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需要就是弟子该做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这十几年的修炼路上,跌跌撞撞,摔倒了爬起来,辛酸苦辣、甘甜,回味无穷。

我是在书店看到《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的,当看到《转法轮》三个字时,觉得眼睛一亮,当时就把书店售的几本大法书都请回家,连夜就看,真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我隐隐感到这些年我寻觅等待的就是法轮大法,看完书,我决定马上放弃当时学的另外一种气功,今后就学法轮大法了,我的后半生就修炼大法了。我感到自己和师父的缘份很深,得法这些年我常常不由自主的流泪,有时待在家里,走在路上,只要想起师父,就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有时甚至泣不成声,尤其是在九九年“七·二零”前后那段日子里。我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为什么这样,我也说不清楚。

修炼中的坎坎坷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个大法在人间的受难日,我在心里暗暗做好面对一切的思想准备,不惊不怕,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照常学法炼功,在家里我一遍遍的放着师尊在芝加哥法会讲法录像和同修反复观看,看到有学员问到师尊为学员消业被灌了一碗毒药时,泪水抑止不住的流淌着,那个时候,舍弃自己的一切维护大法的心是那么纯净,坚定,从容。讲法结束时师尊讲:“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记住了,可是在那时并不能理解其中的深刻内涵。

当时,各地站长和辅导员都受到了迫害,我就站出来,联系其他同修,在一起交流,学法,每星期在一起炼几次功,互相之间的交流和联系很快的使大家冷静下来,从新形成了整体,我当时只是想,一定要把师父留下的集体学法、炼功形式坚持下去,在大家的努力下,那一段时间,集体学法没有停,炼功没有停。当时,公安特务传出来的假经文很多,大家也识别并抵制了,明慧的消息也都能看到,大家的心稳定下来,有力的抵制了铺天而来的邪恶形势。

到了十二月,我们一行七人冲破层层阻力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大家学法,一路和人们讲着大法好,最后,在天安门广场被无理非法抓到广场派出所,在那里和各地同修共同背《洪吟》和其他经文,强大正念震慑着邪恶,在那里的一整天,和各地同修交流,看到恶警打人,看到大家共同齐声背法时,恶人就不敢行恶,看到大法的强大威力,后来在省驻京办从九楼和几位同修在师尊的安排下从容闯出再上天安门证实法,后来,又从容的在当地公安和单位派人在北京四处非法抓捕的情况下,平安回到家乡。我和一些同修认识到应该坚持在户外炼功,所以,就在原来的炼功场地每天炼功,直至被再次非法拘留十五天又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当时只知道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只知道从个人修炼出发,经受考验。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如何助师正法的法理还比较模糊,所以,把遇到的一切魔难都当成师尊的安排,当成了“过关”,用个人修炼的理来衡量正法修炼中的事情。所以,不自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们虽然在恶劣的条件下开创了学法修炼的环境,向警察和劳教人员讲大法真相,以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怀证实法,使当时很多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十分钦佩,有的说,“你们师父真了不起,教出了这么好的弟子。”不少人表示出去后要学大法,看大法书,还有的跟大法弟子学功法动作,学、背《洪吟》和其他经文,一些被安排来迫害监视大法弟子的劳教人员被大法弟子的善念善行所感动,主动保护大法弟子。可是,由于当时错误的把劳教所当成了“最好的修炼环境”,在旧势力安排的“关”和“难”中“提高”,导致魔难越来越大,一个个的“关”和“难”没完没了。后来,一个“转化”者给我念她写的“三书”我不听,她还是念了,听后,觉得写的是得法修炼过程,和“向内找”的心得,我想,这不是真话吗?这不是证实法吗?还以为同修是用智慧证实法呢?就答应自己想一想。这样,自己经过七天七夜的思考、向内找,然后写出了自以为是向师父交修炼心得、考试答卷的“三书”,这个错误犯的可太大了。仔细想来,旧势力安排可谓细致啊,一步步的把这么多大法弟子引上了邪路,教训可够深刻了,刻骨铭心啊!

