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一日】

一、得法后的变化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我从小性情孤僻,不爱说话,胆子特别小,天一黑连厕所自己都不敢去,遇到不顺心的事就爱掉眼泪,十七岁上班时,体重只有三十三公斤。

我得法前,身体状况也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不是夸张,是我当时身体的真实写照。由于颈椎的压迫,使我左半身处于半身不遂的状态,半身麻木,左手不能提重物,左腿走路近乎瘸腿,别人却看不出来;脑袋天天迷迷糊糊、昏昏沉沉,头晕难受时连饭也做不了,强打精神上班;下班回家得先在床上躺一会儿,然后爬起来继续迷迷糊糊做口饭吃;睡觉时头不能枕枕头,就是从晚上七点睡到早上七点一宿睡下来跟没睡一样,头痛、头晕的很难受。更让我难受的是这些痛苦得不到丈夫的关心和体贴,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只要有时间他就去舞厅跳舞,多时一天跳四场,给他打手机装没听见,根本不给你回电话。家务活一概不管,并且对我越来越不好……真是生不如死。我经常问自己,我的命怎么这么苦?真就象师父说的“生在苦难中,挣扎以求生”(《新经文》〈志坚〉)。就这样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我一遍遍的通读,有时读着读着眼泪就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我知道我有救了。

得了大法我整个人都变了,原来脸总是肿乎乎的,气色灰暗没有光泽。通过学法、炼功、按法的要求去做,时时修心性,感觉身体越来越轻松,左半身麻木在一点一点的退去(不是一下就好了,我知道和我悟性差有关)一改原来绝望、无助、自卑、忧愁、苦闷的状态,整天乐呵呵的,感觉天也高了,空气也新鲜了,精气神十足,气色白里透红。就象师父说的骑自行车就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不但家庭和睦了,连我丈夫也很少得病,这是在没修炼之前不可能达到的,我沐浴在伟大佛法的洪大慈悲中,感觉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二、信师信法紧随师

没想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由于江××的妒嫉,利用手中权力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残酷的迫害,造谣诬蔑铺天盖地而来。当天我和许多学员在市政府门前护法时被绑架,由于学法不深,没有做到师父要求的真正从法上认识法,没有真正的实修自己、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在考验面前产生了怕心、爱面子、嫌难看的心,认为派出所是抓坏人的地方,我怎么会呆在这?正念没了,没有走过来,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给大法抹了黑。我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

深刻的教训使我痛悔不已,反思自己,在考验面前产生了怕心,怕什么呢?怕自己身体经受不住在回到原来的状态,怕吃苦、怕死。师父说:“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的怎样一目了然。”(《大曝光》)其实怕的根本原因就是没有真正的信师信法,现在我知道在法中才是最安全的。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哪怕不是你自己从心里发出来的,这可是污点,作为一个正法弟子,那是耻辱。”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带上几百块钱找到辅导员,说:“我要去北京证实法。”辅导员笑了笑对我说:“你要真有这颗心你可以不去北京也能证实法。”我说:“那怎么做呢?”辅导员拿出许多录音带问我:“你敢发吗?里面讲的都是真相。”我说:“我敢发!”我把带去的钱留给了辅导员,让她做资料用。从那天开始我走上了一条艰难的证实法的路。

不久,我们这片一部份学员被绑架了,其中包括和我联系的辅导员,听说有四十多人。当时心情特别沉重,你邪恶不是抓了四十多人吗,我一人就能顶一百人,一千人。我要把这四十多人应该做的证实法的事全做了,你邪恶什么也挡不住。可是资料来源断了,怎么做呢?我想起在辅导员家看到过一张用不干胶做的圆的纸片,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几个字,我想我就做这个,把我想告诉世人的话都写在上面,让世人明白真相,震慑邪恶。我到文具批发市场试着买来了不干胶纸和记号笔,用圆规划成手掌大小的圆,再用剪刀一个一个的剪下来,用记号笔写上证实法的短语,比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是正法修炼”、“天安门自焚是陷害法轮功”等,一卷不干胶纸能写三百多张。我利用丈夫上夜班的时间剪好、写好,下一个夜班就出去贴,由原来一次出去贴几十张,到后来一次能贴二百多张。醒目的地方都贴到了,最后干脆改成了标语,揭露邪恶的内容写的就更多了,震慑的力量就更大了。

