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入修炼以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说来很痛心,我走了近六年的弯路。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放弃我,一直在给我走回来的机会。我终于在二零零八年六月,从新走進大法中修炼。提笔未写,感慨万千。借这次机会将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特别是与我情况相似的同修交流一下。

在大法中修炼真是太幸运

我是九八年六月得法的。其实我母亲于九六年底就给我一本《转法轮》。我知道母亲自从炼了法轮功后,身上的病都好了。特别是她的腿痛折磨了她五十多年,修炼后她担起一百多斤的水很轻松,和以前判若两人。由于我悟性太差,再加上工作太忙,竟把《转法轮》放在抽屉里一年多。九八年六月一天快下班时,我突然觉得头晕,跌倒在地。单位马上派车将我送到医院,经确诊为美尼尔氏综合症。这时我想起了学大法。

那时修炼环境很好,我每天早上到炼功点炼功,晚上还参加学法小组,提高很快,身体变化也很快,各种病症不翼而飞。我明白了许多大法法理,明白人来世上当人不是目地,而是要返本归真,人身所有不幸、魔难、病痛都是自己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力所致,明白了宇宙中的特性“真、善、忍”是最高佛法。正如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到:“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可能伴随着他的思想会来个升华”。真是这样的,我的世界观发生质的变化,我努力学法,背《洪吟》,背《精進要旨》。那时我与同修都有同感,能在大法中修炼真是太幸运了,感到身心的无比愉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天都象要塌下来一样似的。单位、街道层层施压。我丈夫由于惧怕邪党淫威,逼我把书交给了居委会(我偷偷留了一本《转法轮》)。电视上不分白天黑夜的都是污蔑大法和师尊的。我丈夫在那看着还喊我看,我说我不看,那全是骗人的谎言。他说些不敬师不敬法的话,我心里象被刀割了一样难受。我照样学法炼功,但不敢让丈夫看见。一次,我在学法被他看见了,就来抢大法书,我双手抱着放在胸前。任由他打任由他骂就是没松手。晚上我对着师尊的照片流泪,心想这个环境我该怎么办呢?不久,我丈夫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办出国签证,终于非常顺利的通过了。我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我也非常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环境,每天学法、炼功、讲真相,自己制作横幅、不干胶,写真相标语等。

那时我地区有不少精進同修進京护法,由于自己心性没到位,两次到了北京,转了两圈又回来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又与另外四位同修(包括我母亲)第三次進京。在车上我耳边响起了大法的炼功音乐,而且一直伴随着到北京,我母亲也听到了。我和母亲都悟到是师尊在鼓励我们。由于这次心到位。怕的物质被解体许多。当我在天安门广场喊出埋藏在心底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时,顿时觉得自己巨大无比,顶天独尊,什么都不存在了,只有我呼喊的口号声久久响彻在天安门广场上空。一个小个子武警缓缓向我走来说:行了,你喊的够响了,老远都听见了,快上车吧。我母亲也堂堂正正的将横幅打了出去,喊出了她的心声。

因当天去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同修太多,故警察把年龄大的老年同修放回去了,我母亲安全回家。我们被带上警车,被押往顺义,被关到各个派出所,又被关入天津河西公安分局历时十八天。这期间经历了太多太多,我亲眼目睹了那些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种种恶行。如用电棍电击一重庆女同修的舌头都电黑了,不能说话;恶警逼同修站在飘着小雪的院子里,往同修的衣领里灌一桶凉水;不让同修睡觉,等等。尽管如此,同修表现出大善大忍,善意慈悲的告诉警察们真相。非法审问我的所长对我说:我们知道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可上面的命令要执行。那这样吧,你就说你是来北京旅游的,到广场游玩,被警察抓错了,在审讯记录上签字就可以放你回去。我善意的对他说:我是师尊的弟子,是来证实法的。我喊“法轮大法好”、打横幅,我很自豪。你让我说那些话我是不会说的。

还有一次,我出去贴真相粘贴,被便衣绑架到派出所。听说恶警要将我们直接劳教,我当时生了一念:决不能让他们劳教,我宁可跳楼摔断骨头也不能去劳教。于是我寻找机会,慌忙从二楼跳了下去,当场脚踝骨三处折断。这不正的一念,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左脚至今未能恢复正常,但不影响生活。痛定思痛,都是因为自己法没学好,冲动,不理智,遇事没用正念对待造成的。

从新修炼 集体学法帮助很大

二零零二年,当地邪党人员办起了邪恶洗脑班,一些从劳教所出来已经邪悟的人,用偷梁换柱、张冠李戴、东扯西拼弄来的邪恶歪理,使一部份有怕心和学法不深的学员邪悟了。我也一时糊涂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并脱离大法近六年,差一点失去这万古机缘。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放弃我,二零零八年六月我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中来。