从劳教所提前回来后,看到了师尊的经文,终于明白是“邪悟”,做错了。当时,知道自己做了大错事,对不起师尊和同修,那真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无颜面对师尊,无法原谅自己的。那种心情和对自己的打击真是他人无法体会的。随后,就是马上发表“严正声明”和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接着流离失所,和同修到处找在劳教所“转化”后回来的同修,告诉她们师尊的讲法,好多明白错了的同修都回到了法中。当时的想法,就是要把被骗“邪悟”的同修全部找回来。我们找了很多同修,几乎把当时回来的同修都找遍了。直至最后邪恶知道我们在“反转化”就在全省非法“通缉”抓我们,有几个同修在发资料时被抓了。后来,我也在回家时被邪恶劫持后非法劳教,受尽了魔难,吃尽了苦头,挨打,关小号,双手反铐悬空倒吊在空中,上死人床,打死又活过来就有几次,绝食灌食,饭里放致人精神错乱的药等等。仔细讲需要很大篇幅,就不细述了。几年来,光劳教就三次,见证了邪党的种种迫害手段,尤其是强制转化,那种种世人难以想象的罪恶。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的罪恶真是罄竹难书啊!

第三次从劳教所“保外就医”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心身俱疲了。然而,邪恶的旧势力并未放过我,当我拿起《转法轮》还未看一遍的时候,一个“邪悟”者找到我家,拉我去参加一个聚会,被他们那些神乎其神的鬼话所迷惑。这是我永难原谅自己的最大罪过。后来不长时间,这些人被公安所抓,我当时正在火车上,可奇怪的是火车一路老停,误了几个小时才到,由于火车晚点,我躲过了这个劫难!后来,同修给我送来了师父的评语文章和有关明慧文章,我看了才从梦中惊醒,原来,明慧早就指出,报导过了,只是自己刚回来不久就误入歧途,不知道而已。从这几年遭受的严重迫害,我深知大法修炼的严肃,深感大法机缘的珍贵,同时感到师尊不管弟子如何不争气,做了什么对不起大法的事,都从未放弃弟子,一直在时时呵护着弟子,指引着弟子。等着弟子回来啊!这一跤摔得太重了,差一点就永远失去大法机缘,毁掉了!我明白后真是惊出一身冷汗哪!我在这里讲出这件事,就是请同修们千万珍惜师尊和大法机缘,宇宙中旧的势力真的一直在虎视眈眈,时刻把它们认为不够标准的人淘汰掉。而直至现在还有人不知悟的在危险的路上走,也不知道这些人将来会如何。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帮帮他们,明白了真相有人还有救的,如果当初同修不帮我,我现在也不知会怎样。

向内找走出迷雾

经过这几年的风风雨雨魔炼,我慢慢冷静下来,静心学法,认真向内找,从根本上查找自己为什么会接二连三的遭受迫害,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几年走不出这个怪圈。这一找查出了许多隐藏很深的人心和根本执著,我原来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根本的执著,这一次教训太深了,我仔细的从一些细小的、微妙的、一闪而过的心理变化上去反复审问自己的心,把自己跳出来看问题。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观察自己的心,这样,终于发现了问题。一是每当问到为什么学大法时,不能够马上很明确的回答,还要稍想一下才能回答。而且一说到关键的问题,想出来的答案,总感到有点牵强,假假的感觉,为什么呢?我还感到学习师尊经文《走向圆满》时对其中的内涵不是太理解,对师尊举的那几个例子为什么就是执著,不是从内心明白。找对了地方,我就回忆当时走入大法时到底是抱着什么心進来的,这一找才知道,原来,当时学过许多功法,对气功很感兴趣,从小爱听神仙故事,也爱看书上的民间故事,神奇的事,看了《转法轮》内心感到好,这是真本性,可表面上还是带着对气功的兴趣爱好等人心去追求的,觉得大法这好,那好,可这都是人表面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追求等等人心。大法是度人的,是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返本归真,同化宇宙特性。抱着任何一颗人心都是不纯净的,有人心就会去追求。再回想这几年走过的路,每到关键时刻就迷失方向被邪恶所骗,邪恶一打着师父的旗号就跟上走了,对法没有坚定、清醒的认识。也不能在法上去认识法,抱着侥幸心理,走极端。又怕错,又想提高。人心一大堆,左一跤,右一跤,直到摔的心灰意冷。还不清醒,还想着圆满,又上了当。

