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踏踏实实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

为救度众生无怨无悔

二零零零年,我主动承担起给同修们传递师父的讲法和其他大法资料的工作,也帮助了一些同修走出来证实大法,并帮助同修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如购买磁带,录制师父讲法、炼功带等。同修过病业关和心性关时,我也愿意与其在法理上切磋,互相帮助。

在这个过程中不免会遇到各种困难和阻碍,但我都以法为重,不让这些麻烦影响我做的证实法的事。记的有一次我要到县城里去取师父经文和资料,可天下着大雨,没办法,我只好租一辆摩托车带我去,等回来时,同修给我一件雨衣让我穿上,可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做事应先想到别人,所以我就把雨衣给司机穿上。司机笑着说:还是你们大法弟子好。然后我就把经文和资料紧紧的揣在怀中,由于雨大,司机抬不起头来,看不清路,结果开过了头,到家时天已黑。虽然我全身被雨淋湿了,但是我感到很欣慰。

不久县城的资料点被破坏,几经周折,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与几百里外的大城市的资料点联系上。从那里每次取的资料多达三万多张,这要是平时,我根本就搬不动,可当时我就想,我是一个正法的神,求师父给我力量。等我再搬时,觉的轻飘飘的。

是慈悲伟大师父给了我勇气和力量。以确保资料及时拿回。在这几年的风风雨雨中,不管是严寒酷暑、冰天雪地、大雨倾盆,也不管社会形势的好坏变化,什么所谓的敏感日,我证实法从未间断过,没有怕。

建资料点也是我的责任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的一天,我正在家里洗衣服,当地派出所所长带一帮人把我绑架了,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经历了惨无人道的身心迫害,我一有空,就跑到别的监室和同修们在法上切磋,等管教发现,我再离开。后来不知是谁把我找同修交流的事告诉了邪恶大队长,这个队长把我找去打了一顿,扔到一个冰冷的屋子里。当我的眼泪流下来的时候,就听到有一个声音在鼓励我,我当时正念倍增,感觉到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我身边,点悟着我。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我在师尊的呵护下回到家中,当时正处于邪恶疯狂迫害之时,城里大资料点相继被破坏,同修被非法抓捕、判重刑。周围同修建议我在自家建立一个资料点,被我婉言推脱了,我说自己心性没达到标准,不适合。其实是在我的内心还存在着在劳教所里遭受残酷迫害的阴影,怕心使我不想再去接触“危险”。但在我第二次推掉建议没多久,我们当地做资料的同修也被抓了,这使我和同修们深深的陷入了自责,正是我的私心害了同修,如果我没有推卸责任,帮同修分担一点,同修就有时间学法,修好自己,也就不会被邪恶钻了空子。我问自己:“你还是修炼人吗?师尊把你从地狱中捞起,大法受难时,你却为了个人安危,将危险推给了同修。”我意识到这已不是想不想做的问题,而是想不想修的问题了。于是我跟协调人同修说,我做,我还要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辜负师尊的苦度。懂技术的同修教会了我要做资料的一些技术。不久,与我合作的同修有怕心,提出不做了,我心里想,你给谁做,是给自己做,你不是给别人做的,是给自己树立修炼的威德。大家都不做了,这一百五十个同修需要的讲真相资料哪里来?我面临一个选择:资料还做不做?在哪做?谁来做?这些严肃的问题在我脑海中闪现。回家后,与丈夫(同修)协调,别人不做了咱们做吧,丈夫同意了。于是我就把资料点搬回家。设备出现问题,我就向内找自己,与它沟通,不断提高心性。不久我家的资料点也能独立运行了,在救度当地的众生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之后,经过同修协调,我又在法上与同修切磋,陆续在我们那里又建立了两个资料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人们看不见,但我知道,在我做的表面工作之后,凝聚了慈悲伟大师父无穷无尽的心血!

提高心性 扩大容量

去年冬天,我儿子在外地打工,不慎开车把一个中年妇女的双腿给压折了三截,其中一条腿就给压两截,但中年妇女的性命保住了,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心想为大法付出这么多,怎么还出了这么大事,越想心越不平衡了。同修到我家来,担心我能不能挺过来,我说没事,有师在,有法在,我不怕,经过和同修切磋,就知道这件事情不知道他们在历史上有什么因缘关系,决不能让它干扰我们做救度众生这件最重要的事。我说由师父做主吧!我默默对师父说,我家没有多少钱支付人家的药疗费,不能欠债,结果就象师父说的,当你们为什么事放下时,真的会柳暗花明又一村。

紧接第二关又来了,我的哥哥(同修)被邪恶绑架,家里的亲人不理解,把怨气都发到我身上,嫂子打电话骂我,二哥也来打我。当我静下心来向内找那颗人心时,才发现是对姐弟情的执著,还有妒嫉心,求安逸心,没有向他们讲清真相。在师父的法理指导下,我终于过好了这一关。

二零零九年过年时,我常人心又来了,整天陪儿子、媳妇玩麻将,法也不学了,正念也不发了,我出现了“病业”的症状,特别是初二参加法会时冷的直哆嗦,同修帮我发正念,好了一些。晚上回家状态不好,初四晚上睡觉时做梦,邪恶就来把我抬起来跑了,还对我说,你没修好,不配在大法中修炼了。我坚定的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醒来后,连续多天高密度发正念,并尽量多学法,铲除了大量的邪恶,向内找,是自己放不下情,不能时刻严格按大法要求自己。我在心里默默的对师父说,弟子太不争气了,让师父为我承受了这么多。这是一次深刻的教训。

二零零九年暑假在儿子家住了几天,儿媳与儿子发生了矛盾,把怨气发在我身上。矛盾突然来了,刺激了我的心,当时我心里就不平衡了,我对她那么好,她怎么对我这样?回来后还哭着对公爹(同修)述说儿媳的不是。当冷静下来向内找时,才发现我还是对他们的情太重了。通过这件事,我想,这不正是师父让我提高心性、向内找的大好机会吗?!

舍弃,就是提高,在痛苦中舍弃,在舍弃后升华。我将再接再厉,在师父的严格看管下,在法理的指导下,舍它个无漏,干干净净的随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