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大法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我在九八年底就接触大法了,但对法的认识却只停留在祛病健身层面上。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认真思考:我所看的书、我的老师所言所行并不象电视宣传那样,报道都是虚假的。不管周边的人怎么说,我认定还要炼功,但却没有走出来证实大法及讲清真相,只是在家不精進的学法炼功。二零零一年,在对法理还很浅的认识下开始上网自制真相资料,揭露迫害,悬挂“法轮大法好”、“千古奇冤法轮功”条幅。印发资料不到两个月被邪党雇佣的小区巡逻人员发现,被非法抓到派出所,随后由于人心太重,被单位及邪悟人员“转化”,放弃了修炼。在常人中执著夫妻情、儿女情。终于在二零零八年底,自己审视这些年离开大法后,在常人中尽量不忘“真善忍”,努力去做个好人,可没有大法随时的洗礼,那个“好人”也只不过比常人好一点,甚至有时还不如有涵养的常人做的好。这样去做好人,不过如此。终于发出一念“我该修炼了”。正念一出,不管自己走了多大弯路,师父仍然以洪大慈悲将我溶入法中。

抓紧学法

在看书的几天内,法理不断展现,这么多年接触大法我发现自己并没有真正读懂法,现在才明白什么是“修炼”;如何向内找;师父在做什么,弟子的历史使命是什么。自己过往所言所行,哪些对、哪些错不断清晰。开始自己还很惊奇:为什么法理都明明白白的呀,从剜心似的去执著,到放淡,到不动心,真是明明白白一个人要修炼上去啊!如果每个弟子真的如师父所期待,事事对照大法,真正实修,真就是“大道至简至易”(《大圆满法》)。

在刚回大法的半年中,每天如饥似渴的读法,自己落下的太多太多了,这些年中所有的讲法、弟子的交流文章等等,怎么看也看不够。那些日子没有一天不被师父的慈悲、那么多弟子们的正念正行所感动,泪水抑制不住流个不停。每当自己遇到过关和考验时,只要能用大法衡量,找出执著,放下人心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时,伟大的师父就会引来同修帮助我尽快回升。比如,刚返回修炼找不到同修,心发一念,请师父将有缘人引到我身边。一次外出,真的遇到多年不见的同修甲,得知我终于回到大法中来,俩人抱头痛哭:得过法的人,不能再错下去了,机缘一过,悔也晚矣了。知道我没有书,同修连连感慨:她正好手头有一全套师父讲法,一直没送人,正不知道送给谁呢,就象这书早就为我准备的一样,我们被师父的慈悲安排再次泪流满面。

还有一次,外地的亲人同修被迫害,自己状态非常不好,在承受力要达到极限时,就想顺其自然,放下杂念,走师父安排的路。在回家路上遇到同修乙,她从法理上让自己稳定下来,并及时通知周边的大法弟子,为自己和家人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当时我就感到大法弟子之间那种亲切,师父让我找到更多的同修,回到整体中来。随后她让我参加即将开的小型交流会,本地区大法弟子交流了最近出现的问题,并互相促進,做好三件事,走好师父安排的路。通过这些,让我知道身边有很多同修,我并不孤独;同时切身体会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握起的拳头力量才会更大;也让我知道周边的大法弟子做的非常好。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再次见证了“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的法理,从而更加信师信法。

在读师父后期讲法时,一、两天就能看完一本,自己仿佛跟随师父的讲法倒退回过去,重走一遍正法之路。每次讲法师父给弟子纠正正法修炼路上的偏颇,明示法理,自己每天随着读法悟到什么就做什么,每天都有很大变化。有时法理冲击太大,就如乾坤颠覆一般,自己在法中快速归正,洗去后天的观念;不纯的思想念头排斥不掉,就努力背法来清除。我真正意识到发正念的意义,加大密度整点发正念,自己的空间场明显的晴朗、清净起来,再一次让我感受到大法的威力。也让自己更加知道多学法的重要性。

讲真相

在散发真相资料的同时,我开始向世人讲真相。当第一次很轻易就为一个生命三退后,我知道是很多大法弟子做过了铺垫,慈悲的师父给我机会鼓励自己,赶快跟上正法進程,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此次顺利开口讲真相,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在心态不稳的时候,不急于出去讲,就是学法,当法理清晰,心态纯净时,出去时师父一定会把有缘人引到自己身边,把他们从邪党的组织中拉出来,走向美好的新纪元。在讲真相时,破除“敏感日”、“危险”等人的观念,只要心态正就开口讲真相。七月,正好回老家。一次在出租车上给司机讲真相做三退,小伙子一听就知道我是什么人,就说:“你胆子也太大了,这几天抓的多严啊,……。就住在前面那个宾馆,那么多警察巡逻,我刚才拉的就是一个警察,你就不怕我把你送進去?!”我一点也没有动心,看看他说:我看你面相很善良,所以我相信你不会的。你如果入过团我就帮你退了吧,退了保平安,我是为你好啊。小伙子笑了,说啥也没入过,我说那你就记住那五个字吧,他问:是“法轮大法好”吗?我坚定的说:对!