找到这个根本的执著后,也从根本上归正了修炼的出发点和目标,眼前的迷雾一下子消散了。这时才感到原来自己的真本性,是明明白白的知道人生的目地的。只是由于后天形成的观念和人心挡在前面,把真本性盖起来了,分不清真正的自我,所以学法看不到法理,被人心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吃了很多苦还不悟。旧势力不放过,自己又执著不放,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根本的执著去掉后,感到心里一下子明亮了,宽敞了,踏实了。扎扎实实修自己那颗心,时时处处用大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就感到每天都在提高着、升华着。真正体会到大法超常的法力和洪大的内涵。几年来,无论遇到什么事,我都记着向内找,向自己的心上找,向心去修,心态平稳了,人心也越来越少。

背法

由于以前没有学好法,走了许多弯路,再拿起来学时,发现干扰很大,一拿起书就困,嘴上在读,思想却在想别的,排除、发正念也效果不大。心里很着急,但想了许多办法,向内找,也是好一会儿又不行了。心里又着急又无奈。后来看到明慧网上登的交流文章中,谈到背法的体会,我就下决心背法。

刚开始背的时候,思想干扰也很大,觉得太慢了,就想赶進度,想放弃,不想坚持,我就努力排斥这种想法。慢慢的我觉的背法真是太好了,随着不断的排除干扰,心越来越静,法背的也越来越快。每天刚开始背时,都比较慢,有时一段话念了几遍还记不住,可随着坚持背下去的时候,心里只有法,法的内涵也展现出来了,好象是第一次看到大法一样,心中一下子明白了法的内涵,马上就记住了,心里亮亮堂堂的。就觉得这不是讲的明明白白嘛,以前念了那么多遍,咋就没看出来呢!而只要明白了法理,表面的文字也很容易记住,法理不明白的地方,也就背的很慢记不住,这时如果向内找,对照自己的思想和言行,总能找到心性方面的问题和差距,认识提高了,心性上来了。那个不好的物质师父给拿掉了,背法的速度也就加快了,每次都是越背越快,都不想放下来了。真是越背越想背。

第一遍背下来,我觉得比几年学法都明白的多,法理一下子清晰了,明白了,再也不困惑了,就感到心里特别踏实、安稳。而那个“想要明白,想要知道”的心也不知不觉的不见了,我尝到了背法的美妙之处,接着我又从头开始背下去。背法的过程就是修心提高的过程。也有的时候,如果欢喜心上来了,想向人显示显示,给同修说的时候带着证实自己的心,背法的时候也就记不住了,困魔也来干扰,马上就不行了;有时急于做事的干事心一上来,也受到干扰。只要向内找到执著的心,马上就发生了变化。

