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途中去执着 信师信法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

一、幸得大法信念坚

我是九八年和妈妈一起得法的大法小弟子。爸爸九五年得法时,我才三岁,在潜意识中就知道大法很正,常常模仿着爸爸动作去炼功。九八年后走入修炼,我才知道这是一个往高层次上带人的功法。人的生命本是从高层次上掉下来的,要想返回去,就要不断的学法、炼功、修心性,事事做到“真 善 忍”。

我们那里有炼功点和学法小组,我在里面是最小的弟子了,和同修们一起炼功学法,我那时不认识几个字,只在旁边盘着腿听着大家读法。

我能看见另外空间的微粒,那五彩斑斓的颜色和在天上旋转的法轮是那样的美妙,我高兴极了,睡觉有时还梦见师父。后来欢喜心和显示心一起,师父就将我的天目关了。

九八年底,旧势力夺走了爸爸的生命。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的黑手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当时妈妈去北京证实大法,我在姑姑家住,一开电视,所有台播的都是诬陷大法的节目,我并没有因为媒体的造谣而动摇对大法的坚信。因为大法的洪大正气,已深深的埋在了我的心里,大法绝对不会象电视所说的那样。只因学法不精,法理不透,怕再失去了妈妈。过后想想当时怎么就没有正念呢?妈妈回来后,邪恶更加猖獗,以借爸爸的死让我们母女放弃信仰,还时常到我家来骚扰,我由于怕心开始懈怠起来,学法也是浅尝辄止,但我从未改变过对大法的信念。在我上二年级时,一次放学回家路上,遇到迫害前在炼功点上一起炼功的爷爷突然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呀?”当时我的同学也在场,我坚定的回答:“炼。”

二、跌倒后爬起,信师信法讲真相救众生

初中我到北京某重点中学学习了三年,只为“先学知识,做个好学生”(那时法理不清没有摆正学习与修炼的关系),我学法就渐渐的少了,只是有时跟妈妈去同修家学法交流。中考后,我回到了家乡,在离家人近的一所艺术高中就读,那时我很不情愿進那所高中,因为初中在北京时的那所重点学校环境和学习氛围很好,相比之下这里教学水平和学生整体素质远不及那里。当时也没有悟到是师父安排,让我在这种不好的环境修去人心。

初中我先从好的环境修,再从这种看似不好的环境修,其实越是不好的环境越能修出真人。当时我是以人的心态衡量这眼前的一切,没有真正认识到在什么样的环境都要去人心,提高上来,妈妈当时在北京上班,我只能住校,住宿后就更没有学法的环境。整天泡在常人堆里,学习成绩有下滑的趋势。感情上也随人心带动,尤其是色情,常常会注意自己的美貌。愿意看长的漂亮的人。这都是色心,我还不以为然,津津乐道混同于常人。那时没有意识到是邪恶利用我的色情心没去而干扰,想拽我离开大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由于我没有把这个肮脏的色心去掉,被邪恶钻了空子,利用一名男生干扰我,我几次梦见自己一个人在漆黑的夜晚,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两次梦见自己上学迟到。这就说明自己已走入旧势力安排的道路。

也是师父慈悲不想丢下任何一个弟子,安排妈妈回来,让我有了学法的环境,我终于警醒了,开始抄法,用法理清洗自己。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不要担心哪,包括一些摔跟头的,你赶快爬起来就是了。”“做好你们要做的,机缘难得啊!珍惜这一切吧,不会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会使你在半途被毁掉!什么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执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美好的、最伟大的、最辉煌的一切就在等着你们!(鼓掌)”我顿时流下了泪水,开始向师父忏悔:弟子以后一定要跟着师父走,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然后我发正念解体干扰我的一切邪恶因素。

一次我走進教室,就听到原来干扰我的男生在同学面前骂我(我明白法理后不再理他。)我想这是我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发了一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善待他,他是我要救度的众生。基点摆正后,不再有干扰了。我也稳步提高,成为学校优秀学生。

我把这些写出来一是将其曝光,二是为了警醒象我一样的同修,一定要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不要图安逸,不修自身。那样你自己即使没進监狱,也是在“室外监狱”受迫害当中了。

