防对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的对一个已被迫害的连走路都困难的法轮功学员行凶施暴却视而不见,根本不加制止。致使劳教所这些恶警残害法轮功学员时无所顾忌随心所欲,从而使方强劳教所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李中伟被打后又被王菲叫到大队部,出来后他就睡在床上,中饭没吃。王菲假惺惺的对组长说:把干部的一份饭给他吃。而李中伟没吃,一天都没吃,晚上说头疼头晕。第二天徐育鸿又把他带到医务室配了头疼药。李中伟始终没吃 ,直到十多天后回家。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必报是天理。这些打击正善、迫害正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世上恶首、恶警、恶人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去偿还那自身造下的无边罪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