在学法背法的过程中实修,使我越来越加深了对大法的理解。以前,由于自己的身体比较敏感,不自觉的就比较重视自己的感受和感觉,哪里不舒服了就在发正念和炼功时,注意哪里,结果造成静不下来,严重的影响炼功和发正念的效果。后来,在背法的时候突然明白了法理,知道了“法炼人”的道理。明白物质的改变是和心性的改变相辅相成的,我想通过单纯的发正念和调整姿势来改变身体状态,其实也是向外去求了。明白了这个法理,我马上纠正,只按大法的要求,放松身体,不执著感受,就感到身体的机制那么强大,自动的调整归正,一会儿就真的归正了。而且,我越来越体悟到,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向内找都能找到,都能解决,在常人眼中互不相关的事情,只要向自己的心上去找,用法来衡量,就都能意想不到的初步解决,真的是很神奇的,有些事在常人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有的时候看到自己一个不好的心,只要你不要它,一念出去的时候,就感觉身体上长期不舒服的那个地方的一块东西马上不见了,有时去掉一颗心时,真能感到心的部位一揪,钻心的痛。一直以来感到沉甸甸的心马上空了,舒服了,真是非常神奇。我常常感到,只要心性提高上来了,师父一瞬间就把那个东西拿掉了。师父就等着我们心性提高上来啊!学法修心,向内找,真是师父留给我们的无比珍贵的法宝啊!

背法使心性提高得很快。同时,由于,强化记下来的东西,印象也很深,一遇到矛盾大法就会从脑中打出来指导修炼,同时,向内修一旦形成了机制,一有不好的思想从脑中冒出来,就会感到不对劲,自动的就开始用法来衡量这不好的思想,明显感到不好的思想,一个“灭”字马上就不见了。时时守住心性标准,不好的东西也就不容易進来。这样,去掉的不好的心越多,心也就越来越静,做起事来越平稳。

小资料点

我刚回来讲真相时,由于带着很强的改变别人的心,争斗心,仇恨心,所以讲真相效果不太好,往往费了很多口舌,别人也不听,有时还起到相反的作用,我为此很苦恼,因此,对面对面讲真相有了顾虑心,为了避免把人推远了,我就想尽量采用资料来说话。我自己利用现有的条件办起了一个家庭资料点,先打印一些资料,后来,添置了刻录机等设备,慢慢建起了一个完整的独立资料点。这个资料点建起来后,不太长的时间,供应本地区的大资料点就被破坏了,由于,小资料点还不够普及,大部份同修还依赖大资料点供给资料,这一下造成的破坏力和影响一时给当地造成了资料的短缺。为了使同修能及时看到周刊和明慧信息,我想尽力的多做一些,但由于技术和设备力量不足,有点力不从心,最后,我在同修帮助下换上了新打印机,就好多了,我当时一个人常常忙的顾不上吃饭,睡得很晚,感到时间老是不够用,再忙也解决不了多大问题,也很着急。

四川“五一二”地震,人们都出外搭建地震棚上外面去住了,我想,地震绝不是对着救人的大法弟子来的,天灾人祸来临,救人的事更急,更要抓紧去做,不能停,我们做资料不能上外面去做,这些救人的法器也要保护好,我就在家继续做,哪里也不去。就这样一想,马上就感到地震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我照常做我该干的事,有一次地震摇晃的很厉害,当时我正在打印资料,机器和电灯都晃动起来,人站也站不起来。这时,我想起师父就在我身边,一点也不惊慌,心很平静。我想,什么也动不了我的心,救人的事不能停,给我定住!这一念出去,立马就不感到摇晃了,马上就不动了。我继续打印着资料,一直到做完。这样的余震还有许多次,可做资料的事一直没有停下来,照常進行。当时,整个楼也就我们家没有搭建防震棚,我也顾不上,丈夫和孩子劝我不行,也自己出去找地方到外边住了,我一个人住在家里。就感到这地震和我没关系似的,一点也没有紧张的感觉。家里的东西也没有损失,可是我们这个单元紧挨着的四单元连垃圾洞的口都震坏了,很多人家都有东西摇晃到地上摔坏的。可我们家什么事都没有。我知道是师父在身边保护,是大法的威力。地震期间,邪恶的迫害仍在持续,而大法弟子救人的步子没有停,一个个防震棚,成了大法弟子救人的直接地点,讲真相,劝“三退”、送上救命的护身符,送上一句平安的祝福。整个地震期间,我们人未歇,机未停。