有一次我在炼功抱轮时明显感到一股能量,从肩膀一直冲到手腕。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使我更加信师信法,师父真的比我们自己还要珍惜我们。当我们在法上得到升华时,其实周围的一切环境都是为我们开创的。师父也会为我们创造讲真相的条件。

我的一位同学想来我家吃饭,我想这不是偶然的,于是把她带到家里。我和妈妈给她讲了真相,退出了团、队。还有一次,我问一个同学知道三退吗?她说不知道,就主动问我,我就趁此机会告诉她真相,给她退出了团、队。还有一同学是农村来的,都没听说过三退,我跟她讲了许多真相,她还跟我要小册子。我悟到:正法已進入尾声,还有许多不明真相的人等着我们去救度。还没有走出来的弟子,是师父给留机会呢,千万别错过这历史难得的机缘。助师正法,兑现自己的誓约。

在邪灵垂死挣扎时,它们要在高中学生中吸收一批邪党党员来壮大自己苟延残喘的势力。在老师眼里我是艺术生中品学兼优的学生,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跟我谈加入邪党的话题。之前我也有想跟班主任讲真相的愿望,这正好是一次机会。我跟老师说:“老师,我不加入。”老师说:“我知道你受你妈妈的影响。(妈妈给她讲过真相,也给过她真相资料)你加入这个对你将来有好处。”我跟老师说:“我一直就不相信这个党,中共太腐败。”老师却用党文化(邪党的哲学理论)告诉我:“你要一分为二的看问题。”我清理着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并告诉她:“老师您知道我在北京上过学,八九年“六•四”学生惨案,北京的学生都知道这一真相事实。”她说:“你亲眼看见了?”我说:“没有。”她说:“没有看见你不要随便说。”我说:“虽然我没有看见,但有目击者真实的录像。”我毫不退让的接着说:“四川汶川大地震为什么孩子的教学楼倒塌了,后面的政府大楼却依然耸立?”老师问我:“你有什么证据呢?”我坚定的说:“老师,您如果要证据,我明天就给您拿来。”老师无言以对。我紧接着对老师说:“如果一栋教学楼倒塌是建筑师的责任,十栋教学楼的倒塌就是政府的责任。一百栋教学楼倒塌中共执政党还怎能维持下去?”说到这我想起那些无辜的受难学生,我禁不住的流下了眼泪。老师哑口无言,入邪党的事在我们艺术几个班中就不了了之。我知道这次的智慧是师父给我的。

三、去除根本执着 心为众生

艺术是我从小的向往,今年暑假我已步入高三的门槛,十月中旬,我们艺术生可选择去外地学习,我发现现在的各类培训都是在中共领导下开办的。出了一些名气,有名的名不是真正明白的明,加上现代社会都一切向“钱”看,我当时还执着和同学一起去学习绘画技能,没发现自己的根本执着,妈妈告诉我有执着心,我找了找,原来我名利心一直没去,还在用自己以前认识的理来掩饰自己,认为大法弟子就应该做好,考大学。其实这都是为私向外求的强烈表现。我看到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着》中写道:“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我意识到之后,清理自己空间场之内还没有去的执着,并且心里想:“只听师父的信师信法,师父让我去我就去,不让我去肯定有我要修去的。”放下这些心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

我们艺术生轮流做模特,每个学生给模特费二十元,我没有象原来一样把钱花在买绘画用品上,马上想到这钱要用到救度众生上。当整个心都是为他时,师父就给我安排机会,让我去帮助小同修,和他们切磋法理,共同提高。

和小弟子交流的过程中,有很多小弟子都还处于法理不清晰状态,没有把法放到第一位,容易被常人的环境带动执着(其实就是不常学法造成的)。再加上邪恶不断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正信,使部份小弟子还处于懈怠状态。突然我想到师父在《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中讲到:“人类的历史不是为了当人为最终目地的,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

小同修们一定要抓紧起来(我们这还有松懈的小弟子没有走出来),大人同修们也要重视给小弟子们创造一起学法、切磋的环境。不要把小弟子当成孩子,要同样把他们当成同修共同精進。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缘,兑现史前誓约。

层次有限,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