十月一放假期间去看同学,问司机知道三退吗?司机没有反感,很主动的跟我聊起来,他入邪党十多年了,当过兵,在家收到大法弟子发的真相资料和光盘,了解了真相,对邪党有很深的认识,早就想退出来了。我说正好我就以“某某”替您退出来吧,他说好啊。下车时,好心的提醒我:现在抓的很严,注意安全啊。我说谢谢的同时真是感到邪恶越来越少,人的正念也越来越强啊。

讲真相时,也有不信不退的,我就告诉他们,都是为了你们好,下次有人再跟你们讲时记得退出来啊。我知道每次讲通真相,背后都可能有很多弟子做过多次铺垫,这次的没成功也是一次观念的破除,为下一次他们的得救做了铺垫。

从法理上明白后,知道一个生命得过法却又放弃,当真相一显,面临的将是无法想象的可怕结局。于是,一回到大法中来,就开始找自己认识不多的几个还在邪悟的人。他们有的执著于常人的情、名、利,有的自心生魔,认为自己已经悟的更高,修的更好了;有的被邪恶转化邪悟;有的就是怕心太重,不敢修炼。我尽量找他们从法理上交流,不能改变认识,就不断的把有关法和真相资料给他们阅读,希望他们早日本性清醒回归大法。其中帮助母亲从返大法,让我们深感师父不愿落下一个有缘的人。

七月份回老家,把七十二岁的母亲接来住上一段。来时母亲就说,我这辈子什么都不信,去了不能强迫我炼功。因为迫害之前母亲在我这炼过功,只是学法不多,对法的认识也就是祛病健身的气功,也没有真正发自内心相信大法好。我是抱着让她从新回到大法中来的心愿把她接来的,怎么能顺着她那常人心走呢。我说不会强迫你做什么的,因为不是发自内心走形式学法,骗别人更是骗自己,没用。我每天晚上学法时就读法,一点点渗透。孩子也总是讲一些真相故事给姥姥听,慢慢的从不想念“大法好”开始默念,然后体验大法的神奇,走路就疼的脚后跟不疼了。出去遛弯身体发沉、腿疼就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但还是不能下决心学法炼功。还是扔不下那一堆药瓶子:降血压的、治疗心脏的、消炎药等。母亲想吃鱼,自己到集市上买了活鱼回来。我们告诉她杀生造业,她也不听。第二次又买活鱼,在收拾的时候,没想到那条鱼竟然张嘴咬了姥姥一口,母亲想这么多年从来也没被鱼咬过啊,事后双手又火辣辣的疼,这是不是就在点化我呢,母亲终于开始思考了。一次,女儿消业,一天便十三次,晚上高烧,还一顿饭没吃,老太太非常担心,偷偷跟孩子说我给你点消炎药吃吧。孩子非常自信:我是炼功人没有病,师父在给我消业。老太太心里想:好,我看明天你吃不吃药。没想到第二天孩子活蹦乱跳的,好好的了,胃口也正常。母亲啥话也没说,自己拿起书,开始看书学法了。

母亲看书以后,消业特别明显。整个下肢发热,小腿上起了一层小米粒大小的红包,非常刺痒,一周后消失,然后腰开始疼,腰不疼了,偏头疼,疼得连头皮都不敢碰,母亲知道这些都是她曾经得过的病,都返出来,师父在给净化呢。老太太悟性很好,遇事心情不好知道要提高心性,也懂得找自己了。每天早晨坚持跟我一起和全球弟子集体炼功,不到一个月,老太太可以坚持单盘一个小时了。为了有个伴,和附近一个同修组成了一个学法小组,坚持每天一起学法,剩余时间自己读法,学法炼功真是突飞猛進。就这样,一个迷失的生命终于回来了。

虽然回到大法中来的时间很短,却深知正法修炼路上的苦与难,但只要回来自己就是幸运的。在今后会以法为师,信师信法,坚定实修,在一思一念一行中,用大法洗净自己,以最纯净的心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