师父说:“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我和几个同修凑钱买了一台小型复印机,按照别的同修送来的《明慧周报》等其它资料开始大量复印。后来又和我们这片管协调的同修联系上了,各种救人的资料、书、光盘都可以拿到了,真是要什么有什么,要多少有多少。同修们互相配合,能做什么做什么,有用彩笔往楼道写真相短语的,有挂条幅的,有挂布标的,有发光盘发周报和小册子的,有贴真相画报的,有用真相币的。后来我买了电脑,同修又帮我凑了点钱买了一台一拖四的刻录机,我大量刻各种光盘。几年下来,我所负责的区域,真相资料和光盘,根据明慧下载的各种新的内容在一遍一遍的向区域内发放。有时在讲真相时我们问常人:“看到过真相资料吗?”常人回答说:“看到过,总发。”真的是这样的。

三、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

我悟到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好救人的事,我开始在家大量学法、抄法、背法,多发正念,要求自己三点五十必须起来炼功。师父说:“再忙,也得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对待啊;再忙,也得考虑周围的影响。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开始到“七•二零”以后,邪恶用造谣的流氓手段把我们搞的很被动,使众多生命受毒害。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众生中使人们从新认识我们。那么做不好的时候呢,很可能你费的那些个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无意中起到损害作用。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的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生活中我按法的要求做,遇事忍让,注意修自己的一言一行。过年扫房、擦玻璃,洗衣服,娘家、婆家我全包了,包括我自己家住的楼道。有一年快过年了,我先给娘家扫完了房,(母亲半身不遂,父亲年龄大了)转天又去给婆婆家扫房,扫完了房,就到外面去打公用电话,当时公用电话被别人用着,我就想先站在旁边休息一会儿,这时奇迹出现了,我感觉到我整个身体从上到下,头顶上、肩膀上、后背、腰、腿到处都是法轮在给我调整身体,法轮在我身上转动的那种美妙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告诉我我做对了。当时身体的难受状态还没有完全消失(跟我当时的悟性有关),可是不管多难受我也没把它当回事,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我就信师父说的真正修炼的人没有病。我深感师尊的慈悲呵护,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家人看到我身体越来越好,看到了我的变化,妹妹说:我姐姐自从修炼法轮功变了一个人。这时我再给家人讲真相,妹妹说:其实你不说,我们都知道真善忍好。最后我给家人都做了三退,然后我利用同事聚会、旅游、婚丧等凡是人多的地方我都不放过讲真相救人的机会。

