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从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去同事办公室同事正在看书,告诉我是《转法轮》,一部修炼的书,问我看不看,我一听很高兴说看。因为我相信修炼的事,从小就向往修炼,从此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感觉自己能得到这么好的法真是太幸运了,能成为大法的弟子感到非常自豪。

一、走出家庭关

得法前我是一个没什么主见的人,大小事依着别人,实际就是怕自己受伤害,抱着得过且过的心。得法后整个人精神起来了,逐渐找回真正的自己。知道按照《转法轮》这部法去修就能修成。悟到师父有无边的法力。我的胆子变的也大了,遇事能主宰自己不再茫然。

我开始修炼时丈夫并不反对,因我当时不懂得如何修,没有注重学法修心性,遇到矛盾就用人心去解决,对丈夫的情难以割舍,“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佛不放”。得法几个月后,丈夫开始干扰不让修炼。

一次我在单位看《精進要旨》,一句法理打入脑中:“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精進要旨》〈无漏〉)我悟到自己得舍。回到家,丈夫正在院子里坐着,看见我就说:咱俩都退一步,你在家里学,别出去(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我想这哪行啊,集体学法集体炼功这是师父给弟子开创的修炼环境,再说不见同修我也做不到呀,答应也是骗他,也没有做到真,也不符合法。我说“不行”。当时说这话也真是剜心透骨,总觉的丈夫对我太好了,有一种对不起他的感觉。我始终被“对不起他”的这种思想障碍着,做不到真正的舍,过关总是拖泥带水。其实已经触动了我根本的执著,但当时根本认识不到。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丈夫对我看管的更严了,发起火来魔性很大,对我一顿打。我对他产生了怨恨,看到他所承受的压力又心疼,自己提高不上来让他也陷在魔难中又感到内疚,爱恨交织在一起非常痛苦,其实就是情放不下被邪恶钻了空子。

庆幸的是我始终和同修联系着,《明慧周刊》没断过,同修给了我很大的帮助。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同修不断的切磋,自己在法理上也在不断的提高着,明白了一切干扰都是旧势力安排的。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大法弟子也不承认。开始我邮寄真相资料,买东西的时候送真相资料,我在不承认旧势力安排中也尽力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这样才觉的踏实。

一次,吃完晚饭我准备出去发真相资料,刚走出大门口碰上丈夫正在门外乘凉,事已至此,我倒坦然了,笑着问他去不去,他也很坦然的说:不去,你自己去吧。我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往村外走,刚走出几十米远的时候,师父将一句法打入我脑中:“大法可正乾坤,当然就有其镇邪、灭乱、圆容、不败之法力。”(《精進要旨》〈定论〉)我悟到真相资料本身就具有大法的力量,本身就能起到镇邪灭乱的作用,因那是不同层次的大法弟子的正念组成的真相资料,那一切也是法构成的,也带有不同层次法的力量。以至于后来我建立家庭资料点,也没有出现太多的干扰,比较平稳。

走出家庭关出现一次质的变化是最后一次搬家,师尊给我安排了一个同修住对门,帮我一步一步走出来,走出人来,我切身感受到了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呵护,用语言是无法表达的。

和同修接触机会自然就多了,也就是这个时候建立的家庭资料点。丈夫不在家我就去对门同修家学法,但总是胆胆突突怕他知道。一天晚上丈夫值班,儿子在家学习,我去学法,丈夫打电话发现我不在家,大发雷霆,骂个不停。儿子也又哭又闹,让我打电话跟他爸说好话。我电话打过去,他骂个不停,放下电话,儿子不干,还让我继续打电话,电话又打过去,他还是骂个不停,儿子哭闹说明天不去上学了。我明显看到了儿子的怕,外面丈夫加压,眼前儿子以不上学相逼,我的压力很大,心里烦,看到儿子哭闹想发火,但还是忍住了。我想为什么这样呢?向内找,哪的事呢?我突然明白了,是恐惧心!

当我找到的时候,就感到包围我的这种物质在解体,我一下子就感到轻松了,儿子也不闹了,说睡觉,明天上学去。我坐下来开始发正念,感到一切都过去了,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拿掉了这种物质。丈夫也开始变了,说:我不在家你出去我不管,我在家你就别出去了。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想这样下去也不行,没有走师父安排的路,看到同修在一起学法近在咫尺自己不能参加,心里很不是滋味。知道是放不下丈夫的那一念造成的,发正念也不见效。

我想怎样才能在法上认识上来呢,琢磨来琢磨去,终于明白了:大法是圆容的。我出去学法,师父肯定不会让他在家有寂寞的感觉,这一切师父都会给安排好的。当我从法理上认识上来后,我再出去学法,心里也不惦记他了,他再也不干扰我参加集体学法了,控制他的邪恶解体了,他现在整天乐呵呵的。

二、在单位开创修炼环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我的修炼环境被破坏,不敢公开学法了,在压力下说过不炼功的话。过后我知道错了,又继续炼。单位领导说,你说了不炼了,再炼你师父也不要你了。我坚定的说:“要!跟你们(邪党组织)不一样!”

那时候同修们大都是走出来讲真相、发资料,我也跟其他同修要了点资料准备发。一次我在单位看真相资料,看后正念很足,没有怕,觉的句句能打动人心,就拿给其他同事看,并帮同事看场,尽量不让其他人打扰。以后我陆续拿真相资料给其他人看。后来不知被谁告到单位领导那里,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很不高兴。我就借机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大法是被迫害的,是叫人做好人的,告诉他怎样才能得到福报,怎样才能给子女积福,迫害大法弟子对自己不好,理解他在邪恶环境下所承受的压力,用真心给他讲、为他好,讲了很长时间,收到的效果很好。现在才明白当时是顺着他的执著讲的,他才愿意接受。日后又给过他其它资料及《九评》,为以后帮他退出邪党组织打下了基础。

我的工作很轻松,有很多的空闲时间,可以悄悄的学法。随着不断的学法,正念越来越足,环境自然越来越宽松。去年奥运前,单位领导通知我和另一同事到市里谈话,实际就是对我们施加压力進行迫害。当时我正做晚饭,听到通知时没有太紧张,因前几天发正念时正好清除的是中国大陆破坏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思想纯净感觉能量很强。但丈夫听到此事很着急,我不被他所干扰,心态平和也不怕,抱定一念就是不去。不一会丈夫也安静下来了。

我和同修切磋,如果我们被动的去了,就会对大法造成负面影响,对救度同事可能会增加难度,会增加他们的恐惧心,使他们不敢了解大法真相。我和同修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起去单位领导家讲真相,否定迫害。在讲的过程中我们告诉他,如果我们不去,上边不知道本单位有大法弟子,你们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如果我们去了反而对你不利,有可能成为邪恶迫害你的借口。领导商量后,不让我们去了。邪恶的安排解体了。

每走过一道道关,闯过一个个魔难时,在当时都是剜心透骨的苦,但回过头来一看,什么都不是,太容易了,都不值得一提。这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感谢师尊!感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