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没有“事事不如意”的感觉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我没有文化,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

我从小就比人家吃苦多,事事不如意,处处不如愿,长得丑、体型不好看;人家有的我没有:工作没有、夫妻恩爱没有、家庭幸福更没有,总之,我这半辈子没享一天福,没有一件顺心的事,站在人面前,总觉得矮一截……。

九六年我随着丈夫“农转非”来到了城镇居民区。那时正是法轮大法盛传的年代,为了给丈夫祛病健身我们一同走進了炼功点。

因为自己不识几个字,也没有真正明白法理,断断续续的炼了几天就忙着干家务活不炼了;但是丈夫炼功后,不怎么骂我了,更不象以前那样举手就打我了,开始或多或少的关心我了,有时还帮我做点家务……。我就觉的这个法好,所以一直支持丈夫炼功。就是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镇压,邪恶上门收大法书时,也没把大法书上缴,我把所有大法书、经文包的里三层外三层的,转移到了农村老家,全都保存下来了。那时我就想:这个法能改变我丈夫,肯定是好法,以后我也学学。

直到二零零三年初的一天,在路上遇到了原炼功点的一位辅导员跟我说:师父在国外的讲法来了,讲的可好了,你看吗?师父可不想落下咱们,你快炼吧!我接过师父的讲法回到家中连续看了一个星期,尽管没有全看明白,但是从那时起我却真正的走進了修炼的门。

炼功后,首先遇到的困难就是学法:我每天晚上六点多开始学法,学到十点多,《转法轮》也只能学四、五页,而且还有好多字不认识,怎么办呢?我下决心学好法,就想出了办法:学法时准备好纸、笔,把不认识的字“描”下了,第二天拿到同修家里,让同修帮我认字。开始时一个晚上就能描满一张纸的生字,逐渐的不认识的字越来越少,学法也由一个晚上读四、五页到一晚上能读六、七页,八、九页,以后逐渐增加。在学法小组里,同修们都帮助我:不嫌我读的慢,帮我纠正读错的字。就这样在同修的帮助下,用了半年的时间,我读完了第一遍《转法轮》。经过几年的学法,现在我一个晚上能读两讲《转法轮》,并且很少有读错字。

自从学法后,再也没有“事事不如意”的感觉了,再也感觉不到比别人“矮一截”了,每天都能感受到师父对我的慈悲,我真是太幸福了。

从回大法后,每天学法、炼功一天也没落下,师父让我们重视发正念,我就坚持正点发,零点的正念几乎就没落下过。

由于自己的怕心很重,初期发真相材料时心跳的不行,腿哆嗦的不听使唤,这时我心里对师父说:请师父加持我,让我不要再怕。我又对自己说:我是来救人的,我做的是最神圣的事、最伟大的事,怕什么?就这样慢慢的心跳正常了,腿也不抖了,时间不长一包真相资料发完了。这时,我感到是那么的轻松和愉快。

经过大法弟子这几年不断的发真相资料,我们这里都覆盖了多次了,于是就开始了面对面的讲真相。我先从家里开始讲起,然后是认识的、不认识的、本村的、外村的,在集市上讲,在路上讲,越讲越会讲。通过面对面讲真相,周围很多人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我也记不清退了多少人了,反正方方面面的人都有:有普通百姓、学生、教师、医生、护士、病人,也有军人、村干部、政府官员等等,只要和我接触的人,我都不放过救他们的机会,就象遇到亲人那样,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大法蒙受冤屈、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退出邪党组织保平安、保生命等,很多的人都能认同大法,痛恨中共的邪恶,愿意退出邪党组织。

我虽然没有文化,但讲起真相来,却滔滔不绝,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怎么我有这么好的口才?这不就是师父在帮我吗?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真正救人的不就是师父吗?“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要我们有一颗纯正的心,师父就帮我们。

总之,这几年来我得到的太多了,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今后我会更加精進,多学法,向内找,把自己不好的全修去,用最纯正的心救度更多的有缘人,真正的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

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