从新走入大法修炼后,我严格要求自己,每天必须做好三件事。我把师尊这几年的讲法全部看了一遍,尤其是看了几遍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后,我强烈认识到现在就是在从旧势力手中救人抢人。时间太紧迫了,师尊着急啊,我没有任何理由不抓紧啊!一年多来,我抓住一切机会救人劝三退。通过不断的学法,我信师信法的心越来越坚定,讲真相劝三退越做越顺。最近三个月劝退一百二十余人。当然比起做的好的同修还有差距,但是我会越做越好。因为我路走对了,我要走师尊安排的修炼路。

集体学法对我的帮助很大,刚开始我不敢参加集体学法,有怕心,还有自卑感。通过同修的启发和看《明慧周刊》,认识到集体学法的重要性。集体学法是师尊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之一。对此我深有感触,参加集体学法,我有焕然一新的感觉,劝三退讲真相都提高很大。

发自内心救众生

我还注意讲真相的质量。当一个个得救的生命真诚的向我道声谢谢时,更激励我快救人多救人。一次我对一卖洗涤用品的老板讲真相,他不认可。从此我只要到他那儿,就给他送一份真相资料。我看着他对大法的态度逐渐有所转变,就问他是否加入过党团队,快退出来,保个平安吧。他说只加入少先队,都快五十岁的人啦早不是了。我告诉他:只要你加入时举手宣誓,就被打上兽记,不抹掉它,来了劫难神就无法保护你。你也就成了邪党陪葬品,他点头认同。隔段时间我又去了,他说: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来,我当了八年兵,党团我都入过,给我都退了吧。他给我一小纸条,上面写着妻子、儿子的名,说:都退了吧,我们全家保平安。

一次我偶然路过居委会门口,发现里面有一幅所谓的“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的大展板,我想不能让它在这毒害众生,决定清除它。我加大力度发正念解体居住小区另外空间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但真要去做了,心态还不太稳,我就多学法,多背法,解体怕心这种不好的物质。我买了一桶喷漆,边走边请师父加持,趁着没人时,快速将其喷成黑色后安全离开。回到家后,怕心又上来了,心想这小区没有几个修炼人,我又不断的往小区门前报箱发放真相资料,而且前楼大姨曾对我说过:谁谁说这小区的资料都是你发的,你可要注意点。当时忘了发正念清理这些不好的物质,还想以后我是要注意点。结果就被邪恶钻了空子,不几天派出所就到我家骚扰,好在我及时归正了心态,在师父慈悲呵护加持下,我有惊无险。

过了些日子,我发现摘掉展板的地方又贴了一张污蔑大法的宣传画。我发出强大正念,决不允许邪恶继续毒害众生。我求师尊加持,心态平稳的走过去,趁着没人一把将其撕了下来。感觉这次的心态和上次相比我有很大的突破。当然这一切源于大法的威力,师尊的加持。

我讲真相的体会是,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发自真心要救这个人,讲真相就到位。明白的世人也会主动找你帮着退。

帮助新同修

在一年多的讲真相劝三退过程中,我遇到三个有缘人要得法。要引导他们走入修炼,就避免不了要投入大量时间与精力。我走了那么多年弯路,我需要大量时间学法,所以内心有些为难。但一想到师尊想要的就是我应该做的,就尽量挤出时间去帮助他们。这三人的悟性都很好,但干扰还是相当大的,如刚买的mp3不好用了,我去给她换;几天后充电器又坏了;本来家里VCD机好用,可一放师尊的教功带就不好用;还有一位阿姨家门口,早晚都有打拳跳舞的,喧嚣声不断。我告诉他们是另外空间邪恶对你得法的干扰,师尊讲过这方面的法,在这个时期能得法确实不容易。他们学法炼功很坚定,排除了许多干扰。我悟到是师尊的慈悲呵护才使他们对法理在短时间内就有一定的认识。

一位七十六岁的大姨,得法才半年多,就讲真相劝三退五十多人,其中党员人数超半。她每天学法两讲。大姨说,一天家里来客人没学法,晚上就睡不着觉,结果半夜起来学法。她炼功时有往起拔的感觉,有时有离地两尺的感觉。原来身上的病都不知不觉就好了,她经常说:这么好的法我得的太晚了。

还有一个刚進门才一个月的新同修,修炼后,困扰她多年的抑郁症没有了,她说她曾花了近十万都没治好,她曾供过观音,每日早晚烧香磕头也没用。她眼含激动的泪水,执意让我把二百元钱交给做资料的同修。她逢人就讲大法的美好。

另一位新同修说,她自己平常利益心很强,不吃亏,喜欢拔尖,得法后这些都放淡了很多。原来是典型的黄脸婆,现在精神了许多。她虽然暂时不敢面对面讲真相,但坚持写真相币。她开商店,有这个便利条件。

从新走入修炼以来,我感觉自己变化很大,现在的我越来越清醒,越来越理智,越来越坚定了。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会越做越好。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和同修们一起精進精進再精進,圆满随师还。

基于自己修炼状态,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