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风雨 坚定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七日】慈悲、伟大的师父您好!我是一九九六年四月得法的弟子,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磕磕绊绊的走到了今天,把自己修炼后的一些粗浅认识和体会写下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 喜得大法、身心巨变

得法前,我是一个性格内向、妒忌心很强的人。常因为一点小事不如意就失眠,三十岁刚出头的我就饱受了十来种疾病的折磨,尤其是颈椎病,折磨得我几乎不能上班。加上我和丈夫的性格爱好完全相反,经常在吵架中过日子。

一九九六年三月末,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同事(同修A)那里借到了一本《转法轮》,刚看了几页,我就被书中那浅显而又高深的法理所吸引,“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转法轮》)我从小喜欢看书,但是没有哪一本书这样清楚的告诉我人活着的目地。“返本归真”、“从常人中跳出去”,我的心好象打开一扇窗,一缕温暖的阳光透射到心里。书还没有读完,我已经认定了我今后要走的路——修炼法轮功

得法后,我每天早晚都到炼功点炼功学法,遇事按书中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当我从法中悟到新的法理,就会有一阵热流通透全身,让我感受到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我觉的这么好的功法,应该让更多的有缘人得法,于是,我四处洪法,仅我家先后有十多个人得法修炼,即使不修炼的也都说“法轮功好”。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我每天早晨坚持参加集体炼功,节假日到周边地区洪法,跟其他辅导员一起帮助新学员组建炼功点,帮助他们在法上提高,有时半夜才能回家。这其中虽然遇到了许多磨难,但是我记住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

心性在不断的升华,不到半年的时间,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身上的疾病不见了,家里的争吵声没有了,每天沐浴在师父与大法洪大的慈悲中,我觉的自己是世上最幸运的人。

二。 维护大法、修心去执

正当我在修炼的路上大踏步前進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魔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我和一些先得法的弟子踏上了艰难的护法历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去省政府上访。一九九九年十月三日,我跟同修A一起去北京上访。但是由于当时还不知怎么做,再加上心态不纯,在北京待了几天就被单位领导追回来,没有达到真正证实法的目地。回来后,派出所给我施压,逼迫我放弃修炼;本来很支持我炼功的丈夫说要跟我离婚;单位不但扣发了我的全部奖金和工资,还把我从教师岗位撤下来,让我去打扫厕所。一时间像天塌了一样,各种魔难一齐向我压下来,真是百苦齐降。由于自己的执著心所致,在巨大的压力面前,我违心的向单位领导写了所谓的“保证”,但是我要修炼的心一直没有动摇过。摔了跟头爬起来后,我更加努力的学法,坚定自己修炼的心。

到了二零零零年,大法弟子渐渐成熟一些了,一批一批的大法弟子去天安门打横幅,为大法、为师父讨还公道。我也动了再去北京证实法的念,但是我心里明白,再次進京面临的将是什么(那时还不知道否定迫害)。有了上次的教训,我一遍一遍的向内找,纯净自己的心态。我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去北京?是为了个人的圆满,还是为了维护法?当我清楚的意识到那来自生命微观的回答,“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是宇宙真理的保卫者”时,我泪流满面,感觉我的整个生命都和大法溶在了一起,没有了第一次去北京之前的那种牵肠挂肚与生离死别的感觉。

二零零零年七月初,单位和丈夫看管我不是很严,因为女儿马上要参加中考,我趁这个机会和同修A再次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临行前,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请您帮助弟子,我一定要到天安门把横幅打开”。师父看到了我维护大法这颗纯正的心,一路没有受到任何干扰,顺利的到达了北京。在天安门前,我和同修A一起高高的举起了写有“法正乾坤”的横幅。

单位领导把我们俩接回后,直接送到当地拘留所,半个月后无条件把我们放回家。这次丈夫没有跟我提离婚的事,单位也没有开除我和A同修。女儿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一所省重点高中。现在回过头来看一看,就象师父所说的:“可喜的是你们走过来了,一路上无论大家碰到了什么样的风风雨雨,其实回过头来想一想,只不过是对大法弟子的一种魔炼,过程中使你们成熟起来,去掉人心,最后走向圆满,这就是你们走过的路。回过头来看看也就是这样”(《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三。 以法为师、走正修炼的路

二零零一年七月,单位领导怕我再次進京上访,把我劫持到洗脑班,后来非法劳教我一年。当时的劳教所条件极恶劣,吃发霉的发糕,住四面透风的屋子,但是师父一有新经文发表,外面的同修都能智慧的把经文传進来。在那里,我看到的第一篇经文就是《排除干扰》。 我记住师父的话,“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所以在那里我拼命的背法,白天背《洪吟》、《论语》、《走向圆满》等我会背的,晚上在被窝里背新经文。有的老年同修抄写经文不方便,我就找一个香皂大的硬纸壳,垫着纸,在被窝里偷偷的给她们抄下来。有时晚上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后来,又陆续传進来《 理性 》、《去掉最后的执着》等 。只要有新经文传進来,我就抓紧时间抄写、背熟。

