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就能走过一切关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我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被国保大队人员绑架,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回到家中。这次被迫害是人心重,没有严格要求自己,放松了自己的修炼,现在想来,还有好多方面心性都存在问题,而我有的能知道,有的还察觉不到,致使迫害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当那些人出现时,我并不觉的害怕,但当时也没有智慧的否定迫害,只是诚心的告诉他们:我们大法弟子让大家念“法轮大法好”是为你好;让世人三退是为你平安。整个过程很平静,主要是因为我有不易察觉的爱面子心,执着于人的斯文啊、有修养啊,所以正念不足。被绑架后,国保大队的王队长面带嘲笑的问:“你们那个功怎么炼啊?”我马上脱下鞋盘上腿说:“你想学啊,我教你。”我就在他眼前做第五套功法的动作,当手印一打起,他的表情一下子变的非常严肃。

家中被非法抄走了好多救人的东西,我于次日凌晨被绑架到看守所。刚進来的人都让坐头排,我就双盘腿坐着,犯人中负责管理的人不让,我不听不气瞅她们乐,她们就让我坐二、三排,不管了。

初来四、五天是在一个大房间,人较多,就忙着每天给这些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犯人头乐呵呵的说:“你在这里一点也没耽误你洪扬法轮大法。”

第五天我被调到一个二十多人的房间,当天晚上全屋的人几乎都“三退”了,感觉不好讲的两个人在她们离开前也都高兴的同意了。一看这屋的环境挺好,我就每天早晚各炼一次静功,同屋的犯人都主动帮我看时间(一小时),半夜发正念时间值夜的犯人也叫我醒来,一些刚来时开口说话就带脏字的女孩也变的礼貌、客气。我体会到师父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

在这次经历中我最大的体会就是:当魔难来时,你对师父对法能坚信到什么成度。能被迫害到的都是因为自身有漏,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旧宇宙的理就开始制约你,但师父是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的,真正的邪恶旧势力敢迫害大法,它是宇宙中最有罪的,不配考验任何一个主动同化法的修炼人。同时想到常人就看表面,他不知道你有修的因素,他会认为你是因为信仰法轮大法被抓被判,对救他不利。我不能把个人的不足看的比法还重,决定堂堂正正证实法,正念足起来,就是无罪。救人的东西越多越好,是荣耀,这宇宙师父说了算,旧势力不能反对,怎么反而把救人的法器当作罪证呢?我在心里想:你不是真信师父吗?!我就真的坚信到每个细胞都坦然而舍,直至生命的最微观,体验到了没有害怕的感觉,相反的却有一种解脱感、兴奋感。

这次能正念闯关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海内外同修的正念帮助,力度非常大,震慑了邪恶,共同配合,最终解体了这场来势汹汹的迫害。我所在地的同修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多次的把揭露迫害的不干胶、真相资料粘贴发放、邮寄到市、区公安局、“六一零”、辖区派出所、我所在单位、居住的小区及我办公室负责人居住的小区等地,以致“六一零”的人对收发室说:就说“六一零”搬家了,别让往这送了。直接参与迫害的国保大队“六一零”头子一出家门,就看到揭露她罪行的真相资料,觉的没脸见人,头疼的受不了,请求调转部门离开了。我回来后马上上班了,单位书记说:“你的同修给我邮了大量的信,来了好多的电话。”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人提让我写什么保证书、悔过书,也没被要求签字“转化”,也没有任何人替我写什么东西,就是明确的知道我就是坚信大法也放了我。

回来后,同修们都很高兴,很多人都说应该把这段经历写一下体会。是,作为弟子,无限感激师父,无法报答,唯有更精進的做好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完成好助师与救度众生、证实法的伟大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