地震后,我想,邪恶对大资料点的破坏和而后的又有其它资料点被破坏,多位大法弟子被邪恶非法劫持,关押,给救人的事造成很大损失,邪恶能够得逞,也是我们本地整体有漏,使邪恶有机可乘,其中一个很主要的问题,就是明慧一直强调的资料点遍地开花,在本地大法弟子中还未引起足够的重视,还有其它一些问题,如怕心,依赖心,协调方面的一些问题等等。我和有关的协调人交流之后,了解到本地会技术的同修比较少,有的被邪恶非法抓去判刑,要资料点开花,教技术的人还比较缺少,还需要破除一些同修的怕心和顾虑心,要有人协调。当时,我技术方面懂的很少,许多问题还处理不了,对于协调方面以前也未参与,我想大法的事就是自己的事,现在,急需人手,我不干谁干,不会技术,干中学,边学边教,只要有人干,我就教,会多少教多少。至于协调的事,学法点上有同修几次建议我出来做,由于很忙,我也顾不上,现在,大法需要我做,我就做吧!这样,我就参与到整体的协调和技术工作中来,通过和同修交流,有几个同修愿意建家庭资料点,我就承担了这项工作。

教技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自己还不怎么懂,就要教人家,我说了半天,口干舌懆,以为别人明白了。可对方听的稀里糊涂,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把自己会的都教了,讲的很明白,可别人还是听不明白,我就急了,没了耐心,说话也不客气的教训起人来,把同修搞的也不高兴,说我还教训人,我也强调自己的理由。学和教配合不好,机器也调不顺,不是这个有问题就是那个有问题,往往是今天学会了,明天又不会了,有的三天两头出问题搞的人忙于应付,各种各样的问题,各种各样的心性,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心性修炼环境。

在学、教技术的过程中,也暴露出我们心性方面的问题,尤其是我,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在忍耐力,做事情过程中主动为对方着想、考虑问题方面,还有心的容量,尽心尽责,提高自己的技术和与人交谈、交流、沟通的能力等等许多方面的差距和不足。还有不时从思想中反映出的各种人心和执著,在刚开始时,有问题只知道就事论事,只知道从技术角度,看问题,想问题,解决问题。结果,可想而知,越急于解决越解决不了。后来,在学法的过程中,认识到自己是个修炼人,所遇到的问题都不是偶然的,应该向内找,向内修,我开始从自己的心上找,提高自己的心性,决定不管表面自己是否有理,是否有错,不抱怨,不指责,耐心细致的一遍一遍教。为对方负责,直到对方学会为止。同时,加强和同修心性方面的交流,共同提高。改進教学的方法,尽量让对方多练习,发现问题当面解决,关键步骤用笔写下来,反复操作,以加深记忆和理解。同时,对年龄比较大的同修,多鼓励,使其树立信心,克服畏难心理。在不断学法修心的基础上,针对存在的技术方面的问题钻研、学习完善,教中学,缺什么学什么,学会一点教一点。就这样,学和教形成了很好的互动局面,教的认真,学的用心,很快的,同修们开始摸到了门道,技术提高的很快,基本上能独立操作了。这几个资料点也是边学边干,边提高完善。现在也都能独当一面,在救度众生中发挥着大法一粒子的作用。

现在,我们地区大资料点被破坏后,资料供应不上的被动局面,已经基本缓解,许多同修都放下怕心走出来,成为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也有的同修虽然还未自己做资料,已经自己用手机或者电脑上明慧网。我们还准备進一步推广人人上网,每个大法弟子都争取掌握一两项力所能及的实用救人技术与方法,每个同修都根据个人具体情况参与到救人的项目中来,使邪恶的迫害和封锁彻底破产,多救人,使有缘人都能缘归正法,完成大法弟子救人的历史使命!

以上点滴体会,不妥之处,还望同修给以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