随着江氏集团对法轮功迫害的逐步升级,特别是电视播出“天安门自焚”伪案后,劳教所这个邪恶的黑窝也越来越邪恶。他们看到大法弟子在一起,很难“转化”,所以采取间隔的方法,妄图各个“击破”,最后达到他们毁灭大法弟子、毁灭众生的目地。他们把劳教所的大监区间隔成许多小号,每个小号关進一个大法弟子,然后由几个“犹大”和刑事犯做“包夹”,采用伪善、欺骗等邪恶手段,整天灌输他们邪悟的歪理。我反复的背《去掉最后的执着》、《理性》、《排除干扰 》这几篇经文,知道“转化”是绝对错误的。但是看到那么多人被“转化”,往小号那边一看就胆颤 。由于我产生了怕被“转化”的心,邪恶对我下手了。刚一進小号,就感到头晕、恶心,压抑的喘不过气来。我知道这是他们形成的邪恶的场,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清除,但是我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记住你是师父的弟子,除了师父的话,谁的都不听不信,一定要堂堂正正走出去。头两天,“犹大”们装出一副伪善的嘴脸,问长问短,没话找话,我知道这是它们想要找我的执著,好伺机灌输它们的邪说。因为当时还有很强的怕心,无论她们问什么,我都一言不发,心里一直在背法。一招不灵,她们开始对我進行讽刺、挖苦,甚至谩骂。我心里明白,这是想要挑起我的争斗心,借机把我拉下来。我仍不动声色,见我不上她们的圈套,她们就跟狱警说,她不说话就不好办。晚上,狱警又调一个曾经跟我住在一起,刚转化不久的進来,觉的跟我是同行,好让我跟他们说话。这时我的心已经稳多了,不等她开口,我就先发制人,“怎么?你也要粉墨登场了?(现在想想很不善)”她不好意思的说:“不是。是干警把我调过来的。各人悟法不同,你觉的怎么做对,你就怎么做吧。”

她们的目地没达到,但是还不死心。第二天,我正坐在床上背法,一个“包夹”把我拉到地上,一会儿过来六、七个邪悟的人,把我围在地中间。我知道她们想形成一个邪恶的场,把我包在里面,然后对我進行围攻。我不惊不怕,脑子里不断的涌出师父的话,“那些跑到劳教所装神弄鬼的小丑怎么能欺骗了大法弟子哪?别看他们找来几十成百的人渣、骗子搞丑剧,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着》)。我觉的她们既可笑又可怜。她们刚要开口,我说:“你们不是说自己还在修么?你们不是说转化是对的么?今天我给你们背一篇师父的讲法,看看师父是怎么说的。”于是,我把师父的《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从头到尾背了一遍。也许是法的强大威力制约着她们,也许是慈悲的师父想给她们一次从法中悟回来的机会,她们没有干扰我背。然后我问她们:“师父哪句话说转化是对的?哪句话说大法弟子不用学法炼功了?如果你们想听,我还可以给你们背《北美大湖区讲法》。”其实那时,我只背会了一半,她们其中一个惊讶的说:“那么长她都背下来了?”还有一个说:“她太厉害了。脑袋里装的都是法。这个咱们转化不了,别管她了。”于是,灰溜溜的走了。

当我抱着行李回到大监区,看到大法弟子时,就象见到久别的亲人,我哭了。一个同修抱着我也哭了。真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外面的同修!在这么邪恶的环境,让我在迷茫时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法,从而走正修炼的路。

四。 向内找、坚定正念、救度众生

二零零二年一月,在参加法会时,我被绑架,又一次被劳教一年。因为当时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做了不该做的事,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回来后产生了很强的怕心,别说出去讲真相,就是躲在家里学法都会担心突然有坏人闯進来;有时在路上跟同修说几句话,都觉的有人盯梢;一听到警车那刺耳的叫声,就心惊肉跳,好象是冲我来的。很长时间,走不出被迫害的阴影。

师父说:“大家已经知道了,大法弟子走过了圆满的那个过程,而历史今天赋予大法弟子更大的责任,不是你个人的解脱和圆满,而是救度更多的众生,所以才配当大法弟子。”(《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师父已经明确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必须走出来讲真相,救度众生,那是我们的责任,我因为怕就躲在家里,还算是大法弟子吗?于是,我从同修B那里拿了几份真相资料。第一次去超市,转了半天只发了一份。第二次去楼道里发了几份,下楼时腿软的不听使唤,半天走不出楼道。

随着不断的学法,发正念,我的怕心去掉了很多,由一次发三份、五份,到十几份、几十份。但是我发现,每次拿到真相资料后,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压力,好象有一种不好的物质包围着我,发正念也不好使。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原来是我发真相资料的基点不对,把它当成了负担,当作了任务去完成,所以旧势力就钻我的空子,一想到发资料就让我心有余悸。而这种怕的物质根本就不是我,是旧势力为阻碍我救度众生强加给我的,我绝不能承认它。正象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建议》中说的,“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我再发正念铲除时,感觉身体周围那种不好的物质瞬间解体了,什么举报、绑架、迫害,离我那么遥远,跟我根本就没有一点关系。

现在我不但能坦然的发真相资料,面对面的讲“三退”,发神韵光盘,而且还能和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去当地公安局、监狱发正念解体邪恶。平时,我总是把大法真相资料和神韵光盘带在身上,遇到合适的环境或有缘人就送出去,出门乘车、上商场,有机会就讲真相、劝三退。我买的每样东西背后,差不多都有一个真相小故事、都有一个生命被救度。讲真相、救众生,已经融入我的生活中。

当然,我还有许多心没有去掉,但是我会珍惜这最后有限的机缘,静心学法,向内找,让自己修的更纯净,救度更多的众生。

以上是我的一点粗浅体会,因修炼层次有限,如有悟的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