例如:有一次和分别三十多年的小学同学聚会,在家我就开始发正念:“解体所有干扰参加这次聚会的同学的另外空间的共产邪灵和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让同学都能够听到真相、明白真相、得到救度。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平安去平安回。”我准备好《九评》和《风雨天地行》等光盘,再带上护身符,去参加聚会。在吃饭的时候,有一个男同学说:“我看咱们今天在座的这些人,你的身体最好。”我说:“算你说对了,可是,你们知道吗?几年前我的身体不是这样的。我在没修法轮大法之前,我的身体是半身不遂的状态,非常痛苦,活而无乐,吃药也不管用。我得了大法之后,不吃药了,也不用打针了,我的病逐渐的全好了。不仅使我身体好了,而且还教我怎么做真、善、忍的好人。”有位同学问我说:“法轮功真的这么神奇?”我说:“法轮功就这么神奇,而且不光我好了,许多得了不治之症的,通过修炼都好了。”接着我开始给他们讲真相,我说:“你们知道吗?现在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命。”他们说:“听说了。”我说:“曾经入过党团队的人手上和脑门上都有个兽印,只有对天发誓,退出党团队,抹去兽印才能有美好的未来。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出于妒嫉之心,迫害法轮功,制造假自焚欺骗老百姓。法轮大法教人做真、善、忍的好人,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你们入过的党团队起个小名、别名都退了吧。”然后我给他们全部都做了三退,我把带去的真相资料和护身符都发给了他们,他们都明白了真相,这时另一位男同学说:“你变了,你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你变的很高雅。”我说:“谢谢你的夸奖,是大法改变了我,是师父救了我。”听了我的叙述,这个同学把酒杯举了起来说:“咱们大家一起举杯,谢谢师父把我们这么多的同学给救了。”我说:“谢谢大家,我一定把大家的这个心愿带给我师父。”

四、正邪较量

在救人的过程中,有做的好的时候,也有做的不好的时候。例如:有一次,我和同修一起去讲真相,那是二零零七年三月份的一件事。一路上讲了两个人挺顺利的,起了欢喜心,我们俩一边说笑着,一边往前走,看到前边有一个男孩在那摆弄自行车,好象是上初一初二的学生。我们就过去和他讲真相,问孩子:“你戴过红领巾入过团吗?”这男孩抬起头看看我们说:“入过。”我们就告诉他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中共从建党到现在杀了八千多万人,天要灭它,只有退出党团队才能保平安,告诉他起个小名退出来。这时他兴奋的说:“太好了,咱们到马路边上好好聊聊。”这时我们俩欢喜心又起来了,心想这孩子真好,说话这么痛快。我们问他:“你父母入过团队吗?”他拉长声音说:“入过,我爷爷也入过党。”我们说:“那你就把这个福音告诉你父母和爷爷,让他们也退了吧。”这时我拿出“九评”光盘送给他,让他带给他父母爷爷看一看。这时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说:“你们是法轮功,我可逮着你们了。”这时同修给他讲真相,我开始发正念,彻底解体他背后另外空间操控他破坏大法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旧势力的干扰。同修跟他讲:“你说大家都讲真话好不好?”他说:“好。”同修问他:“大家互相之间都很善良好不好?”他说:“好。”当同修问他:“大家在一起都互相忍让好不好?”这时他大声的说:“不好,我什么都不信。”这时有好多人围观,他对着一个中年男子恳求的说;“叔叔借我手机用用我打110报警。”那个人没理他,他又冲着大伙说:“叔叔、阿姨你们谁有手机快帮我打110。”众人没有一个帮他打电话的,这时有一个大姐站出来说:“你小毛孩子知道什么,信仰自由你懂吗?人家有人家的信仰你管的着吗?”男孩冲着这个大姐说:“你替他们说话,你也是法轮功。”大姐一步跨上人行道就说:“我就是法轮功,你把我也抓走,我看你要疯。”同修此时在和其他人讲着真相,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王进东脸都烧烂了,头发一根没烧,灭火器当时就拿出二十多个,警察巡逻有带灭火毯的吗?刘思影气管割断还能唱歌,全都是提前准备好造的假。”这时我把我的书包递给同修说:“你先走吧。”同修说:“我怎么能走呢?”我说:“你先走我一个人对付他。”同修骑车走了,男孩可急了,大声喊着:“快拦住他,他把证据带走啦!”没人理他,他推车就要追,我用自行车车轱辘挡住他的自行车,让他动不了。他急了,他说:“他跑了,你别想走啦!”我说:“我没想走,你还没明白真相呢。”他使劲抓住我的袖子往马路中间拽我,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想把我往马路中间拖,马路一堵警察就得来,我穿的外罩已勒着我的脖子,没办法,我把外罩脱下来。