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师父给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七日】我今年六十九岁,一九九五年得法,用了不到两天时间读完了一遍《转法轮》。说来神奇,《转法轮》书还没看完三分之二二百度的老花镜摘掉了,就连小本的《转法轮》书在夜间灯光下也能看见,从此以后再也没戴眼镜。

一九九五年八月下旬,有幸和同修集体看到了师父在济南讲法录像带。因为当时讲法录像带非常少,得去往返二十五公里以外的地方看,还得晚上六点以后(和上班的学员一起看),看一盘后,公交车就停运了,只能骑自行车。当时我的体力三公里路程也骑不动。自己很担心,家里人也感到不行,怕骑不到目地地。但当时心里非常想看师父讲法,后来由两个男同修领路,我们就很顺利的一起去了,途中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看完还能返回去。这样一连几天,看完了师父的讲法。不但没觉的累,反而身体一天比一天轻松。感到自己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身体非常轻松,走路象要飞起来一样,骑自行车象有人在推一样,心情说不出的舒畅、高兴。

修炼前我身患多种疾病,致命的有心绞痛、心梗、脑缺血、萎缩性胃炎、胃溃疡、浅表性胃炎、肾结石,全身多处骨质增生。犯病时,全身一动也动不了。做封闭、中西药、练各种气功都没有效果。而修炼法轮大法这么短短的几天,我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百病不治而愈,从此结束了那生不如死的日子。师父的救命之恩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得法后,我就想尽快的把大法传给家乡的亲朋好友,于是就和本地的同修一起去乡下各村屯洪法教功。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中旬,我和两名男同修负责一个乡的各村屯,走门串户,开展洪法活动。一次,在一个村子吃完晚饭,太阳快落山了,为了能够多走几家,我们分别各去一个村子,我去的一个村子最近,大约需要走三里路。上路后发现对面要去的村庄灯已经亮了。当时心急,想走近道,就直奔灯光往前走,眼看离村子很近了,眼前一条小河挡住了去路,河不太宽,我想直接从河的冰面上走过去。刚踏上冰层,就听到破裂的冰响,发现冰层没有冻实,看其它地方也都差不多。我想,水不会太深,天已经黑了,赶路要紧,于是找一处河面宽的地方过。拽着露在冰面上的树枝轻轻往前走,走到河中间时,只听见冰裂开的声音,震的我心惊肉跳。当我想到我在洪法,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不会出危险的,放下怕心顺利过了河。

進村天已经很黑了,找到村长家,他们都很关心,问我从哪里来的。我就告诉了他们整个过程。他们说,就是白天也没有人敢从河面上走,那河水是上面发电后流下来的,所以冰下面不冻,河的深处都两米多深,中间最浅的地方也有一米半深。听后真后怕。如果我掉到冰洞里,恐怕谁都找不着我了。我马上悟到,是慈悲的师父在呵护弟子!

师父反复叮嘱,学法,学法,多学法。但是我有很多时候学法不能入静。师父告诉我们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我们每周抽出两天时间集体通读《转法轮》,三人、五人、十人、八人不定,集中时间,把《转法轮》九讲全部读完。去掉中间二十分钟吃饭时间,什么时间读完再吃晚饭。开始读的有点不太齐,慢慢越往下读越齐,没有读完一讲就读的很齐了。而且脑子特别静,读完后身体特别轻松。就象师父在《精進要旨 》〈拜师〉中说的那样,“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学者自变,反复通读已在道中。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自己悟到,这种形式的学法,为以后证实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所以在邪恶最疯狂的时候,这些坚持学法的老年同修都没有掉下来,而且在三件事方面都做的很好。

二零零五年末,我们当地的甲同修(男)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六年九月下旬某一天,甲同修突然来电话,说在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同修们紧急切磋,准备集体营救甲同修。先让甲同修的妻子(同修)去劳教所看望。接见后,发现甲同修走路非常吃力,妻子问丈夫咋回事,怎么会这样?周围的警察乱插嘴,想遮掩过去。甲同修很吃力说,“是劳教所迫害的,以我背法传经文为借口来迫害我。警察指使犯人将我的头往墙上撞,还有三、四个人对我拳打脚踢,最后直到晕死过去才罢休。现在头晕头疼很厉害,吃东西就吐。”旁边的警察用各种借口否认。