男孩说:“上次就有一个法轮功,衣服不要了,跑了,我没逮着,这回你想跑,没门。”这时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对男孩说:“我告诉你,你抓也白抓,你前脚送進去,警察后脚就把人放了,现在警察都不管这事了。”男孩说:“不可能,我上次抓了一个,送派出所去了,警察叔叔还夸我呢!”青年男士说:“唉,你太傻了。”他还是抓着我的手腕不放,我说:“你先把手松开,让我把衣服穿上,你刚才拽我衣服拽的太厉害,勒的我脖子喘不上来气。”我把衣服又从新穿好,他还是攥着我的手腕不放。男孩和众人说:“他们法轮功杀了好多人,”我就给他讲天安门自焚怎么造的假,我们师父告诉我们,自杀都有罪,怎么可能去杀别人呢?都是造的假。男孩还是不听,他只是大声的喊:“你别跟我说,我什么都不信。”一会有个大爷说:“怎么啦,你说他什么啦,你给他认个错,让他放了你不就得了。”我转过身来,对着众人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修炼真善忍没有错。”那个大爷自语道:“他太犟了,管不了了,管不了了。”当时我想,你当然管不了,我有师父管。我想上次在派出所里,因为怕心、爱面子心没过好关,这次我一定把关过好,不给大法抹黑,任何邪恶也别想动了我,并发出强大的正念,求师父加持我。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 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 会干这种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 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都不怕。这时从我身后站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冲着男孩说:“她比你妈妈岁数都大,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你放手,不然我抽你,你信吗?”男孩把脑袋伸过去,嘴里说着:“给你打,给你打。”在他们俩争执中,我被他们挤倒,车子也倒了,这时刚才那个大爷又说话了:“好,这回好了,找他妈妈,让他妈妈给你看病去。”我慢慢站起来冲着大伙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我把车子扶了起来,在我摔倒时男孩把手放开了。这时我看见我们平时在一起学法的一个男同修走过来,我笑了。我知道,邪恶灭了,我该走了。(后来知道,回去的同修去找其他同修帮忙,她在同修家不停的给我发正念:即使同修有漏,也绝不允许旧势力找借口来迫害同修。求师尊加持我的正念,不停的发正念。)这时过来一个穿棉大衣的很魁梧的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一把抱住了男孩,这时同修也站到了男孩的面前,我顺势把自行车推到人行道下面的河边上,从河边骑上车就走了。说来也是个奇迹,从河边到桥面有一百多米长,坡度落差有将近两米高,我在自行车上,就象驾着云一样,没费劲就上了桥面,直接骑回了家。我的自行车平时一骑快了就掉链子,可这回链子也没掉。转天等我再推车时一看,链子不但掉了,车子就象散了架一样。我感到,就象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就这样在师尊洪大慈悲的呵护下,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在广大正义民众的帮助下,我们战胜了邪恶,维护了大法。

回来后,和同修切磋,找自己,我们都认识到,是欢喜心造成的,欢喜心不就是人心吗?用人心去做大法的事,那怎么行,那不就是常人吗?能不被邪恶钻空子吗?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们都问自己,为什么法理都明白就没把握好心态,让邪恶钻了空子呢?我们认识到就是平时法学的不扎实,没有真正悟到法的内涵,更谈不上真正的溶于法中。深刻的教训使我们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只有踏踏实实的学好法,真正做到一思一念都必须在法中,才能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圆容师父所要的。通过这件事,我们也感到要加大力度救度被邪党毒害的孩子们。师父说:“你们是世上生命留去的关键。”《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讲法》。面对肩负的重任,我要谨遵师父的教导:“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越到最后越要学好法,越到最后正念要越足。”(《致加拿大法会》)不断的用大法归正自己,用大法洗净自己不好的思想,和各种执着心,不断的同化法,稳健的走好每一步,圆满随师还。

要写的东西太多了,以上是我修炼以来的一点体会,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