当时我们就去了四个同修,我们把得到的消息立即上网,又把参与迫害甲同修的恶警的手机、电话上网,在本地和外地同修的密切配合下,制作出真相材料、小册子,同时将制作出的带有图像的不干胶共计五百多份,贴到劳教所周围及附近的大街小巷。又分别带甲同修的母亲、妻子、孩子将起诉劳教所的起诉书送往省劳教局、司法厅,同时邮发至各有关公检法部门。第一次去的时候,负责接待的人员态度生硬、蛮横,我们便将大法的美好讲给他们听,以及修炼法轮功在全世界包括中国都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大法是犯罪的道理严肃的告诉了他们,希望他们给自己留条后路。慢慢的,态度完全变了,他们接了起诉书,说先了解了解,让我们回家等。我们没有等,隔三差五再去劳教所、劳教局,无论在哪里,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人,只要有机会,我们就把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讲给他听。甲同修的奶奶(常人)带着甲四岁的孩子,逢人便说,我儿子是送矿泉水的,有很多用户都把家里的钥匙给我儿子,对儿子非常信任。这位母亲原来不理解大法,认为凡是共产党反对的就不能干,不叫儿子炼功,叫儿子写悔过书……通过和大法弟子一起营救他儿子,一起讲真相,一起学法发正念,老太太观念马上转变过来了,她讲真相效果还很好,听到的人很多都指责邪党,主动帮助老太太,给予各种照顾。

当我们把不干胶真相贴完之后,各自返回自己的家。几天后我们当地几个同修和家属又去劳教所要人,有的去劳教所要人,有的在旅店发正念。当我们去旅店登记时(多次换住处)服务员很严肃要身份证,当去食杂店时他们问人回来没有?又说你们做的真好,打你们的学员的警察你们用照相机都给照下来了。我们问她你咋知道的?她说我都看到你们贴的不干胶,那上面不就是你们照下的镜头吗?我们告诉她,我们一路逢人就讲,告诉大家学员被迫害的真相。当我们回到住处,我的怕心就出来,谁都知道我们做的真相,又看见路边停了四辆警车,就是这些假相把人心勾起来了,也是有怕心才出现了这些假相。从法中悟到神在世证实法,师父带我们救度众生,我们做这件事,不但营救了同修,同时救了很多众生,甲同修母亲、妻子全家原来都不理解甚至反对大法,妻子娘家也不理解大法,通过这件事都知道大法好,师父好,而且甲同修母亲、姨、姨夫通过各种渠道参与营救甲同修,甲同修回家后,村里大部份人也都知道大法好。

这次参与营救是三个地区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整体提高,我们没有动员那些学员,只是通过各种方法,叫他们知道,这些学员都主动参与。终于四个月后,在同修的整体配合及各方的营救下,甲同修走出了黑窝。

在修炼的路上,已经走了十四个年头,由于自己的执著心太多,尤其是争斗心,正和慈悲心相反,每次没做好都是这个心起主要作用,五次被绑架,两次劳教,一次判刑三年。事情发生了还得向内找,自己总觉的不配合邪恶不写四书觉的自己修的好,不知向内找,各种人心很多,争斗心强,慈悲心差,一说就炸,至今还有,而且有时表现的很严重,干去也没去干净。二零零九年一月去乡下农村劝三退,被不明真相的村民给举报了,警察来后,和警察争斗。怨警察这么好的法,怎么还不知道,结果被送進看守所。在送往看守所的路上,冷静找自己,没有慈悲心,给警察造成误解。这时耐心讲,他听進去了,态度也变了。進看守所,又给所长、警察、犯人讲真相,都能接受。(在看守所几天内劝退了九人,我和同修又多次又给绑架我的警察邮信,据说他们都明白大法好,国保大队叫他们回访,先后两名都退出,不听国保的了。)在几天中背法、炼功、发正念,很快就回家了。回家后我知道同修都在给我发正念,千里以外女儿那里同修都在发正念。其实我很快走出看守所,都是师父的慈悲。总觉的自己不争气,不能给恩师带来欣慰,总是给师父增添操劳。但我有决心做好,走好最后的路。

由于修的层次有限,水平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